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的洞
  的指尖上,長了一個洞。
  
  發現這件事,是他不小心把土司麵包染黑的早晨。他用眼睛量測,洞不大,不過0.38,剛好,和一支鋼珠筆的口徑相同,而他確實也能用這個洞,在他的土司上寫字。不過土司很快就吸滿墨水,暈開了。
  
  他笑了出來。  
  
  原以為是不小心在哪裡戳破了手指,舔了舔傷口卻發現那沒有一絲鐵鏽味,取而代之的是他在打翻墨水瓶時嗅過的香味。「墨水?」不,仔細一聞味道又不太一樣,味道漸漸的、漸漸的消失,無味了。
  
  吃完早餐,他開始用指間寫字,拿出一張張的方格紙,在上頭寫下完全無視於方格的文字。正如普通的筆一樣,他的指尖就是一支筆。要是就這樣一直寫下去,墨水會不會用完?一面寫他一面這麼好奇。如果這是血液,用完墨水自己會不會就這樣死去?大概是因為剛剛嚐過墨水,清楚絕對不是血,他一點也不驚慌。還是說身體裡的血液全都變成了墨水?那麼我還是人嗎?
  
  他寫著,但,無論寫了多少,他既沒有暈眩的感覺,也完全感覺不出來墨水有用完的時候。
  
  他笑著。
  
  
  
  【七天
  退伍到底是什麼感覺,其實我不清楚。
  
  1128中午退伍之後,不是歡慶,而是立刻飛奔回老家開始準備1201的面試,還有大笑台北的變天。得到面試通知的,分別是一間出版社與雜誌社。從開始找工作以來,只過了一個禮拜,卻度日如年,無論是出版社編輯、雜誌社編輯,還是網路文字編輯,目前面試的全都是我有興趣的工作,但實際上我並不了解他們到底要多少時間做決定。
  
  出版社與雜誌社遲遲沒有消息,前者的老闆說會在另外通知時間請主編直接面試我,後者說上禮拜四會回覆但了無音訊。在面試第三間網路文字編輯時,面試我的主管就說有可能程序會跑上兩三個禮拜,因為他們的HR只有一個人,有太多人應徵。
  
  多慮一直是我的壞習慣,我自己也知道要怎麼去抵消多出來的想法。
  會不會老闆說要找時間給我和主編面試只是個委婉的婉拒方式?又或者禮拜四沒有回覆我會不會就是落選了?兩三個禮拜這麼久會不會又是另一個煙霧彈?這是我心裡的口袋戰爭,畢竟我開始找工作才一個禮拜,實在沒有必要給自己有太大的壓力,也可能真的如他們所說,他們需要一些時間斟酌。
  
  而會是我的就會是我的,不是我的,就不會是我的。(在看很開的同時,卻也非常看不開,哈哈哈哈)
  
  找工作這件事情,確實對至今以來的人生有很大的影響,我用盡了所有作品,製作成作品集。小說、新詩、散文、評論、翻譯、平面設計、產品設計、展場設計、採訪、攝影……全部,賭上的可以說是至今以來的一切——所以,被拒絕的瞬間,似乎也難免有整個人生被他人否認的錯覺。
  
  對,是錯覺。有些工作真的不適合我,例如需要用純日文溝通的日商相關工作,我不過是喜歡日翻中探討中日文差異,偶爾唱唱日文歌,而不是喜歡用日文和客戶溝通。這也是在這一連串的面試終修正出來的方向。
  
  我真的架空太久了,無論是在自己的心靈上,還是在社會上。當我好不容易能夠在自己的心中站住腳,現在輪到被社會架空。這種落差或許可以稱為挑戰,當然我很自然的能夠拿著自己的作品,懷著自信去和所有人解釋這些到底是什麼,但表現的越是亮眼越是自信,回到家蹲在電腦前時,就會擔心自己是不是其實沒那麼厲害。
  
  I know,想這些有的沒的對改變現狀沒什麼意義,現在能做的就是繼續應徵、繼續面試、繼續等待;只是我的腦袋無法停止思考而已。
  
  但這份悶悶不樂的情緒,可能也是因為外婆家的網路速度太慢無法打LOL才產生的怨念。
  
  總之,還是希望自己能為存在於世界上的許多故事與許多創造故事的人做些什麼,也希望能屆此為自己做些什麼。上班後是否還有辦法從事自己的文字創作?我不曉得,現在的方針就是先去見見世面,如果真的無法適應,就是想辦法回家當SOHO族,接接翻譯、接接文案,不過這也是理想值就是了。
  
  希望年底前可以敲定些什麼,雖然現在才十二月上旬。(苦笑)
  
  可能是退伍之後太急著找工作忘了放鬆,現在反而沒辦法靜下心來寫作,小說整個卡在12萬字動彈不得哈哈哈哈。
  
  嘛,總歸一句,我回來了,人間。
  
  
  
  2014, Dec, 8 七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