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by gama君/他所注視的,是遠方還是自己的倒影?)

  說實話,平安夜的開頭有點糟,卻也可以說不是那麼糟。23號十點,去看了福爾摩斯;這部電影的表現還不錯,這邊就不捏各位來客,看過的一定都知道這部電影的優點,沒看過的……先別看我的文了,你趕快去看。(誤,啊不要走把我的文看完)

  是這麼說但等等要說的跟電影一點關係也沒有。(被打趴)

  睡過頭也和看了電影完全沒有關係,原本四五點就要去的,硬是在晚餐吃完,去了一趟誠品買下兩本書之後才報到……
  
  
  
  因為是平安夜,所以少年自己叫了一瓶,雖然一瓶要價三百,但今天是平安夜。今晚喝的黑啤酒和先前的白啤酒或是水果酒不太一樣,有著不一樣的甜味,甜的,有點太過濃郁,一開始喝的很爽,以致於一口氣就喝了半瓶,結果後面就有一點太膩。

  走過了午夜的店裡,沒有多少人。內外場都只剩下一個人,還要少年順便顧著,讓他先進去煮個泡麵——他也是7-11的常客,這也算是設計系另外一方面的同伴。(笑)

  因為沒什麼人,所以店裡的三隻貓都跑了出來,小陽更是坐在窗台上,獨自看著遠方。他似乎常常這麼做,而這樣的情景也讓少年看見那時常常無謂寒冷總是站在教室外想作業看風景的自己,那已經是兩年前。

  也不知道到底在看些什麼,只是看著。
  
  有人說一個人喝酒也未免太可憐,但少年似乎是不是這麼認為。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他將為自己而活……不過他突然覺得,如果為了未來的某個她而先有些動作其實也是別有一番風味;嘛,這可能有點精神分裂的傾向。
  
  正如同天體觀測歌詞裡提到的,沒有收件人的信件也越來越多一樣,少年持續的寫。

  他也曾思考要不要乾脆做個禮物,先收進一個盒子裡,等遇到下一個女孩的時候把累積的一點一點的交給她——噓,這計畫還不知道會不會實行。感覺有點可悲,但一切卻是如此的耀眼。

  彷彿那不成文的收件人,真的存在一樣。

  聖誕節嘛,聖誕老人哪,送我一個郵筒好嗎?
  
  
  
  風很冷,城市卻醒著。似乎是有點醉,但城市卻是如此清晰。
  冷的,很清晰。
  於是我走著,
  朝著夜的,最深處。

  shadow of 2011, Dec, 24 I walked b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iraffe
  • 你讓我笑的好燦爛啊~:D 下次我也要去貓咪先生的朋友!
  • 可是我一點都不想看啊。(菸)

    夏德爾 於 2011/12/25 12:03 回覆

  • giraffe
  • 不想看什麼?

    仔細一看,是繞口的徵女友啟事耶你這小騷包 ♥ 明明就有我了>////<
  • ……少用自己出櫃的事實連累我。(茶)

    夏德爾 於 2011/12/26 06: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