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音樂試聽連結
  
  〈迎向逆風/向かい風〉
    
  君の邪魔をしたいんだ
  ひとりよがりでいいんだ
  木を隠すなら森だって言うよ
  ミスタイプから始め
  出会い直すのもいいさ
  時系列を敵にまわそう
  
  強さだけが武器じゃない
  その意味を今、教えてくれたね
  
   ▋想要賴在你的身旁,
   ▋即使那是種貪婪自私,
   ▋那就是我隱藏真心的方式。
   ▋就算是因為誤解而重新認識也無所謂,
   ▋乾脆將命運與時間,全部當成敵人吧。
  
   ▋不是只有堅強才能作為保護自己的武器,
   ▋這句話的意義,如今你讓我了解。
  
  君に見せたいんだ
  この向こう側にあるもの
  風が強い
  君にもわかるはず
  僕は飛べないさ
  分け合えるなんて甘えだろ?
  さあ、この手を取れ
  貫くなら
  さあ
  
   ▋我是如此的希望你能了解,
   ▋那存在於山丘彼端我所盼望的所有,
   ▋即使山丘的風很強烈,
   ▋你應該也能了解我一個人是沒辦法飛翔的,
   ▋想要讓你帶著我飛翔,會不會是一種溺愛呢?
   ▋來吧,牽起我的手,
   ▋如果你願意和我一起堅持這份理想,
   ▋就牽起我的手和我一同遠行吧!
  
  
  
  気持ちが大事って言うなら
  結末など望まない
  優しいゲシュタルト崩壊よ
  目的が手段に変わる
  涙はそのあとでいい
  君は忘れてしまうかもな
  
  理屈めいた悲しみも
  二進法で舞う僕のことさえも
  
   ▋如果說心境是很重要的,
   ▋那麼我希望永遠都不會有個結局,
   ▋而那將會是個緩慢的崩毀現象;
   ▋目的漸漸的變成一種手段,
   ▋眼淚之後再流吧,
   ▋而你說不定根本就不會記得吧?
  
   ▋無論是我充滿了各種原因的悲傷,
   ▋還是只能在對與錯之間猶豫的我。
  
  花は枯れないさ
  つねった傷の深さだけ
  上書きでも
  睨まれておきたい
  痛みにまぎれて
  芽吹いた種も預けよう
  さあ、耳を澄ませ
  ローレライの声
  
   ▋這份心意永遠不會凋謝,
   ▋只會有無數深邃的傷痕;
   ▋抹去瘡疤,
   ▋也只是希望能被注視,
   ▋就算伴隨數不清的痛楚,
   ▋就將這些萌芽的樹苗寄放在你的心頭,
   ▋來吧,豎耳傾聽,
   ▋聽那魔女美妙的歌聲幻滅。
  
  
  
  答えなんて鎖
  今は忘れていいって言ってくれよ
  咆哮の痕を
  隠す土も
  足りなくなってきたところだ
  
   ▋「答案不過是一種枷鎖,
   ▋現在忘記這一切也沒關係的。」我多麼希望你能這麼說。
   ▋用來掩蓋那些難耐傷心的塵土,
   ▋現在正是再也隱藏不住的時刻。
  
  強がりなんかじゃないさ
  
   ▋那才不是一種逞強——
  
  君に見せたいんだ
  この向こう側にあるもの
  新しい歌
  聴かせてほしいから
  冷めたスープ越しの
  自戒の先に揺らぐもの
  形容詞にして
  希望も添えよう
  さあ
  
   ▋我只是希望能讓你了解,
   ▋那存在於你我遠行路程終的風景,
   ▋那些嶄新的樂曲,
   ▋正是我想讓你聽見的。
   ▋將那些讓熱湯也相形冰冷、在矜持面前煽動的悸動,
   ▋化為各種形容詞,
   ▋再添加一些希望,
   ▋讓我們一起見證所有的風景吧!
  
  
  
  終於等到了這首歌,我很喜歡這位yohko的歌聲,特別是在唱這首歌的時候有一種「充滿年輕希望」的味道。個人覺得很符合〈魔王勇者〉中初次相伴旅行、準備展開新的故事的兩個人。
  
  魔王勇者其實很像是〈狼與辛香料〉的男主角武力強化、智力減弱版;而我應該就不用多提因為沒有尾巴和耳朵可以賣萌所以改賣胸部的魔王了……(笑)
  
  咳哼,這首歌基本上也不是很好翻,不過因為我對這首歌有愛所以我死也要翻(欸);可能是為了配合曲調,在填詞上有些段落變得有些零散。其中「木を隠すなら森」、「ミスタイプ」、「時系列」、「僕は飛べないさ」、「ゲシュタルト崩壊」、「二進法」、「冷めたスープ越しの」等等單字與詞句更是讓我想了很久才下筆。
  
  木を隠すなら森」:藏樹就要藏在森林裡。當然不會是真的要藏樹,所以這邊我理解成「把自己的心意都當成是一種任性要求,讓自己看起來像是在無理取鬧」,個人覺得這很像是魔王會做的事情,因此翻譯成「那就是我隱藏真心的方式。」。
  
  ミスタイプ」:mistype,誤植、誤打,type譯成打字或寫字。相同的當然不會是魔王在寫字,這邊我的解釋方法是:你說出去的話或是做出來的行為,就像是無法修改的打字機一樣,而這些錯誤的話語與行為就會引起誤解,因此那兩段翻譯成:「就算是因為誤解而重新認識也無所謂,
  
  時系列」:時間序列事件——其實我不知道這樣翻對不對,基本上是指在時間軸上,經過特定時間會定期發生的事件。這裡我解釋成命運,正如同人類文明過一段時間就一定會引發某種層面的戰爭(鬥爭),而這些或許都能稱為命運,因此,該段翻譯成「乾脆將命運與時間,全部當成敵人吧。
  
  僕は飛べないさ」:我是無法飛翔的。為何這段有問題?因為我一開始一直以為這首歌是以魔王的角度在唱,畢竟歌詞中有提及「この向こう側にあるもの(存在於彼端的東西)」,這馬上讓我聯想到魔王所說的山丘那頭。不過後來想想這應該兩個人都適用,畢竟如果用「私(watashi)」來填詞,歌詞就會變得不太順,再來「僕(boku)」有一種自謙的味道,所以才會這樣用吧。
  
  ゲシュタルト崩壊」:完形崩毀,意思是一個存在失去整體性,換句話說就是變成許多零散的存在而難以辨識整體性。(我其實也不知道我這樣解讀正不正確)看到這單字我差點也要跟著完形崩毀,這什麼鬼單字啊我的天啊,除了精神病學以外該不會經濟學也有拿這詞幹什麼吧?如果有我還真的不知道了。(orz)
  嘛,簡而言之,這邊是解釋成自己真正的心意也因為各種狀況而開始崩毀,且漸漸的開始不知道自己最初的心意是什麼,因此簡譯成「而那將會是個緩慢的崩毀現象」。
  
  二進法」:二進位法。嘛這我應該沒理解錯誤了,1和0,就是所謂的T or F,也就是是非、對錯。
  
  冷めたスープ越しの」:超過冷去濃湯的——這我真的無法理解(orz),因此只好用前後文去推斷;因為其中用到了「冷熱」的概念,前面提及願望後面提及矜持,所以這關鍵肯定是一個富有情感的東西,而且是一種「比較之後得到的結果」,因此我把事實認定為其實湯是熱的,湯是相形之下的冷,而超越熱湯溫度的,就是兩人之間的心意,於是我翻成了「將那些讓熱湯也相形冰冷」;但我不得不說我這段真的是瞎掰……
  
  基本上,個人認為這首歌是魔王在拉攏勇者,在敘述她的理想的時候。從一開始歌詞中「從誤解中再次邂逅」到「無法一個人飛翔」,然後是「各種在相處間產生的傷痕與不安」,最後到了「湯」,這段其實也是在暗示兩人的旅行已經開始,各位可以想像兩人在夜晚面對面或是肩並肩喝著熱湯的畫面。
  
  我不知道結局會是如何,但我想正如同羅倫斯與赫蘿一樣,或許兩個人都有著「希望這趟旅程永遠都不要結束」的想法。即使兩人志同道合,彼此卻還是有著天差地遠的差異……
  
  我不知道結局會如何,但我真心希望這兩個人可以忠誠眷屬,兩位,請堅強的迎向逆風吧!(笑)
  
  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asumi
  • 我也超喜歡這部

    小弟才疏學淺 雖然不知道專不專業

    但我覺得翻的挺好的 加油
  • 感謝你!你能滿意是我的榮幸!

    我會繼續加油XD

    夏德爾 於 2013/03/01 03: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