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gama君/面向那道光芒,即使那可能會使你什麼都看不見。)
  
  一月很快的結束了,消失在漸漸遠去的鞭炮聲裡。很多事情過去了,也有很多事情接踵而來;有些讓我不知所措,也有些讓我重新找回了些什麼……夜晚是如此珍貴而漫長,為何不醒著?(是說你的早睡早起計畫回到老家就沒用了)
  
   稍早,上次那篇「艾希尼爾.奈.席格理斯:無法救贖的誓約」已經修改完成了。整體來說,應該是有比上次那篇還要有進步,不過字數一口氣從0.6萬飆升整 整三倍到達1.8萬。(茶)如果有興趣的人可以先跟我洽詢,當然也歡迎想評文的人來賞光。目前還在考慮要不要貼出來就是了,如果沒有人想看的話,我就不貼 出來,除了給想看的人看看有什麼意見以外,就直接拿去投稿了。不過以現況來說這篇似乎只能投對岸的雜誌,而且字數似乎有些危險(太多?)。嘛……確認一下 之後沒有地方投的話我就直接貼上來了。(攤手)
  
  嗚,先把瑤姊說過多的刪節號給刪掉,然後再補強阿強說的一個缺失……我就可以進入下一篇角色小說。
  
  下 一篇的篇名暫定是「法爾奎特.亞格.席爾雷茲:亡者的灰霧之瞳」。這篇故事就不是無法救贖的誓約的背景(xenogenesis),而是以另外一篇還在設 定中(其實差不多了)的作品ash/elm(怨誓之梢)為背景的故事,目前可以奉告的就是這篇故事與世界樹有關。(茶)而主角法爾奎特,是一名失去雙眼與 右手,靠著視覺輔助裝置與機械做成的右手在殘酷的環境中生存的少年(18)。

  但瑤姊所說的「側寫感」到底是什麼感覺呢——?(歪頭)

  是說瑤姊實在是太適合寫第一人稱了。(搗蒜)
  
  
  
  好吧,一直說小說的事情我想各位也看不下去……什麼?標題?
  
   嗯,就是說,最近老是有人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說:「你怎麼可能還沒有對象?」於是我就要用宅男+為什麼我會有對象的眼神回答他:「你以為女孩地上撿 就有啊?」現在的生活圈就這樣,要突然有什麼突破是不大可能的。雖說有老朋友說要介紹,不過……怎麼說呢?總覺得介紹起來會很尷尬。(苦笑)嘛,雖然能夠有新的邂逅是很讓人小有期待啦。(茶)

  嗯?你說我發現對象了?

  啊,不是,標題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被毆打)

  
  
  我說的是文字。
  
  shadow of 2012, Jan ,31 I walked b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