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Door
對話之門
【不專業歌詞翻譯】
警告,本篇除歌詞翻譯外的內容,
涉及《屍者的帝國》原作小說與劇場版部分內容,
請斟酌自己的狀況觀賞。
 
◢1
  ▏数えた 残された時を
  ▏そして目を開けるあなたは
  ▏夢見たあの日の場所で
  ▏願いを遂げて  
  
  細數殘存在記憶中的時光,
  然後你甦醒了,
  在那天所夢見的地方,
  實現了我的願望。
  
  ◢2
  ▏止まった時を動かして
  ▏あなたに会えるわ
  ▏繰り返した明日を
  ▏終わりにして
  
  讓時間開始轉動吧,
  這樣我就能夠再次與你相遇。
  所以請結束掉一成不變的,
  那些明日吧。
  
◢3
  ▏この目に映した
  ▏未来をあなたに
  ▏約束して
  ▏生きていくの
  ▏振り向かずに進んで
  ▏私はここにいるわ
  ▏あなたの想いに
  ▏夢を見て永遠に眠る  
  
  我,
  將會把映在雙眼中的未來,
  託付給你。
  我將會毫不回首地前進,
  就這樣活下去。
  而我就存在於這個記憶裡,
  夢著你對我的想念,
  沉睡,直至永遠。
  
  
  ◢4
  ▏くすんだ空に舞う黒煙
  ▏どこへ消えてゆく
  ▏私にはもう見えない
  ▏あなたさえも
  ▏何も見えない
  
  在昏黑的天空裡翻動的黑煙,
  到底會消失在何方呢?
  我已經,看不見了,
  就連你的身影也是,
  什麼,都看不見了。
  
  ◢5
  ▏扉を開けてみせて
  ▏願いは一つだけ叶う
  
  推開那扇門吧!
  那裡,只會有一個願望被實現!
  
  
  ◢6
  ▏その手で掴んで
  ▏未来を私と
  ▏約束して
  ▏生きていくの
  ▏振り向かずに進んで
  ▏あなたはここにいるわ
  ▏崩れ落ちる現実
  ▏夢を見て永遠に眠る
  ▏私は色褪せずに
  
  用你的手抓住吧!
  請和我保證,
  你會朝著未來而去,
  毫不回首地,
  就這樣好好地活下去——
  你,就存在於這裡,
  而在這分崩離析的現實裡,
  我將會在夢鄉裡永遠沉眠,
  在你的追尋裡,維持著永不褪色的光采。
◢end
  
  【不專歌翻】※轉載時請連這段一起複製,以避免其他人認為這是直譯
  本篇內容,不代表原歌手、原作詞、原作曲與原編曲者,僅在此表達我自己在歌曲歌詞中感受到的故事。由於本篇內容包含很主觀的意見,因此喜愛直譯的人請不要勉強觀賞。最後,本篇文章在附有來源與原作者(夏德爾)的情況下歡迎轉載。——2016, Jan, 1.
    
  【翻譯參考值】
  ◇〉可參考值:80%
  要將此翻譯內容作為日文學習之參考,請斟酌選擇之內容。
  意譯的句子共有7行,總行數32行,因此得0.21,約為20%。
  
   【歌曲資料】
【no.217】
專輯《リローデッド》2015, Nov發行
《屍者的帝國》主題曲
  歌:chelly/作詞:supercell(ryo)/作曲:supercell(ryo)
  【歌詞來源:這裡
  【音樂連結僅供懶得尋找的人聆聽,若遭刪除將放棄修補連結】
 
  【序】
  囉,都拖過了2015年,這首《door》終於要出爐了。之所以會拖這麼久,是因為我一直搞不清楚這首歌裡頭的「我」與「你」到底該如何詮釋。雖然說,主要的「我」肯定可以說是「華生」,因為在這部《屍者的帝國》裡,能用上「永遠沉睡」這個詞的,也只有他。那麼,「你」,又是誰?在這裡相信各位也有答案,那便是「Friday(星期五)」。
  
  我看的目前只有《屍者的帝國》,因為這片子似乎沒在台灣上映。但畢竟這是電影的主題曲,因此為了補足邏輯上的缺陷,我也上網找了不少人對劇場版的評價與捏他,由於結局大致上相同,所以我也終於能夠整理出一個合理脈絡。
  
  那麼,希望各位會喜歡我的詮釋,也會喜歡我在《屍者的帝國》中、在這首《door》中所感受到的故事了。然後,由於這故事有的地方真的不是很好懂,所以或許我也會有錯誤的地方,這個部分,就還請指教了。
  
警告,以下內容,
涉及《屍者的帝國》原作小說與劇場版部分內容,
請斟酌自己的狀況觀賞。
 
如果想看東西又不想被捏,那就轉而看下面這兩篇吧!
 
■■■■■■■■■■■■■■■■■■■■■■■■■■■■■■
■■■■■■■■■■■■■■■■■■■■■■■■■■■■■■
■■■■■■■■■■■■■■■■■■■■■■■■■■■■■■
■■■■■■■■■■■■■■■■■■■■■■■■■■■■■■
■■■■■■■■■■■■■■■■■■■■■■■■■■■■■■
-重 裝 防 雷 池-
■■■■■■■■■■■■■■■■■■■■■■■■■■■■■■
■■■■■■■■■■■■■■■■■■■■■■■■■■■■■■
■■■■■■■■■■■■■■■■■■■■■■■■■■■■■■
■■■■■■■■■■■■■■■■■■■■■■■■■■■■■■
■■■■■■■■■■■■■■■■■■■■■■■■■■■■■■
 
【概念解釋】
  個部分會介紹我對於《屍者的帝國》這部作品的了解,會影響這首《door》的翻譯內容與標準邏輯。
  
-靈魂與屍者-
  
  在這個故事中,我們可以說「靈魂=某種菌種=X(裡面用到的代稱)=言語=情報」。
  
  裡面提到,人的靈魂就像是一個「議會」,有無數的菌種,有著無數的「存活方式」,而正因為這些菌種彼此競爭,所以我們才會擁有「靈魂」——這首歌的歌名「door」,個人推斷指的便是這個「議會的大門」。
  
  而「屍者化」這件事情,便是抹除上述的「多樣性」,僅留下「某一種菌種」來做為控制的媒介,或者說只有特定的菌種,接受了「不死」這件事情(但裡頭的人們以為這就是把靈魂安裝了進去)。而失去多樣性的「靈魂」,便無法執行太過複雜的行為,也無法像是一般的人類一樣行動自如,總會存在著某種無限接近於「人類」的違合感。(因此有恐怖峽谷這種讓人不寒而慄的恐懼)
  
  我們所擁有的「靈魂」,並不是菌株的意識。菌株只是「活著」而已,而他們為了活著而競爭的結果,便形成了「人的靈魂」,這和菌株的意識沒有關聯。這就像是我們肚子裡也藏有各式各樣的細菌,而其中部分的細菌對我們有益,但,這也不是「細菌的意識」,這些細菌只是「為了活著」罷了。
  
  屍者之所以能夠復活,並不是人們真的召回了人的靈魂,而是一部分的「菌株」適應了「不死」,而人類又因為把屍者當成勞動力,而使這些菌種有了更大的生存空間。對菌株本身來說,宿主的不死等於自己的不死,也就等於自己種族的不死,因此,這種「不死」的菌株便本能性的開始渴望擴散,因而在直接接觸的情況下,引起屍者的暴走(在故事中常常發生的事件便是證明),甚至是開始出現有生者被「屍者化」的異常現象。
  
  屍者的暴走現象原因可能在於即使是接受不死的菌株,也有各自的差異與派系,因此當一某個不死菌株接觸到另外一個不死菌株的族群時,兩者便會產生「不同的意見」,而使原本聽話的屍者暴走,導致無法控制的行為出現。
  
  而這個故事最大的危機,就在於這個「渴望擴散派的不死菌株」散播到全世界。根據故事中的解釋,一般的菌株在宿主死後就會死亡,換句話說這種接受不死的菌株就得到了生存上極期大的優勢,會隨著時間漸漸將所有其他的「菌種」消滅,而形成只有單一菌種存在的世界——這也就是所謂的「屍者的帝國」——那麼,一個沒有任何變化、所有文明停滯的世界,是否就等同於「人類的滅亡」呢?
  
  還是說,這便是巴別塔之前的「樂園」的模樣呢?
  
  華生與the one,就是要透過巨大的解析機關(類似電腦),試圖讓「原始語言的結晶:保守派的菌種」去說服「擴散派的不死菌種」,讓這些菌種自己停止擴散。原理,是因為這些擴散派的菌種只使用在屍者身上,並沒有接觸過不死菌種以外的菌種,因此根本不曉得這樣的無限擴散最後會導致滅亡(屍者的帝國),透過解析機關的資料與保守派、擴散派三者的交互溝通,照理來說菌種就可以透過解析機關得到互相溝通的能力,就能導引出「滅亡」的結果,而使這些菌種自己停止擴散。
  
  然而,the one卻藏著他自己的目的:復活他在過去製造出來不久就因為暴走而失去的新娘——或者說,透過巨大的解析機關,復活所有的死者。
  
-真正復活死者的概念-
  
  首先,如果說靈魂都只是菌種競爭所創造出來的幻覺,那我們的存在到底是為了什麼?又是「什麼」創造了我們?
  
  到底是雞生了蛋,還是蛋生了雞?在故事中有小段話非常有趣:「雞,不過是蛋為了生蛋而創造的一種手段。」那麼,假設我們是「雞」,那麼我們的「蛋」是什麼?
  
  上帝說:「要有光,就有了光。」
  
  從這樣看起來,在上帝存在之前語言就存在了,或者說,否則到底是什麼能夠描述「上帝」的存在?照上面的邏輯,也能說,雞之於蛋,等同於上帝之於語言;換句話說,無論是人還是神,都只是「語言」為了存在而產生的一個「機關」;語言,創造了上帝,上帝用祂的方式創造了能夠與必須溝通者溝通的語言,然後創造了人類,又因為人類想建造巴別塔,而將人們單一的語言分成了無數種的語言……而這些語言,又創造了各式各樣的人類。
 
  起源?或許根本就沒有什麼起源,這一切打從一開始存在時,就是一個巨大的「因果之環」。不斷地重複從「無」到「有」,漸漸在這之中產生誤差而產生變化而產生對立,隨著循環,整個情報的數量也越來越大,直到現在,或許情報還沒有停下膨脹也不一定。而我們看起來有起源有完結的一切,或許只是我們看的範圍還不夠大而已。
  
  回到the one「復活死者」的部分,囊括上面的內容,換言之「復活死者」,需要的不就只是「言語」而已?只要能找到上帝的語言,不就能夠創造出「生命」?而the one,或許就是企圖去解析、探究出這種語言,而藉此復活他早以失去的新娘。
  
  但是,實際上華生也懷疑復活的新娘或許也仍然是屍者。不過,如果the one真的就是「亞當」,而對於從亞當的肋骨被創造出來的「夏娃」來說,亞當是否就算是「夏娃的創造者(神)」呢?那麼,這樣的「復活」,或許就能夠成功也不一定?
  
  故事中並沒有給予答案,所以這件事情的結局,就端看各位怎麼想像了。
  
-一切,或許就是物質化的情報(語言)本身-
  
  在故事中,提到這件事情時,華生還這樣提出了反駁:「語言並沒有辦法去了解語言。」於是凡赫辛教授便反問了:「那麼,你有直接問『言語』這件事情嗎?」
  
  這真的是很有趣的概念,或許,正如the one或是故事中的哈妲莉擁有能夠跟不死菌種溝通的能力一樣,我們,是不是其實只是有著跟人溝通的能力,而沒有跟「言語」溝通的「方式」?如果說「言語」本身,也是一種存在,某個存在需要言語(溝通方式)、言語需要某個存在,那麼這個被「言語」所隔閡的世界,不正是巴別塔後被神分裂的世界呢?
  
  或許,我們認為沒有靈魂的一切,都只是因為我們無法掌握那一種言語罷了。而每一種存在,便是「言語」累積而成的「成果」,同時也是「過程」。
  
-到底被覆寫前的靈魂,之後還存不存在?-
  
  這便是最後的有趣之處,這個答案嚴格來說是「不」。但先前嘗試的,皆是「擴散派不死菌種」的覆寫,而華生在最後進行的,卻是「在原本就很混亂充滿爭執的菌種之間,加入更多的菌種」,簡單來說,就是在一個100個人已經吵成一團的會議裡,再加入100個人——這再故事之中,是從來沒有人嘗試過的。
  
  而華生之所以會請哈妲莉覆寫自己的靈魂,除了避免自己被幹處理掉以外,也是為了進行這個實驗:「到底被覆寫後的靈魂,之前的意識還存不存在?」同時,我想這也是透過給予這樣的動機,讓星期物得到去追逐去探尋的「活著的理由」。
  
  更有趣的是,星期五在小說的最後說:「為了得到你(華生)在這樣的選擇中會得出的答案,如果這樣能夠把你從那之中拉出來的話,就算要與M的弟弟(福爾摩斯)站在敵對的立場也無所謂。」
  
  等等?敵對?星期五你到底會成為福爾摩斯的哪一個勁敵呢?我並沒有詳細看過福爾摩斯的系列作品,這個,就交給各位自己去想像了。
 
【內容解釋】
  「在故事的最後,知曉了太多祕密的華生,為了不讓自己因此而死,將原始語言的結晶,藏到了自己的腦中。華生因此失去記憶,忘卻了原本在《屍者的帝國》中繞了大半個地球的所有冒險,成為在《福爾摩斯》中出現的搭檔華生。但,另一方面,原本是屍者的星期五,卻因為這趟冒險,而擁有了靈魂......」
  
  如果我沒有會錯意,結局大概是上述的那樣。
  
  從「永遠沉睡」一詞來判斷,我會認定這是「伊藤計畫的華生」在成為「福爾摩斯的華生」之前,留給星期五的對話。華生的願望,是希望星期五能夠重新得到靈魂。而在這一首歌裡,我想chelly是從一個第三者的角度,在描述這件事情,所以語調會偏向女性,但我認為這只是一種屬於她的表現手法,因此應該可以說這首歌與哈妲莉無關——因為哈妲莉仍然在最後作為福爾摩斯中的角色登場,她可沒有沉睡。
  
  在這裡,我們可以把6個段落各自加上一個解釋:
  ◢1 〈願望的實現〉
     最後,星期五實現了華生留下的願望,擁有了靈魂。
  ◢2 〈希望結束一成不變的明日〉
     華生希望星期五能從他留下的故事之中,得到靈魂。
  ◢3 〈華生對星期五說:「我就存在於這裡」〉
     華生做出了自己的選擇,並告訴星期五,他一直都會存在。
  ◢4 〈漸漸被覆寫的靈魂〉
     此段講述華生在覆寫後漸漸失去自己的過程。
  ◢5 〈華生的願望與「door」〉
     華生對星期五的喊話,也是對自己的喊話。
  ◢6 〈華生對星期五說:「你就存在於這裡」〉
     華生對對星期五的期望,說星期五的靈魂,確實就在這裡。
  
  另外,歌詞的時間順序其實是穿插的,如果以正確的前後來排列,會出現以下的順序,而這個順序應該可以形成一個循環:
  ◢2 〈希望結束一成不變的明日〉
  ◢5 〈華生的願望與「door」〉
  ◢3 〈華生對星期五說:「我就存在於這裡」〉
  ◢6 〈華生對星期五說:「你就存在於這裡」〉
  ◢4 〈漸漸被覆寫的靈魂〉
  ◢1 〈願望的實現〉
  
  或許這樣的排列,能夠幫助各位更了解這首歌與故事的關聯,以下我將會以這個順序為各位進行解說。
  
  ◢2〈希望結束一成不變的明日〉  
  ▏止まった時を動かして
  ▏あなたに会えるわ
  ▏繰り返した明日を
  ▏終わりにして
  【直譯】
  推動停止的時間,就能夠見到你。將這重複的明日,結束掉。
  【不專歌翻】
  讓時間開始轉動吧,這樣我就能夠再次與你相遇。所以請結束掉一成不變的,那些明日吧。
  
  【解釋】
  ●停止的時間與重複的明日
  什麼是停止的時間?這與這段後半段提到的「重複的明日」有關係,個人判斷這是指「沒有靈魂」這件事情。雖然說每天華生給予星期五的工作都不見得相同,但大致上就是重複著「記錄」這件事情。而在故事的最後,華生離開了星期五,解除了他一直以來的職務,終結了他「重複的明日」。
  
  ●這樣我就能夠再次與你相遇?
  這句「あなたに会えるわ」是最困擾我的一句,到底是這裡的「你」是華生還是星期五?因為看起來太像是星期五對於華生的喊話。不過補上「わたしは」這個主詞之後,就可以解釋成華生希望星期五得到靈魂之後去探尋沈睡的他,所以我想這裡的「你」,我判斷為星期五。
  
  ◢5〈華生的願望與「door」〉
  ▏扉を開けてみせて
  ▏願いは一つだけ叶う
  【直譯】
  試著推開那扇門吧!願望只有一個能夠實現!
  【不專歌翻】
  推開那扇門吧!那裡,只會有一個願望被實現!
  
  【解釋】
  ●door?
  這首歌的歌名「Door」,便是指在指「溝通與否」,也就是我在【概念解釋】中提到的菌種間的對話,也就是「通往意識這個議會的大門」——對話的大門。
  
  而我想這個「推開門」的動作,不僅是華生對於星期五,也是華生對於他自己。華生推開的是「更加混亂的議會的大門」,而星期五推開的,則是「不再只有一個的議會」。
  
  ●只會有一個願望被實現?
  這裡會這麼說,應該不是因為「真的能夠實現很多願望但你只能選一個」,而是「我們想要的願望只有一個」。這個「願望」,代表的就是「對話」本身,也就是說等同於「要對話」與「不要對話」。而無論是華生還是星期五,都選擇了前者,也都實現了願望。
    
  ◢3〈華生對星期五說:「我就存在於這裡」〉
  ▏この目に映した
  ▏未来をあなたに
  ▏約束して
  ▏生きていくの
  ▏振り向かずに進んで
  ▏私はここにいるわ
  ▏あなたの想いに
  ▏夢を見て永遠に眠る  
  【斷句還原】
  この目に映した未来をあなたに約束して生きていくの、振り向かずに進んで。
  ▏私はここにいるわ、あなたの想いに夢を見て永遠に眠る。
  【直譯】
  我將會和你約定好,給予你這個映在雙眼中的未來,活下去並毫不回首的前進。我就在這裡,夢著你對我的想念,永遠地沈睡。
  【不專歌翻】
  我,將會把映在雙眼中的未來,託付給你。我將會毫不回首地前進,就這樣活下去。而我就存在於這個記憶裡,夢著你對我的想念,沉睡,直至永遠。
  
  【解釋】
  ●我將永遠存在於你的想念之中
  這段最大的問題在於,這段也看起來像是星期五的角度,然而默段卻接著「永遠沉睡」,因此如果要從華生的角度來解釋,可以說是:華生下定決心(不回首)把自己的未來託付給了星期五,而他會就這樣活在星期五的心中,也或許他的意識真的會存在於「福爾摩斯版華生靈魂的某個角落」,總之,「伊藤計劃版的華生」將會一直「存在(活)」下去,只是將會失去自己的意志。
  
  但,根據上面的許多論述,這或許又只是因為我們無法與到了那個地方去的「伊藤計劃版的華生」對話,所以才無法確認也不一定。
 
  ◢6〈華生對星期五說:「你就存在於這裡」〉
  ▏その手で掴んで
  ▏未来を私と
  ▏約束して
  ▏生きていくの
  ▏振り向かずに進んで
  ▏あなたはここにいるわ
  ▏崩れ落ちる現実
  ▏夢を見て永遠に眠る
  ▏私は色褪せずに
  【斷句還原】
  その手で掴んで、未来を私と約束して生きていくの、振り向かずに進んで。あなたはここにいるわ、崩れ落ちる現実、夢を見て永遠に眠る私は色褪せずに。
  【直譯】
  用你的手抓住,和我約定好這個未來,並活下去,毫不回首的前進。你就在這裡,而在崩落的現實中,做著夢永遠沈睡的我,將永不褪色。
  【不專歌翻】
  用你的手抓住吧!請和我保證,你會朝著未來而去,毫不回首地,就這樣好好地活下去——你,就存在於這裡,而在這分崩離析的現實裡,我將會在夢鄉裡永遠沉眠,在你的追尋裡,維持著永不褪色的光采。
  
  【解釋】
  ●你,是確實存在的
  上一段◢3〈華生對星期五說:「我就存在於這裡」〉是華生對星期五說,他仍然存在,而這一段,則是華生在對星期五說:「你是有靈魂的」。
  
  ●崩毀的現實
  此段的末段,代表著華生的意識漸漸開始消失。而在前面幾個段落中,華生已經表達完了他想表達的事情,所以他相信自己與星期五一起闖蕩的三年,會永不褪色的留在星期五的心中,而他則進入了永遠的長眠。
 
  ◢4〈漸漸被覆寫的靈魂〉
  ▏くすんだ空に舞う黒煙
  ▏どこへ消えてゆく
  ▏私にはもう見えない
  ▏あなたさえも
  ▏何も見えない
  【直譯】
  在昏黑的天空裡跳舞的黑煙,會朝著何處消失?我已經看不見了,連你也是,什麼都看不見了。
  【不專歌翻】
  在昏黑的天空裡翻動的黑煙,到底會消失在何方呢?我已經,看不見了,就連你的身影也是,什麼,都看不見了。
  
  【解釋】
  ●昏黑的天空與黑煙?
  故事中,在華生接受靈魂覆寫的最後,有寫到「無數整齊排列的黑暗正在他的腦中擴散」,我想這裡的「昏黑的天空」暗示的可能是這個——否則我目前聯想不到與這詞有關聯,而華生又失去意識的場景;我曾想過是否是戰場,但戰爭這東西雖然存在於故事中,但在這首歌中卻有一些格格不入——也就是指「靈魂被覆寫後消失的意識」。而「不曉得黑煙到底會消失在何方」,或許也能看作是指「不知道接下來會怎麼發展」。
 
  ◢1〈願望的實現〉
  ▏数えた 残された時を
  ▏そして目を開けるあなたは
  ▏夢見たあの日の場所で
  ▏願いを遂げて  
  【直譯】
  數著,那些剩下來的時間,然後睜開眼的你,在夢裡看到的那天的地方,
  【不專歌翻】
  細數殘存在記憶中的時光,然後你甦醒了,在那天所夢見的地方,實現了我的願望。
  
  【解釋】
  ●「残された時」的解釋,會影響這整段的內容
  首先残された時」有兩種解釋方式,一種是「剩餘的時間」,一種則是「殘留下來的時間」,接著「時間」到底是指「本身」,還是是說「時間的內容」?
  
  假設是前者,那麼,星期五又是在倒數什麼呢?從劇情之中我找不出星期五可以倒數的東西,所以我最後選用第二個解釋方式,將這裡的「時間」,解釋為星期五在這三年之中,和華生一起經歷的「冒險」。
  
  ●「那天所夢見的場所」是指什麼?
  個人認為這是在指星期五還沒有得到靈魂時的記憶。根據小說最後的一句話,能確定星期五仍留在倫敦默默注視著華生,所以我們也可以說這個「場所」=倫敦。
  
  上,便是這一首歌完整套用在《屍者的帝國》結局的解析,希望是沒有什麼Bug啦,也希望各位會喜歡這樣的解釋方式。
  
 【心得解析】
  「要用《屍者的帝國》來寫一個心得解析,好像有一點點兒困難。」夏德爾無奈地說。說是心得,基本上就會變成《屍者的帝國》小說的心得了,而這部份的解釋,似乎也幾乎都在【概念解析】的部份說完了,所以,這段落反而會有點空虛也不一定。
  
  我個人因為對偵探或解謎故事沒有興趣,再加上裡頭一大堆人物名稱,我根本就記不太完整。不過,嘛,這本書提到的許多觀念,真的是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思考方式。無論是「靈魂=某種菌種=X(裡面用到的代稱)=言語=情報」,還是穿插在故事中的知名歷史人物,更別說是在最後的最後華生所作出的抉擇,除了精采以外,還是只有精采。
  
  當我看著「華生」成為「另外一個華生」的時候,我就聯想到已經過世的伊藤計劃,還有接手了《屍者的帝國》的圓城塔——這是否就是一個縮影呢?當伊藤計劃成為死者,還活著的圓城塔接手了他的「故事」、他的「靈魂」,然而,那裡頭是否還有「伊藤計劃」的存在呢?正如故事中的星期五決定去探尋「原版的華生是否還存在」一樣,我們這些讀者,或許也一樣在尋找這個問題的解答。說沒有,真的沒有嗎?說有,真的有嗎?
  
  圓城塔在《屍者的帝國》文庫版的後記中有提到:「無論是可以繼承伊藤計劃的名字,還是能夠去阻止他的故事被人遺忘,我不會說我沒有這種傲慢的想法,而我也正如各位所見的,積極地參與了這個『不死化』。而對於越是干涉(裡頭的設定)就看起來越是多餘、就越是讓我覺得自己的才能不足這一點,真的是無語問蒼天。」
    
  這本《屍者的帝國》,其實本身就是一個「不死的計劃」,試著在伊藤計劃留下的字裡行間中,尋找伊藤計劃的靈魂。而圓城塔,或是我們,是否也只是被存活於故事中的「不死的菌種」給欺騙了呢?
  
  相同的,文庫版的後記也有提到《屍者的帝國》的概念,其實並不是伊藤計劃的最終定案概念——而伊藤計劃在創作這部作品的過程中,多少也有被病情影響;如果他沒有生病,這篇《屍者的帝國》或許又會是更完美的一部作品。
  
  可是,從另外一個觀點來看,這不就是「伊藤計劃」的故事、不就是這個人的「靈魂的模樣」?或許正因為他是如此的「不完美」,所以才能寫下這些故事。或許正因為星期五是屍者,所以才能與華生相遇,所以才能在最後的最後得到靈魂。
  
  他的作品,在他過世後,在「故事成為屍者」之後,重新被人賦予了靈魂,即使或許有所缺陷,或許圓城塔和伊藤計劃的思維仍有不少的落差,但,這不就像是得到靈魂的星期五一樣?這份探尋靈魂的衝動、這份對於靈魂的觀點與評價,還有對於這部作品的爭論——便是證明我們自己擁有靈魂的方式,這樣的思緒創造了我們,我們創造了新的思緒,新的思緒又再創造新的我們,正如有人所說的「情報不滅定律」,或許,我們的靈魂也是永恆不滅的吧。
  
  至於那些過世的人們的靈魂,到底是去了哪裡呢?
  
  我相信,他們只是推開了另一扇大門,到了我們無法溝通的另外一個境界吧。
  
  「這世界上不存在著任何的不可能,存在的,只有隔閡了對話的那扇門。」而我之於歌詞翻譯,或許也就是我略懂一些與「歌詞」溝通的語言也不一定,是吧?最後,我想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一扇門——簡單來說,我們稱之為天賦,或者說靈魂,又或者說夢想。(笑)
  
  唉,寫到這連我都快搞不懂自己在寫什麼了。希望各位會喜歡這亂糟糟的內容。(苦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