(by gama君/啟程的,那天。)
  
  在他人眼中可以一笑而過的事情,對自己卻是最重要的大事。
  到底多少強顏歡笑的底下,有著緊握不甘的手心?
  
  
  
  前陣子,大半夜和一個老朋友自以為朝著附近7-11的方向走去,殊不知根本就是反方向。(苦笑)那時少年正在說他(這個老朋友)還沒辦法脫離已經和他分手的前女友,總是三五句就會提到她……
  
  「你根本就還沒脫離嘛!」少年說。
  「你不也還沒脫離?」老朋友回嗆。
  「我才跟你不一樣咧。」少年毫無遲疑的回答。「誰跟你一樣三五句都是前女友啊?」
  「好好好,你只不過是看開的比較快而已。」
  
  後來說了什麼,少年不大記得,知道的是,「你不也還沒脫離?」這話在他的心頭迴盪了很久。「是這樣嗎?我也還沒有脫離嗎?是這樣嗎?」
  
  這個答案在隔了幾了禮拜後,偶然在拿取門後面的外套時解開了。
  
  在白色門板的後頭,那裡還寫著那隻貓用鉛筆留下來的短短留言。我傻住了整整十秒,看著句子最後頭的愛心,看著她的字、看著那時的情景。

  首先撲上心頭的並不是哀傷,嘴角揚起的速度比眼淚產生的速度還要快上好幾十萬倍。

  於是少年看著那個字,把手輕輕放在上面,像是個白痴似的,對著她一笑。
  
  如果分開已經是一個事實,那麼,起碼讓我好好的品嚐這份回憶。
  
  
  
  在不久前,那隻貓也曾為了作業的關係而來詢問少年的意見,少年並沒有什麼尷尬的感覺,只是覺得,一段時間不見,她似乎有了些變化。那是少年已經看不見的、也無法看清楚的改變。

  「你會不會覺得我在利用你?」問句是這麼問的。
  「為何?」
  「就……就這樣嘛。」  
  「不會。」少年回答的簡短。
  
  擅自將這份回憶、這份情感寫成文字,毫不顧慮任何人的想法,這已經是少年的任性了。如果分開只是回到另一種關係,也就只不過是回到了最剛開始的那個時候——是這麼說,但誰都很清楚那已經是回不去的從前。
  那麼,被多利用一些,其實一點也不為過。對於把所有情感都化為文字的少年來說,也許那樣也會有種解脫的感覺。
  
  這也是,少年一貫的自以為是。
  
  
  
  「那麼,你還愛她嗎?果不其然還是有人問。
  
  人有時候真的必須要知道,有些錯誤一旦犯下之後是無可挽回的。就如同拆炸彈一樣,一旦剪錯線,就是死,沒有其他的答案。而是不是當時改變一下作法就能夠有不一樣的答案?我想說不定還是會走到這一步——我不知道。
  
  讓自己了解那份痛楚並承認自己是錯誤的。
  
  才有辦法放下、才有辦法往前走。
  
  
  
  「那麼,你還愛她嗎?」
  這什麼蠢問題。
  
  而我卻犯了只有時間才有辦法洗脫的錯,
  啟程。

  shadow of 2011, Nov, 27 I walked b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