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夏德爾。
  
  關於圖片:全來自google搜索,有問題請和我聯絡,有問題儘快撤除。
 
  【本篇論及之內容無關捏與不捏,因為這劇情普通到一個我不捏你也猜的出來的程度】
  
  
 
  【前言】
  開始心得之前,我必須說這篇不僅是談論火影忍者劇場版本身,還有我今天(2015, Jan, 22)晚上六點四十分坐在絕色影城三號廳正中間,看電影一面看的一肚子火的事情。「你們可以討論,但可以小聲一點嗎?」如果有人非常遺憾的被我婊中,對不起,我不會道歉,這就到後面在來好好說明。
  
  嚴格來說火影忍者這篇〈The Last〉的表現在我看來欠佳,我這人很不喜歡幫作品打分數,所以我用別的方式說明吧。雖然說明了鳴人為何最後選擇雛田的心路歷程——But,這感覺就像是點了一份定食,主餐還可以,但是配菜、湯、飯全部都不好吃的。
 
  可是,在這篇〈The Last〉中,雛田對於鳴人的思念還是值得人們落淚的,正因為我這樣從過去一路看著他們到結局,所以這篇故事確實有敲中我的心窩。
  
  「如果心意無法確切傳達給對方,那麼這條圍巾就會這樣子永遠的編織下去啊。」by 鳴人。
  「如果是為了你,就算是死亡我也無所畏懼。」by 雛田。
  (這兩句不是原句,是我自己感覺後,轉化過後的句子)
  
  果你是一個火影迷,如果說你的童年也有這部作品的存在,我相信現在你也已經大學甚至更年長,你可不看,但如果你喜歡鳴人與雛田這一對,這篇〈The Last〉,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作品。
  
  
  
  【議題討論】劇情的拼接
  
  ——「為了快速又讓觀眾知道鳴人為何察覺雛田的心意,這篇作品濫用了『夢』。」
  
  篇大量運用了類似「夢」的概念(當然當你看過佛洛依德的〈夢的解析〉之後會很想吐槽不過這裡不用這種觀點),來促使鳴人意識到雛田的心意。
  
  對觀眾來說莫名其妙的可能是當他們跳入池中、陷入幻術時雛田編織的圍巾自動纏繞在鳴人身上的畫面。當下那個場次有好幾個人發出聲音,這是厭惡覺得誇張還是什麼的我不清楚,但我想應該是在質疑圍巾為什麼會自己纏繞過去。
  
  這個現象用「夢」的概念就能夠予以解釋,這條圍巾是雛田對鳴人情感的象徵,個人推斷兩人因為處在相同的、困在過去回憶的幻術中,因此鳴人因此看見許多他過去沒看到的事情。(這是不是好方法我們後面談)這個圍巾自己繞過去的動作並非現實,而是在幻術中暗示鳴人正在漸漸發現雛田的心意。劇中還有許多狀況都必須要用「夢」、「幻覺」的方式來解釋,也多由這個模式來「拼接」。至於雛田自己為何沒有陷入幻術中,大概也是因為她的血脈影響吧。(誰知道)
  
  ——「這篇故事中很重要的元素有二:一、圍巾;二、答題紙。可是這篇作品不僅把答題紙這個元素用壞了,甚至連圍巾這個元素也只發揮了80%的效用。
  
  夢一向是許多作品中用來審視自我與回憶的方式,基本上這概念一點錯誤也沒有,但對我來說,我會覺得要讓鳴人發現雛田的心意更好的作法。像是鳴人老媽留下來的圍巾,這其實是個很不錯的元素,可是在這個作品中看起來卻只是用來誤導雛田的道具——為何不讓鳴人尋著這個模式,去探討雛田織圍巾的意義?
  另一方面,雛田在「世界末日時你想和誰一起度過」這個問題中的答案紙,也應該要是一個最重要的元素,這個元素其實不需要透過「夢」的概念就能夠被顯現出來——當時這些問題的紙會不會還在?伊魯卡老師有沒有可能留著?還是雛田自己就把那張紙當成寶物呢?
  
  ——「這篇劇場版的敗筆,就是不夠精簡。」
  
  這都是可能的選項,個人認為也可能是更好的選項,但,為什麼不用?連我這奴才都能想的到的概念不可能他們沒想過。我認為,他們犯下了劇場版動畫常有的一個詬病:「沒有去蕪存菁」。白話一點說,就是「沒有縮小故事規模」又「沒有將出場人物減少到最精簡」。
  
  這個慘狀可以參考最近聖鬥士星矢的3D作品,看過就知道狀況有多淒慘,除了熱血與回憶以外什麼也不剩。
  
  反之成功的案例,也是最近推出來的電影作品:〈神劍闖江湖〉以及〈寄生獸〉。這兩部真人劇場版電影的表現都非常亮眼,他們簡化了許多劇情,也將真正重要的部份點綴了出來,雖然不可能呈現原本動畫的所有內容,但至少他們完整、緊湊、有看頭。而這部〈the Last〉就是少了這個感覺。
  
  
  
   【議題討論】故事的失焦
  
  ——「這是一個有炸蝦又有豬排的丼飯定食——等等,WTF?我只想吃豬排丼飯啊?」
  
  部作品,除了雛田與鳴人彼此的感情上勉強有看頭以外,其餘的架構是支離破碎的。這種感覺就像是明明可以做出完美的豬排丼飯,卻因為想要增加配菜而把他變成炸蝦豬排丼定食一樣亂七八糟。
  
  這篇的重點到底是什麼?我相信應該是雛田與鳴人的故事。但是為了滿足火影忍者這個動作系動畫的主題,為了要將整個故事搞的真的很Last,為了要讓整篇表現起來真的很精采,他們搞出了一個「世界他媽的又要毀滅」的爛梗。(從2014年開始月亮真的很衰,動不動就要被炸毀、粉碎,這是既「東京」一詞之後下一個被濫用的元素)
  
  ——「這篇劇場版完全因為搞錯重心而失焦,更因此失去看頭。」
  
  也因此,壓縮到了鳴人雛田間在感情上的詮釋,為了要鋪陳這些有的沒有的世界毀滅,兩人的情感被迫以「夢」、「幻術」的方式草草帶過。可是立刻就會有人質疑如果電影不夠「熱血」、不夠「精采」,那又怎麼能堪稱「the last」?
  
  我完全認為the last完全是個噱頭,還是很爛的噱頭,就連鳴人與雛田的結婚與小孩也完全是騙票的噱頭。就算你題目換成〈雛田與鳴人的愛情故事大結局〉我他媽的我還是會去電影院看。想想看,火影都陪我們這麼久,柯南都還沒完結,鳴人終於要發覺雛田的心意,最後還要結婚了啊!這怎麼能讓人放過中間的過程?但,以上都是我的幻想,這部作品只完成了30%,我看我還是去看個小本本說不定還比較貼切。(欸)
  
  
  
  【議題討論】何謂精采?
  
  ——「到底何謂『精采』?這可不是場面大就能說是精采啊?」

  果說這篇真的要以〈雛田與鳴人的愛情故事大結局〉為主軸,個人認為完全不需要世界毀滅這個元素,也不需要什麼NTR還是又有眼睛要被挖走的劇情。這突然冒出來的劇情就像是設定上悟飯明明是最強的,卻又莫名其妙的悟空有個超級賽亞人3還是4出來搗亂。
  
  只要運用「圍巾」、「答題紙」這兩個元素,就已經足以建構整個劇情的主軸。從鳴人意外找到她母親留下來的圍巾開始,這裡能不能夠找到更多關於他母親對他老爸的情感?又是否能夠屆此讓鳴人注意雛田在織圍巾這件事情?當時的答題紙是不是有可能因為某些劇情而從伊魯卡老師或是其他的路徑來到鳴人手中?
  
  由於在漫畫中兩人根本沒有太多的閒暇去察覺這些細節,而這篇劇場版的意義個人覺得應該要是能補完這些細節。(當然,這是我的一廂情願,到底編劇怎麼想的我自然不得而知)如果缺少戰鬥場面,非得要戰鬥場面的話,大可以說是鳴人與雛田被迫一起去執行某個任務,或是任務執行到一半被迫與其他人分散,而在兩人與其他人會合之前的過程就能夠聚焦在他們身上。
  
  不喜歡整篇都聚焦在他們?這有很多的運用方式。例如兩人是不小心一起掉進了難以救援的深谷,我們就能透過其他角色談論這兩人的方式去「以第三者的角度回憶這兩個人的互動」。
  
  簡單來說,如果我來寫這故事,「找到母親的圍巾(地點木葉村)」、「出任務而被迫和其他人分開(地點遠離木葉村怎樣都行)」然後是「察覺彼此的心意也順便解決任務(之類的)」會各佔三分之一。至於故事精不精采,這就要看細節怎麼設定,而雛田與鳴人在一起解決任務的過程裡,也應該能夠彼此感覺到更多的事情,而觀眾也應該能夠看到更多的細節。
  
  對我來說,這樣才是「精采」,也才是一個「the last」。
 
  (並非說我就比較厲害,而是,為何我都想的到,而最後作品呈現是這樣?)
  
  
  
  【雜談】我火大的原因
  
  真的很少在看電影的時候去婊人,而這次我為了避免不會有人干涉我專心看電影所以我決定一個人去,我知道有時候看著看著會想和朋友聊聊,但聲音大到他媽整個場子都聽的見你們的聲音,難道不覺得對其他看電影的人失禮?
  
  我不會說這個該感傷的地方你們笑成一團有錯,因為這部作品就是有太多讓人吐槽的地方。可是應該不需要每一個地方出來就大聲的在那裡:「唉喔~」、「什麼鬼?」或是和左右的朋友大聲談論劇情然後吐槽。
  
  沒有仔細看,所以是不是我不清楚,但我左邊那位先生是看到在吸鼻涕的。這位先生,如果有人說你為何看個動畫電影也要哭,我幫你站台,是那群笑的人有問題。很多個場景也是我差點就要哭出來,然後卻有一大堆人在嬉笑批評——知道這種感覺有多差嗎?
  
  我從來不曾看過一個「有吐槽點」的電影,觀眾會這樣的不尊重整部電影與其他觀眾。注意,是「從來都沒有」,無論我看哪一部真人電影,很鳥很爛很誇張的爛梗我可以聽見有人大笑可是我從來不曾看過有人就這樣像是在家裡客廳看動畫一樣大聲和他人討論,或是完全不尊重他人就放聲評論,我也會跟著精采的地方歡呼,但為何每個畫面為何我都得聽見你的感想與配音?WTF?
  
  是因為你們覺得這只是動畫?所以就可以這樣肆無忌憚?
  
  事實上,四周的觀眾讓我的觀感掉到谷底,這狀況讓我覺得電影本身其實沒那麼差。是,我不會否認我太久沒去電影院,忘記杯子不能拿上面會軟掉而不小心打翻飲料(對啦就是我),但即使我如此丟臉我也絕對不會和今天被我婊的那群人感到任何歉意。
  
  
  
  【雜談】落後的態度
  
  上面所言,我真的從來不曾看過一個電影院裡的觀眾水準是如此之低,而為何偏偏會發生在日本動畫電影上,我不敢說有非常直接的因果關係,但這讓我非常不舒服。
  
  我一向很認真的看待由「動畫」這個形式呈現的「故事」,動畫的優點在於他能夠突破現實世界的框架,又不像是好萊塢電影什麼的那麼造價不匪。(當然我想還是有很貴的)現在到底還有多少人認為「動漫畫」只是小孩在看的東西?
  
  至少,我看著海賊王、看著火影、看著無數的作品到現在,我也已經25歲,不再是小孩,但我仍喜愛這些故事,這證明這些故事是存在有深度的,而當你懷著偏見去看待,就會看不見這些深度。我必須說,「動漫畫只是一種故事的表現方式」,他與真人版電影、舞台劇、連續劇、美國影集、新詩、小說、音樂等等呈現方式都是平等的,都是擁有相同價值的,動漫畫的內涵甚至勝過於許多的肥皂劇與連續劇,就算許多動漫畫有賣肉的成份,但現實的其他呈現方式難道就沒有嗎?
  
  在前次的〈故事核心概念的設計〉中我就提過,重新詮釋童話是現在的電影趨勢。而日本動畫也漸漸的在重新詮釋「勇者」、「魔法少女」等等「老舊的概念」。為什麼?因為過去看這些作品的人已經長大成人,我甚至可以說在這少子化的社會下,諸多作品的目標年齡層與主要市場年齡會漸漸上升。(年齡比例的轉移)
  
  若繼續將這些動漫畫當作小孩子看的東西,甚至是懷有和不同於一般電影、小說等等的這種歧視與偏見,我相信這人的人生裡,會錯過許多重要的東西。
  
  【結語】
  然這篇劇場版不是完美的豬排丼飯,但雛田對於鳴人的情感之深,還是能從劇情裡一探部分。至少這篇作品有好幾個畫面讓我感動,無論是雛田不斷編織圍巾、圍巾不斷被破壞,還是鳴人在回憶中探尋心意的過程,那都能夠牽動許許多多的記憶與經驗。
  
  如果有這麼一個女孩或男孩在你身旁,請千萬一定要珍惜他啊!
  
  如果你能夠看開我上面所說的一些問題點,那你肯定可以好好的欣賞這篇劇場版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阿猛
  • 你真的講的讓我感覺無言了……這篇很棒哦!!
  • 很高興你喜歡!

    夏德爾 於 2015/02/01 16:55 回覆

  • co41065
  • 說你有發心得文就來爬文了,之前跑去看刀劍神域首映和魔法少女小圓劇場的電影,
    真的有阿宅各種大聲吐槽和討論==
    整個就沒心情了,寧願在家一個人慢慢看享受劇情。

    不過世界毀滅的梗(讓我無限翻白眼無數次!!
    想說可能會有好的劇情,沒想看的是各種味道都包在一起的一道菜@@
    分線也是混亂~~
    覺得電影結尾的生兒育女的畫面還好很多(乾脆去看伊莉的小本本腦補一下:))

    不過看動畫是真的有年長的趨勢,自從國中被朋友推坑到現在我都要升大二了!!
    動畫就是一個說故事的地方(完全認同你的觀點
  • 唉,宅跟這種低水準行為根本就沒關係。而是這些人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別人,才會被迫逃到二次元去。(攤手)若是要開個歡樂場,就包場啊是不是XDD

    世界毀滅的梗超爛的XD
    小本本說不定比較好看呵呵。

    夏德爾 於 2015/08/27 12:42 回覆

  • Tawyu
  • 樓主寫篇Boruto評吧,很想看哈哈哈哈
  • 但我還沒看Q_Q

    夏德爾 於 2016/03/24 22:1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