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理想白/ideal white
  
 
  心を全部 焼き尽くすような 絶望の隣で 
  いつだって君は すべてとかすように 笑いかけてくれてた
  
   ▏即使,身處於彷彿要將心全部燃燒殆盡的絕望,
   ▏然而無論何時,你都像是要平息一切似的,給予我笑容。
  
  掻き消された声 届かない言葉
  また躓きそうになる度に
  何度も しがみついた
  
   ▏被抹去的聲音,還有無法訴說的心意,
   ▏都在快要摔跤的每一次,支撐著我的心。
  
  白く 白く 真白な未来が
  たったひとつ僕達の希望
  今の僕には闇雲なこのきもちしかないけど
  正解なんてひとつじゃない
  僕だけの明日を探してる ずっと
  
   ▎我們唯一渴求的,
   是那不斷累積的無暇未來。
   縱然現在的我,只有這份被困在烏雲中的信念。
   答案什麼的從來都不只有一個,
   探尋著那個僅屬於我的明日,仍然。
  
  ※
  
  凍てつく空に 鈍る感覚
  それでも 手を伸ばして
  
   ▍天空底下的這份冷冽,遲鈍著所有感覺,
   即使如此,也要朝著天空伸出手——
  
  後悔にさえも 辿り着けぬまま
  あきらめてしまったなら
  きっと 必ず後悔する
  
   若是連後悔的機會也不曾追尋就斷然放棄,
   肯定,會在之後後悔的吧?
  
  白く 白く 降り積もる理想に
  僕の足跡刻んでいくよ
  今の僕には闇雲なこのきもちしかないけど
  正解なんてひとつじゃない
  僕だけの明日を探してる ずっと
  
   於這如細雪般堆積的無暇理想上,
   留下我的走過的足跡。
   就算現在的我仍然迷惘於黑暗中。
   答案從來都不只有一個,
   探尋著那個僅屬於我的明日,不曾放棄。
  
  ※
  
  生まれてきた意味 めぐり逢えた理由
  運命が今つながる
  
   現在,
   活著的理由,還有與你相遇的理由,都將成為命運。
  
  白く 白く 真白な未来が
  たったひとつ僕達の希望
  いつかこの手で 僕らの願いを叶えよう oh~
  
   什麼也沒有而如白紙一般的未來,
   是我們唯一追求的希望。
   總有一天,就用這雙手貫徹我們的願望吧!
  
  白く 白く 降り積もる理想に
  今日も足跡刻んでいくよ
  今の僕には闇雲なこのきもちしかないけど
  正解なんてひとつじゃない
  僕だけの明日を探してる ずっと
  
   在這積滿了無限可能的理想中,
   今天,也留下我們的足跡,
   就算現在的我仍然徘徊於現實的烏雲,
   我卻知曉答案從來都不只一種,
   探尋著只有我能夠抵達的明日,不斷向前。
 
  
 
 
  
  【150】
  【歌曲資料】
  綾野ましろ〈ideal white〉專輯2014,Oct 發行。
  動畫fate/ stay night : unlimited blade work〉OP曲。
  歌:綾野ましろ/作詞:meg rock/作曲:Carlos K.・Toshi-Fj。
  【歌詞來源:這裡
  【音樂連結僅供懶得尋找的人聆聽,若遭刪除將放棄修補連結】
  【本篇無捏,尚未觀賞動畫者請安心食用】
  
  前言
  一直都是fate系列的粉絲,或者該說是奈須蘑菇與虛淵玄的粉絲?一直很喜歡故事的各種設定與細節!綾野ましろ似乎是新人?嘛這聲音總覺得在哪聽過(或類似的聲音),這聲線好像和lisa有一點點像?(歪頭)
  ※
  
  心得解析
  名「ideal white(理想中的白)」大有涵意,嚴格來說,這世界上不存在有「純白」,白的程度取決於物體反射光的程度,而白雪的反射率其實也只有90%(某些化學物質與材料似乎能到達99%)。因此這裡的白所說的是一種「空想的白」,也是暗喻「理想」本身的飄渺。這首歌,也是透過在一旁觀看的第三者的角度,在歌頌「追隨理想」與「跟隨理想」的人。
  從一開始第三者的觀點,與因為懷著這樣的理想而吸引、追隨的人,然後是兩人的願望,第二段進入兩人面對的困境,又發現正是因為這樣的困境,才使兩人相遇。於是,他與相信他的人,就算知道那是無法實現的理想,也會繼續追求下去。
  
  「就算知道那是無法完全實現的理想,但如果那就是我們的夢,那也就只能追求了不是嗎?」個人認為,這首歌,還有士郎的信念都有一點這種味道,我想這也是這首歌被命名為「理想白」的原因。正因為100%的白不存在,所以人們才會被存在於那片白之中的「黑」給迷惑。
  
  而這首歌最關鍵的翻譯在於要怎麼樣去詮釋「理想白」這個概念,在歌詞中可以看見大量的「白」出現,各個要怎麼詮釋,會決定這首歌的味道——畢竟越簡單的詞與概念,就越難翻譯。
  
  
  〈相信理念所帶來的慰藉〉
  心を全部 焼き尽くすような 絶望の隣で 
  いつだって君は すべてとかすように 笑いかけてくれてた
  (即使,身處於彷彿要將心全部燃燒殆盡的絕望,然而無論何時,你都像是要平息一切似的,給予我笑容。)
  掻き消された声 届かない言葉
  また躓きそうになる度に
  何度も しがみついた
  被抹去的聲音,還有無法訴說的心意,都在快要摔跤的每一次,支撐著我的心。
  ◤ 這個段落中的「你」可以從追隨者與追求者兩方的角度來看,個人認為沒有限定。這裡的〝掻き消された声 届かない言葉(被抹去的聲音與無法傳達到的話語)〞,意思更接近於「真正的理想被外頭的現實抹滅,只能留存於心中,無法脫口」。可是當追求者受挫的時候,這些存在於心中的理想卻總是能夠讓人重新振作起來。
  我想這就是「相信理想」的力量,也是「夢」的一種。
  ※
  
  〈追求理想的困境〉
  凍てつく空に 鈍る感覚 それでも 手を伸ばして
  (天空底下的這份冷冽,遲鈍著所有感覺,即使如此,也要朝著天空伸出手——)
  後悔にさえも 辿り着けぬまま
  あきらめてしまったなら きっと 必ず後悔する
  (若是連後悔的機會也不曾追尋就斷然放棄,肯定,會在之後後悔的吧?)
  ◤ 這段唯一需要解釋的,就是後段中的〝後悔にさえも、辿り着けぬままあきらめてしまったなら、きっと必ず後悔する(若是連放棄都仍未抵達就放棄的話,肯定會後悔)〞,這段有一點饒舌,這道出的是一個有一點殘酷的現實:就算你選擇放棄,你在最後可能會後悔,但就算你選擇追求,到最後也不能保證你不會後悔。
  不過,之所以會說肯定會後悔,就是因為若是因為害怕後悔而駐足不前,而什麼都不做,那就什麼也無法追求。這也接續到副歌的「答案不只一個」的概念。
  ※
  
  〈追求的理想白〉
  白く 白く 真白な未来が たったひとつ僕達の希望
  今の僕には闇雲なこのきもちしかないけど
  正解なんてひとつじゃない 僕だけの明日を探してる ずっと
  (我們唯一渴求的,是那不斷累積的無暇未來。縱然現在的我,只有這份被困在烏雲中的信念。答案什麼的從來都不只有一個,探尋著那個僅屬於我的明日,仍然。)
  ◤ 白:對象為「希望」,譯作「無暇」,解釋為無暇、單純的希望。 
  
  白く 白く 降り積もる理想に 僕の足跡刻んでいくよ
  今の僕には闇雲なこのきもちしかないけど
  正解なんてひとつじゃない 僕だけの明日を探してる ずっと
  (於這如細雪般堆積的無暇理想上,留下我的走過的足跡。就算現在的我仍然迷惘於黑暗中。答案從來都不只有一個,探尋著那個僅屬於我的明日,不曾放棄。)
  ◤ 白:對象為「理想」,譯作「累積、堆積」,因為「堆積」一詞,使用雪的概念。
  
  生まれてきた意味 めぐり逢えた理由 運命が今つながる
  白く 白く 真白な未来が たったひとつ僕達の希望
  いつかこの手で 僕らの願いを叶えよう oh~
  (現在,活著的理由,還有與你相遇的理由,都將成為命運。什麼也沒有而如白紙一般的未來,是我們唯一追求的希望。總有一天,就用這雙手貫徹我們的願望吧!)
  ◤ 第一段的進階版,考量後面「貫徹希望」一詞,這裡以白紙的概念形容。
  
  白く 白く 降り積もる理想に 今日も足跡刻んでいくよ
  今の僕には闇雲なこのきもちしかないけど
  正解なんてひとつじゃない 僕だけの明日を探してる ずっと
  (在這積滿了無限可能的理想中,今天,也留下我們的足跡,就算現在的我仍然徘徊於現實的烏雲,我卻知曉答案從來都不只一種,探尋著只有我能夠抵達的明日,不斷向前。)
  ◤ 最後的段落,這裡的白譯作「無限的可能」。
  
  概念上的無暇、實體的白雪與能夠任意創作的白紙,然後是無限的可能。在這些副鴿盅的「白」我試著用許多的概念去解釋。歌詞中的〝白く〞除了白的意境以外,重複也有「不斷如細雪般落下」的效果。
  在各個段落中可以看見〝闇雲〞一詞,個人認為這些「烏雲」便是現實中的白無法反射而殘存下來的「黑」,污染著最單純的理想。然而,在就算是在這樣的「不完美」中,仍然存在有因此而創造出來的邂逅,使人們能夠突破這些不完美,朝著理想前去。這些「不完美」往往會使人挫折、哀傷,可是,又有誰能說這些東西不會創造出新的理想呢?這也是為何會說「答案絕對不只有一個」,意思也是:「現在的理想不僅僅會是唯一的一個理想,我們可以擁有很多的理想」。
  ——因為,我們擁有無限的可能。
  ※
  
 「就算知道那是無法完全實現的理想,但如果那就是我們的夢,那也就只能追求了不是嗎?」
  這問句自己寫出來之後發現意外的貼切。(苦笑)
  在〈fate/ stay night : unlimited blade work〉中,每個人都懷有各自的願望,saber、士郎與凜、archer也是。而士郎所追求的又更是難以實現的一種理想,saber懷有的願望也能算是一種——但誰的理想是能夠被輕易實踐的?
  
  在這個沒有太多選擇權的現實中,除了自己的理想以外,又還有什麼東西能夠支持我們自己,讓我們繼續走下去?
  
  是的,或許完美的白並不存在與現實,但那肯定都存在於我們的心中。接受那些不完美,接受那些無法改變的現實,我們仍然能夠擁有屬於我們自己的夢,而要為這個夢付出多少,那完全取決與我們自己。既然如此,又有誰在乎理想的白到底存不存在?(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