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的尾巴與吻〉
 
  謝下了衣裳如落葉一般
  沙沙作響的外衣在妳的步伐間遠去
  遠去是幾個陰晴圓缺
  是的我正躺在城市裡享受妳的跫音
 
  拉下楓紅洋裝的手爬上了我的床緣
  笑嬌媚的是寒夜的指尖
  於我心頭套上件件厚衣
  再一點、再一些
  彷若極地受凍的旅人
  
  東北季風濕了妳一身蒼白
  落雨摔不出聲響卻我一身芬芳
  像是有顆冰塊墜入火
  剎那的寒冷融化成久雨的窗台
  
  我貪婪妳的香氣
  
  最後樹梢也脫了妳也赤裸終於
  在冷熱之間牽尋彼此
  冷而顫抖而熱又何嘗不是
  就怕一絲溫存在指縫間流離
  妳吻了我沒有圍巾的脖子,吻了
  在我雙手無法推開妳的那個長夜
  索興就如此長眠
  讓妳的唇循著我的動脈而上、而上
  而下、而下,我鑿著妳身軀的冰冷
  
  妳貪食著我的心跳
  我們在擁抱間成為夢的扁舟
  海浪止息,風也識了空氣
  深夜的航行,是無數不需風浪的彼岸飄泊
  
  妳肯定又會在靠岸後於花醒前溜走吧?
  像是隻食髓知味的貓
  我又肯定只能輕撫妳的尾巴而錯愕
  臉頰上留有妳的吻
 
  然後釋懷的,突如其來
  
  
  
  2012, Nov, 23 冬的尾巴與吻
  

  
  後記:
  
  每次都寫季節,我是不是該去寫個俳句?
  
  我很喜歡冬天的空氣,沒有夏天那麼黏濁,像是件衣服一樣伏貼在沒有衣服保護的臉上,那種感覺很像是自己把臉埋在女人的懷裡,就是那種光滑肌膚帶來的觸感。雖然我個人很怕冷,不過比起悶熱來說,冷還比較舒服一些。不知不覺秋天也過了,落葉也已經不見蹤影,好像「季節」這個女人正一件件把衣服退去而朝著我接近;棉被原本是冰冷的,然而慢慢的也終將溫熱,我想那就是她臨走前的吻——總是只會在我熟睡之後給予我溫暖,根本就傲嬌。
  
  不是吻溫暖了我,而是那個吻使我臉紅心跳的不再寒冷。(但說穿根本就是棉被開始發揮作用就是了)不過,某一天,又會開始覺得棉被很熱,那就是春天來臨她真的逃走了的時候吧。
  
  應該沒寫的太煽情吧?(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