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晝之夢
/白日夢
白昼夢
  
 
  夏の日射し 枯れた花は 通り雨を待っていた
  今は少し同じ気持ち 流れ雲を眺めてた
  
   ▏花兒,乾枯在日照的牢籠,渴望著突如其來的陣雨。
   ▏現在的我,大概有點像是這朵花,眺望著不斷遠去的雲朵。
  
  泣かない声にすれば 全て消えてしまう気がしてた
  だけど 気づけば 泣いていた
  
   ▏只要,不哭出聲音來,
   ▏總覺得就能夠讓這一切風消雲淡,
   ▏然而,我卻後知後覺的哭著。
  
  少しだけ 少しだけ 真昼の白い夢に堕ちてみたかった
  繰り返し 手を伸ばし 迷子の子供のように声を張りあげた
  風の消えた午後 燃え盛る太陽
  アサルムの呟き 聞いてほしい
  陽炎だけが揺れている
  
   ▏一下下也好,一個瞬間也罷,多麼想要墜入正午陽光的夢境,
   ▏不斷的、不停的伸出手追尋,像是迷了路的孩子一樣放聲哭喊。
   ▏在風缺席了的午後,持續燃燒的烈日底下,
   ▏能不能聽聽這株細草的耳語?
   ▏僅有那片海市蜃樓,以搖晃的身影答覆。
  
  ※
  
  夏の日差し 夢の光 眩しすぎて目を閉じた
  想いだけで 咲いた花は 枯れることを知っていた
  
   ▎夏日的烈陽是指引夢的光輝,因為太過耀眼而闔上了雙眼。
   僅靠著思念而綻放的花朵,早已預料到了乾枯的未來。
  
  泣けない涙さえも 枯れた海の底で 涸れていく
  だけど 心は 泣いていた
  
   就連那無法流露的眼淚,也漸漸的在海底的乾枯中乾涸,
   然而,我的心卻仍在那裡流淚。
  
  一度だけ 一度だけ 最後の言葉の意味 聞いてみたかった
  あと少し もう少し 真昼の白い夢に抱かれてたかった
  晴れた空の向こう 浮かび出す残像
  優しかった貴方が語りかける 思い出だけが嘘をつく
  
   一次就好,只要一次,多麼想要聽聽,你最後那句話的真意,
   再一下下就好,再給我一點時間,想要就這麼被擁在正午深夢的光芒中。
   放晴的天空彼端,浮現的殘影是你,
   溫柔的你如是說著——只有這些回憶仍然在撒謊。
  
  ※
  
  少しだけ 少しだけ 真昼の白い夢に堕ちてみたかった
  繰り返し 手を伸ばし 迷子の子供のように声を張りあげた
  風も消えた午後 遠くなる残響
  ヒグラシの囁き 聞こえなくて
  陽炎だけが揺れている
  
   再短暫也好,一瞬間也無所謂,多麼想要沉浸在正午陽光的深夢。
   一而再再而三,伸手探尋你的身影,像是迷途的孩子一樣深嘶力竭。
   ▍然而在那連風也遠去的午後,連你的回音也漸行漸遠,
   再也聽不見夏日的蟬鳴,
   只剩下那片海市蜃樓,孤單搖晃。
 
  
 
 
  
  【152】
  【歌曲資料】
  aimer〈誰か、海を。〉專輯2014, Sep 發行。
  歌:aimer/作詞:aimerrhythm/作曲:飛内将大。
  【歌詞來源:這裡
  【音樂連結僅供懶得尋找的人聆聽,若遭刪除將放棄修補連結】
  
  前言
  新翻歌曲幾乎都還沒出來,於是就有空來翻譯這首早就想翻的〈白日夢〉。想想〈voice〉這首也還沒翻哈哈,我要被追殺了。(逃)
  
  ※
  
  心得解析
  昼夢〉的中文就是我們常聽見的「白日夢」,當然這樣直接翻譯也好,不過我認為這首歌歌名的三個字各自擁有其他意境,〝白〞:陽光;〝〞:正午;〝夢〞:願望。只是,也正如白日夢終究只是從願望誕生的夢境,這首歌最終仍然醒來了。
  
  在什麼也沒有而一望無際的荒野,只有幾株細草仍然不肯放棄,死命的在烈日中苦撐,等待著或有或無的雨水。歌曲中的主角,將自己的思念譬喻成這樣的一株細辛(植物屬名),這種植物通常生長在潮溼陰暗的地方,比喻的是原本應該被愛與思念灌溉的自己正處在這樣的窘境——同時,我們也能把這座荒野看作原本應該長滿各式各樣植物的草原,如今只剩下她而已,意思是這份情感,已經快要完全消失。
  一朵小花,要怎麼在沒有雲沒有風,只有烈日的地獄中存活?
  也只能逃進夢中了吧?
  ※
  
  首歌以正敘的方式進行,從〈逃進正午夢鄉的期望〉,到〈身處夢境〉,然後是最後的〈面對現實〉。
  
  〈逃進正午夢鄉的期望〉
  夏の日射し 枯れた花は 通り雨を待っていた
  今は少し同じ気持ち 流れ雲を眺めてた
  泣かない声にすれば 全て消えてしまう気がしてた
  だけど 気づけば 泣いていた
  (花兒,乾枯在日照的牢籠,渴望著突如其來的陣雨。現在的我,大概有點像是這朵花,眺望著不斷遠去的雲朵。只要,不哭出聲音來,總覺得就能夠讓這一切風消雲淡,然而,我卻後知後覺的哭著。)
  少しだけ 少しだけ 真昼の白い夢に堕ちてみたかった
  繰り返し 手を伸ばし 迷子の子供のように声を張りあげた
  風の消えた午後 燃え盛る太陽
  アサルムの呟き 聞いてほしい
  陽炎だけが揺れている
  (一下下也好,一個瞬間也罷,多麼想要墜入正午陽光的夢境,不斷的、不停的伸出手追尋,像是迷了路的孩子一樣放聲哭喊。在風缺席了的午後,持續燃燒的烈日底下,能不能聽聽這株細草的耳語?僅有那片海市蜃樓,以搖晃的身影答覆。)
  
  ◤ 這段以譬喻的方式直接將女主角化作花朵,開啟整首歌的畫面。在這的段落中的她,我看作已經無法承受這個現實(這個烈日乾涸),而希望能躲進夢中。她早已沒有眼淚哭泣,這一切都已經被太陽蒸乾,然而悲傷卻沒有因此而消失,她的心,正因為無法實現的願望而受傷、而哭泣。
  或許,只有她心中的這座湖泊,永遠沒有乾涸的時候。
  
  這段中的〝アサルム(Asarum〞目前只能查到是一種植物的屬名(界門綱目科屬種),無法斷定是哪一種特定植物,在此只能先從這種植物的特性下去著墨,若有人對植物有所研究,發覺錯誤請務必和我說。
  由於這首歌已經將主角本身化作花,代表著她希望那個他也能聽聽她其他各式各樣(草)的想法。這個畫面也和下一段中「僅靠著思念綻放的花朵」有所連結——反過來說這代表著其他的草不僅是靠思念滋潤——代表這朵花是最單純的思念。
  
  另外,陽炎(heat haze)這個詞的翻譯也很麻煩,基本上是一種光折射現象,有熱霧、游絲等等說法,在蟲師的故事中(或日本)也因為永遠追不到,所以有「會逃跑的水(現象的影片連結)」的稱呼,不過似乎可以看作小規模的「海市蜃樓」,在這首歌中一併稱呼為此。而這裡的海市蜃樓,也是暗喻著她將永遠無法觸及那個遠去的人。
  ※
  
  身處夢境
  夏の日差し 夢の光 眩しすぎて目を閉じた
  想いだけで 咲いた花は 枯れることを知っていた
  泣けない涙さえも 枯れた海の底で 涸れていく
  だけど 心は 泣いていた
  (夏日的烈陽是指引夢的光輝,因為太過耀眼而闔上了雙眼。僅靠著思念而綻放的花朵,早已預料到了乾枯的未來。就連那無法流露的眼淚,也漸漸的在海底的乾枯中乾涸,然而,我的心卻仍在那裡流淚。)
  一度だけ 一度だけ 最後の言葉の意味 聞いてみたかった
  あと少し もう少し 真昼の白い夢に抱かれてたかった
  晴れた空の向こう 浮かび出す残像
  優しかった貴方が語りかける 思い出だけが嘘をつく
  (一次就好,只要一次,多麼想要聽聽,你最後那句話的真意,再一下下就好,再給我一點時間,想要就這麼被擁在正午深夢的光芒中。放晴的天空彼端,浮現的殘影是你,溫柔的你如是說著——只有這些回憶仍然在撒謊。)
  
  ◤ 整體來看這段已經進入了白日夢中,這從本分類的初段(〝夢の光〞)與末段(整個感覺)可以看出。
  
  〝夏の日差し、夢の光、眩しすぎて目を閉じた(夏天的日照、夢的光,太過耀眼而閉上了眼睛)〞這段從日文看起來很像是三個分開的句子,不過意境上我認為是相同的。先是因為烈日而閉上眼,在閉上眼之後又因為進入了充滿願望的夢中,被那樣閃耀的夢閃的再次閉上了眼。(實際上指閉上了一次眼啦,第二次是指心境上)
  
  末段由希望再確認一次對發最後話語開始,想要再次回到在最後之前的美好。這份思念讓她在夢中看見了那個他,一如過往的溫柔,說出了最後的那段話——我們並不曉得這段話是什麼,但這段話肯定造成了她現在的心境——然而,段落的最後卻也說了,只有回憶在撒謊。意思是,無論是多麼美好的過去,在這瞬間都只會是謊言了。
  
  這也讓她從白日夢中醒來,回到現實。
  ※
  
  〈面對現實〉
  少しだけ 少しだけ 真昼の白い夢に堕ちてみたかった
  繰り返し 手を伸ばし 迷子の子供のように声を張りあげた
  風も消えた午後 遠くなる残響
  ヒグラシの囁き 聞こえなくて
  陽炎だけが揺れている
  (再短暫也好,一瞬間也無所謂,多麼想要沉浸在正午陽光的深夢。一而再再而三,伸手探尋你的身影,像是迷途的孩子一樣深嘶力竭。然而在那連風也遠去的午後,連你的回音也漸行漸遠,再也聽不見夏日的蟬鳴,只剩下那片海市蜃樓,孤單搖晃。)
  
  ◤ 夢醒了,然而就算是殘酷的回憶,她也仍想要沉浸在那個有他的回憶中。像是迷路的小孩在尋找母親一樣的,慌張嘶吼,想要抓住那如同陽炎一般永遠追逐不到的幻影。最後,什麼也不剩下了,眼前,只有那仍然無法觸及的海市蜃樓。
  以及無比的哀傷與空虛。
  ※
  
  是一首哀傷而充滿寂寞的歌,正如歌詞的意象一樣,是一朵被遺忘在荒野中乾枯的花朵。面對回憶的煎熬,盼望夢的滋潤,卻又因為夢而受傷,又想逃回夢中逃避這份傷。只是,最後都會知道那都只是白天中的夢境。
  
  之所以不翻作「白日夢」,也是因為我不認為這僅是一場夢,而是一個夢的體現。正因為白日夢非常稀少,反而會讓人覺得更接近現實。因此我在這裡翻作「深晝之夢」,在那樣深刻耀眼的白晝陽光裡,到底還能看見些什麼?盼望些什麼?
  
  在剛失去自己所愛的人的當下,大概就是這種似夢非夢的心境。這首歌非常漂亮的詮釋了這份哀傷,也一如aimer的風格,不忘在最後告訴我們,我們看見的終究只是海市蜃樓,失去的,永遠不會再回來。
  
  或許是該轉身離開這個夏天的時候了,是吧?(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