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gama君/在氣球上,繫上思念。)
  
  君は、僕を見つけ出せるのかな?
  (妳,是否有辦法找到我呢?)
  
  那是,一個原本就塞滿了平凡的瓶子,就連光鮮的外包裝也在大海的沖刷下僅存些許。為了避免思念溺斃在這無垠的大海,少年將文字塞進了玻璃瓶,然後扔進海裡。那裡面,裝著無數沒有收件人的思念。
  
   每一份思念都是重要的拼圖,無論是對少年自己來說,還是對於這個世界。看著瓶子在海潮的推波助瀾下漸漸遠離,轉眼間,已經到了他也沒辦法收回的遠方。 「你,到底想漂流去愈哪裡?又想要尋找誰呢?」任憑海風撫摸停留在自己臉頰上的餘溫,少年眼裡裝的是已經跨越了海平線的那個身影。
  
  「最近你的感覺很消極哀傷耶。」看著自己把瓶中信扔出去的少年,我一面想著這到底算不算是亂丟垃圾。
  
  「沒辦法,這是事實嘛。」他苦笑。「不過,我覺得如果都是要悲傷的,那麼起碼讓這份悲傷看起來美麗一些。」沙子在樹枝的劃分下呈現一個又一個的文字,然而不寫超過三個,海潮便會前來收走它們,彷彿是不讓少年寫作一樣的,一而再再而三。
  
  「即使這些思念終究會被大海給收走,你也還是要寫嗎?」這句話我問的有些自言自語。
  
  「嗯?」到底是真的沒聽到還是假的沒聽到,其實也不太重要了。在眼中,背著夜晚湛藍的少年,只是在海灘上不停的寫著。如果一個思念的有效期限是一千年,那麼少年的思念會流浪多久呢?

  看著遠方,少年獨自沉浸在無人知曉的世界角落。

  也許,他就是那一艘載滿了思念的瓶子,沒有餐桌上美麗酒瓶的外表,也沒有美酒裝在裡頭。就只有思念而已,就只有那麼一張又一張、一字又一字的思念在海潮中來回打轉……說不定,在到達目的地之前它就會沉沒。

  即使如此它還是把自己丟進了這片蔚藍……
  
  
  
  即使他是如此的不善言語,你還是會穿越一千年的時間,來到那一個角落嗎?
  那麼……

  妳會不會找到,我將要在哪裡靠岸?

  shadow of 2011, Nov, 17 I walked b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