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涉嫌談論微18禁內容——各種層面上——請小心服用】
  
  戶緩緩的被打開,「回來了回來了。」迎接紳士的是坐在床邊先聊的她與淑女。深黑色禮服,白色手套與高跟鞋,淑女一臉驚慌:「妳妳妳妳還不快把衣服穿起來!」明顯的對淑女來說,一位女士只穿著內衣暴露在男士的目光底下是件驚天動地的事情。不過對紳士的同居人,這倒是一如往常的模樣。「怎麼這麼沒有羞恥心!平時自己穿這樣就已經很沒有羞恥心了!竟然還、竟然還——!」
  
  淑女只差沒昏過去,這簡直就是Gail Carriger筆下在〈Soulless〉中登場的十七、八世紀女性。
  
  「這就是這傢伙在家裡的正式服裝。」紳士從窗台優雅落地。「夏日限定。」他單片眼鏡後頭的眼睛一笑。這隻黑貓——淑女——每次在夏天來拜訪時,看到同居人這副模樣都會這樣反應,都已經往來這麼久了也該適應了吧?紳士當然沒脫口。「所以,女士今天是有什麼事情嗎?」於炎熱的正中午出來實在不是她的風格。
  
  「這個嘛……」同居人一面穿上單薄的洋裝,表情有點尷尬。
  紳士皺了眉頭:「發生什麼事情?」他發現同居人竟然沒有幫訪客泡茶,淑女遲遲沒有回應,他便先溜到了廚房迅速沖了杯紅茶。「總不會是被妳家的男人趕出來了?」紳士先從最嚴重的狀況問起,不是這個的話什麼都不算嚴重——對來說。
  
  淑女趕緊搖頭。
  
  「又帶了妳討厭的那個女人回來?」她恨透她男同居人的女朋友了。
  
  淑女遲疑了一下,搖頭。
  
  「呃,嗯,這還是我來說好了。」同居人說道,淑女一臉驚恐急忙揮手阻止。「我們來詢問一下男士的意見嘛。」看來這話題是淑女無法在紳士面前開口的話題。她吸了一口氣,開口:「淑女家的男主人,因為女朋友出國工作,所以這陣子都一個人待在家裡。
  
  「嗯,沒有帶其他女人回來,很好、很好。」欺負女人有違紳士風範。印象中淑女的男主人一直都是個紳士。當然,遠不及我。
  
  「也因為他女朋友都不在,所以……」她繼續講著,一旁的淑女正驚慌失措的藉由毛線轉移注意力,黑白相間的尾巴充滿了慌張的魅力。「他把她鎖在門外面。
  
  「啊?等等,這因果不太對吧?」說著,回廚房端出紅茶,並分裝到兩人的杯中。
  「啊——」她委婉的能量見底,「他的男主人在房間裡看A片之類的東西啦!」她瞪著紳士,因為紳士噗嗤的笑了出來。早知道她的委婉撐不了多久。「而且還是動畫片!
  
  一旁的淑女故作鎮靜的啜著紅茶。呃,有喝到嗎?
  
  紳士推推滑下來的單片眼鏡:「所以?」男人看這片子不是很正常?
  
  「不知羞恥!竟然看著自己伴侶——」她遲疑了一下。「以外的女人!而、而而而而而且還,還還還——!」淑女一面說話,一面快暈過去。「就是因為有這種東西才會害的全天下的男人都一樣低級!
  
  女同居人的視線落在紳士身上。不,等等,我會看但我也沒有作奸犯科啊?用眼神回擊。
  
  「他女朋友不在嘛,總不能趁女朋友不在時出去偷吃。」紳士苦笑。「所以也只好自己解決不是?我們家的同居人偶爾也ㄏ——噗喔!」一個白皙的腳根落在的頭頂。「再、再者男人就是有這種需求啊。」女人也不例外啊。看向同居人,她正用你今天晚上不用吃飯了的表情看著
  
  「就不能忍到女朋友回來嗎!我不想看到那個畫面!」淑女聲嘶力竭。
  「她出國多久?」紳士。
  「兩個月。
  我的天啊,這怎麼可能忍的住。紳士把臉砸在床上。「失禮。迅速整理容貌,繼續道:「就連成熟的男人都難以抗拒了,妳的男主人不過二十三歲。」就算有著其他生活重心,要兩個月什麼都不做,難度好像有一點高。
  「不!我不能接受!
  
  紳士和牠的同居人對看了一眼。
  
  「淑女,這其實跟妳平常不喝紅茶就會崩潰是一樣的道理啊。
  
  不!妳這麼說只有反效果啊!紳士吶喊。
  
  「不要把我寶貴的紅茶和那種事情搞在一起!」淑女氣的直發抖。
  
  這次換紳士瞪了她一眼,她攤手一臉事不關己。
  
  「有川浩,妳知道吧?」在淑女的歇斯底里終於暫停之後,紳士重新開口,兩人——兩貓?——平時都喜愛閱讀,從英國到美國到日本,什麼類型什麼國家的都看。「她在〈Story Seller〉這本綜合短篇集中的短篇,就有寫到這件事情。
  當然,淑女因為知道有這個部分所以根本沒看這本書。
  「看這些東西反而可以抑制男人的情慾而減少性犯罪率啊!
  
  「啊?」同居人一臉不解,淑女一臉就是我聽你放屁——失禮——怎麼可能的表情。「紳士,你說那種胸部大到不合現實,或是劇情內容太誇張的東西,不會助長性犯罪而會減少?
  
  唉呀,原來委婉之力還沒用完啊。
  
  「嗯,不一定,犯罪不犯罪是看個人。」面對兩名不悅的女士,紳士也只能捏把冷汗繼續:「不能否認確實有人會想要效仿影片或漫畫的劇情,可是那是因為人不懂得尊重他人,才會把內容拿到現實來用,可是實際上,這些過度誇大的身體表現與劇情內容,正因為與現實差距太大,反而不會有人真的把這樣的想像放在現實裡。
  「正所謂有人所說的三次元不如二次元,或是這兩個次元的區隔。仔細想想,如果胸部大到那個樣子的女人存在於現實上,那不是個很可怕的畫面?
  
  她自己想像了一下子,一旁的淑女紅著臉猛啜紅茶。
  
  「的確是頗可怕的。
  「而且很多行為光是看了就知道那會死人。
  「……你到底看了什麼啊,我的紳士?
  「什麼都看,什麼都不奇怪啊,身為作家妳也應該瞧瞧。」紳士攤手。「總之,人們多半不會在現實世界中追求和二次元一樣的效果,因為那不可能一樣,也是因此二次元才有辦法吸引那麼多人,這就像是個脫離現實的窗口。
  「對那些宅男而言?」她依然冷以眼對。
  「是對所有男性。」紳士啜一口茶,動畫也只是一種形式而已,是真人演還是動畫,性質是一樣的,那些片子也都是演員演出來的,如果說有人要在那片子裡追求真實,那肯定是不懂得明辨事理的小屁孩。」杯子咖的一聲輕輕落在盤子上。
  
  「所以說才要杜絕未成年觀賞這些東西?
  
  「好想有點跑題,」但算了。「我們根本不可能杜絕小孩去接觸這些,所以為了要以防這些東西扭曲小孩的觀念,與其封殺,不如在他們對這些事情感興趣的時候給予正確的觀念,再怎麼樣,至少也得說那些片子都是演出來的,還有要教他們學會尊重異性啊。
 
  「有那麼容易就好囉,這些東西在這個父母都忙於工作的時代,怎麼可能有辦法教?再者社會這麼保守,根本就沒有多少人會講這些觀念。
  
  「確實是啊,但,我看了不少現在我也沒做出什麼糟糕事情,妳看了那麼ㄉ——噗喔——嗯,也沒有怎麼樣啊。」紳士搖搖晃晃的從床縫爬起。「只是對這個社會的人來說,還沒辦法坦率面對『性』這件事情而已。
  
  「……也是有幾分道理啦,」像是女性喜歡做愛——咳哼,那檔事——就會被冠上淫蕩什麼之類的形容實在是很讓人不悅,男人看片子打手槍——咳哼,自我解決——就是自然?如果說喜歡享受和特定對象的魚水之歡——這次很委婉——也要被冠上這種封號,那哪個女性敢多說話?真正要用上這種有些負面的形容詞的,應該是那些不擇對象濫交的女性?
 
  不,這內心話實在是沒辦在男士面前吐出來,即使是一隻貓。
  
  「我是覺得就是因為不肯面對自己身體的本能與情慾,所以長期累積下來反而造成不好的影響,也因此反而助長了各種犯罪的發生。」紳士坐回床邊。「不懂的面對、解決自己的需求,才是一種麻煩啊!像妳就完全ㄇ——噢!
  
  同居人對紳士使出了驚滔駭浪的踢技(畫面支援),把紳士踹進了床縫
  
  「……咳哼。」三分鐘後紳士從床縫裡爬出來時服裝已經回到了原本的模樣。「總之,這樣子有稍微體諒男主人一點……嗎?
  
  一旁的淑女早昏過去了。
  
  「……」她與牠面面相覷:「就這樣讓她靜一靜吧,反正等她醒來他應該也完事了。」她說。
  「嗯。」恐怕怎麼解釋都解釋不完。「我晚一點送她回去。
  
  沉默。
  
  「話說,你到底是怎麼知道那些事情的?你該不會偷架了攝影機?」她用眼神把紳士吊在牆上。
  「怎麼可能,」把自己從牆上卸下來。架針孔攝影機這種侵犯女性的事情可不是紳士的行為!雙手插腰,紳士全力反駁。
  「不然?」你怎麼知道我放在硬碟裡那堆東西。
  「妳以為房間是誰整理的?我一天沒整理房間妳的房間會亂成什麼樣子,妳還想體驗?
  「呃,不。這兩件事情有什麼關係?
  「妳的電腦桌面與硬碟也一樣亂,妳以為是誰整理的讓妳可以在三秒內找到妳要的資料和圖片?
  「……
  
  要是沒有紳士幫忙整理,她恐怕連自己的小說檔案放在哪都記不得。
  
  「放心啦,我又不會因此覺得妳是個糟糕的人。我喜歡願意正面面對這件事情的女人。
  
  「……我第一次覺得你不是人類有點可惜。」她攤手。「有點。」她轉過電腦桌的椅子,把視線轉回電腦螢幕。「可惡,我也要挖出你的秘密檔案。
  
  「盡量挖,盡量挖。」紳士再次把杯子裝滿,優雅的在床邊啜起紅茶。
  
  妳怎麼可能挖的到?我的秘密D槽可是藏在我的領帶裡啊!全靠這個防水超薄可彎摺的隨身硬碟!
  
  2014, Sep, 29 〈哪有這種隨身硬碟〉
 
  特別感謝:CLANNAD 的智代提供武術指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