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by gama君/在無數紫色波斯菊中的一朵白色。)
  
  其實還有一件事情,是從小到大都不曾放棄努力過的事情。這個比起小說還要更早,從小學時代甚至幼稚園開始,我都一直熱衷於這件事情。不過這件事情在上了國中之後就變得不大一樣,而不一樣的原因,是所有男孩都會經歷的一個轉變。

   想當初小學時自己還是合唱團的一員(我可是通過了超嚴厲的音樂老師篩選出來的),雖說歌唱的技巧並不是非常好,但起碼那時的我非常喜愛唱歌。嘛,合唱團 唱的歌和我喜歡唱的歌是完全不一樣的類型,合唱團唱的是台語歌(說實話我台語根本不熟),而我喜愛的是日文歌——相信我,現在要我唸神奇寶貝或數碼寶貝片 頭曲的歌詞我都唸的出來。
  
  這可能不是什麼特別的才能,不過我很會記日文歌詞。(倒是中文歌詞怎麼記都會忘記)在暑假、寒假回奶奶、外婆家的車程裡我總是會放著我的音樂,強迫可憐的老爸老媽們聆聽我和我弟的聲音。(現在我覺得很愧咎卻也感覺很好笑)
  
  咳哼,回到第一段尾端的話題,那個轉變說實話讓我有非常大的打擊,因為聲音變得非常低,原本可以唱、喜愛的歌曲全部變得非常難唱也唱不好聽,事實是,從那之後我就不再會在其他人面前唱歌。應該不需要特別說這個轉變的名詞吧?(笑)
  
  不過,歌曲對我來說一直有一種獨特的吸引力,有些歌曲,總是會吸引自己開始背誦、哼唱,最後歌詞已經烙印在腦海裡,而自己也已經不知不覺的開始唱了起來。
  
  所以後來只要有喜歡的歌曲,都會把房門關起來、窗戶關起來、窗簾拉起來甚至是門縫塞起來,然後、用寶特瓶把MP3(那一台192kbps的錄音編碼效果不錯)架起來,自己窩在房間裡面瘋狂的練唱。

  其實也沒有什麼企圖,我沒有想過什麼要成為樂團主唱、或是要去拼什麼星光大道(其實是那時候還沒有星光大道?當然我也沒什麼興趣),只是那些能引起我共鳴的歌詞,總是能在腦海中產生許多的景象。

  如果說我的寫作風格現在有一種特別的味道的話,我相信這也是非常重要的影響。因為長期背了許多與中文不同的歌詞,所以才會造就現在這樣的寫作風格也說不一定。(笑)
  
  於是不知不覺,已經十年以上了,這比寫作六、七年還要多。不過對於歌唱沒有天份這件事情我已經理解很久了(因為我只會跟唱而已),所以,今天,我還是關著門,自己在房間裡唱著歌,有時使盡全力、有時輕輕的唱。(還得挑沒人的時候就是了)

  不過有件事情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到底是別人覺得不好意思說我太吵還是我真的沒唱那麼大聲?(不解)從來沒有人抗議過我在房間裡唱歌的事情。(愧咎)從前是有人說我唱歌的聲音太小,所以也許是這個原因?

  有被我吵到的人真的很對不起。(orz)

  嘛,如果真的有吵到人我真的只能說抱歉了,我晚上十點過後是不會唱的。(orz)
  
   我唱歌的興致一直是高高低低的狀況,因為唱的當下很舒服,但錄音起來一聽你就會看到我在角落畫圈。(事實)不過這似乎沒辦法阻擋我對這些音樂的興趣…… 終於,到了最近,錄音裡面的聲音變得比較穩定也不會讓我馬上去角落畫圈(又是事實),當然我也不知道那算不算好,但我知道的是這比起過去來說有很大的差 異。
  
  頓時,有一種和看到自己寫作功力進步時的愉悅感。
  
  
  
  有時候,
  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在他人眼中非常不起眼。
  不過,當你持續的做下去,
  你會發現這件事情絕對能夠在其他的地方為你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
  重要的是,你喜歡那樣的自己。
  
  人就如同一棵樹,
  也許有的人已經長得很高,卻沒有多少樹枝。
  也有可能有人已經有很多樹枝,卻長得不太高。

  別急,那只是每個人的順序不太一樣而已,
  我們,總是在那片天空底下,
  不是嗎?

  shadow of 2011, Jan, 28 I walked b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泱
  • 照著自己的步調前進吧
    我喜歡你的文章ˊˇˋ
  • 我會的XD
    很高興你喜歡!

    夏德爾 於 2014/06/25 18: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