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謊言始末/aLIEz
  
  決めつけばかり 自惚れを着た チープなhokoriで 音荒げても
  棚に隠した 哀れな 恥に濡れた鏡の中
  都合の傷だけひけらかして 手軽な強さで勝ち取る術を
  どれだけ磨いでも気はやつれる ふらついた思想通りだ 
  
   ▏就算以自以為是的肯定,大聲宣揚那份貧乏的榮耀,
   ▏也只會讓你被囚禁在架上的鏡子裡,被恥辱沾濕。
   ▏炫耀刻意留下的傷痕,透過輕薄的堅強所得到的這些人生,
   ▏無論再怎麼磨練也只會病入膏肓,正是你放蕩思想的末路。
  
  愛-same-CRIER 愛撫-save-LIAR
  Eid-聖-Rising hell
  愛している Game世界のDay
  Don’t-生- War Lie-兵士-War-World
  Eyes-Hate-War
  A-Z Looser-Krankheit(disease)-Was IS das?
  
   ▏愛是那些吶喊者的呼喚,在那樣的撫慰中解放所有謊言,
   ▏宣示那片不可侵犯的地獄仍在蔓延。
   ▏我深愛著這個如同一場棋局的今日世界,
   ▏要生存在沒有戰亂的世界,無疑是個謊言,
   ▏我們都是士兵存在於這樣的世界,
   ▏而我們的目光都承受不下一場戰亂。
   ▏從開始到結束,到底何謂敗者的恐懼?
   
  ※
  
  受け売り盾に 見下してても そこは地面しかない事さえ
  気づかぬままに 壊れた 過去に負けた鏡の奥
  どこまでも叫べば位置を知れる とどめもないまま息が切れる
  堂々さらした罪の群れと 後ろ向きにあらがう
  
   ▏縱使你用從他人身上盜來的信念鄙視他人,
   ▏也無從察覺你所看到的只有地面的事實,
   ▏就這麼被囚禁在因為過去而破碎的鏡子深處。
   ▏到底要吶喊到哪個天涯海角,才能找到自己的所在之處?
   ▏沒有任何事物來摧毀這份理想,你便已失去繼續呼吸的力氣。
   ▏對著坦然暴露在眾人眼前的無數罪惡,消極的掙扎。
  
  愛-same-CRIER 愛撫-save-LIAR
  Aid-聖-Rising Hell
  I’ll-ness Reset-Endじゃない Burst
  Don’t-生- War Lie-兵士-War-World
  Eyes-Hate-War
  A-Z 想像high-de-siehst You das?
  
   ▏愛便是那些哭喊者的吶喊,在那樣的愛撫中坦白所有虛假,
   ▏拯救那仍在蔓延而不可侵犯的地獄,
   ▏就算我將因此而變得脆弱也不會停止,我將不斷向前。
   ▏要生存在沒有戰亂的世界無疑是個理想,
   ▏我們都是士兵存在於這樣的世界,
   ▏然而我們的雙眼卻無法負荷任何一場戰傷。
   ▏從因至果,擁有更崇高的理想,你是否就能看見你的目標?
   
   ※
   
  偽の態度な 臆病Loud Voice
  気高さを 勘違いした心臓音
  狙い通りの 幻見ても
  満たせない 何度目を開けても
  
   ▏用虛偽的自我,大聲喧嘩掩飾自己的懦弱,
   ▏而那激烈跳動的心跳聲,則是將這誤會成了自己的崇高。
   ▏就算目睹預料之中的幻影,
   ▏你也永遠都無法滿足,無論你重新睜開眼注視多少次。
  
  どこまで叫べば位置を知れる とどめもないまま息が切れる
  堂々さらした罪の群れと 後ろ向きにあらがう
  
   ▏到底要吶喊到哪個海角天涯,才能找到自己的棲身之所?
   ▏沒有任何事物來摧毀這份理想,你便會失去繼續呼吸的力氣。
   ▏對著坦然暴露在眾人眼前的無數罪惡,消極的掙扎。
  
  愛-same-CRIER 愛撫-save-LIAR
  Eid-聖-Rising hell
  愛している Game世界のDay
  Don’t-生- War Lie-兵士-War-World
  Eyes-Hate-War
  A-Z Looser-Krankheit-Was IS das?
  
   ▏愛是那些人的哭喊,喊叫的聲音揭露所有謊言,
   ▏宣示那些無可侵犯的地獄仍在蔓延。
   ▏我深愛著這如同棋局的今日世界,
   ▏人們根本不可能生在完全和平的世界,
   ▏我們都是如此世界的一兵一卒,
   ▏卻從來不渴望戰亂。
   ▏從起始到毀滅,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人們創造了敗者?
  
  Leben, was ist das?
  Signal, Siehst du das?
  Rade, die du nicht weisst
  Aus eigenem Willen
  Leben, was ist das?
  Signal, Siehst du das?
  Rade, die du nicht weisst
  Sieh mit deinen Augen
  
   ▏生命是什麼?life what’s it?)
   ▏你沒有看到那些暗號嗎?Signal, you see that?
   ▏唉,我想你不了解。well, you don’t know
   ▏用我們自己的意志去斷論,from own will
   ▏人的一生到底是什麼?life what’s it?)
   ▏你看的見那些暗示嗎?Signal, you see that?
   ▏唉我想你並不知曉。well, you don’t know
   ▏請用你的雙眼,仔細的看。Look with your eyes
 
  
 
 
  
  【142】
  【歌曲資料】
  [nzk]〈a/z│aLIEz〉2014, Sep 發行。
  動畫〈ALDNOAH ZERO〉ED2曲。
  歌:mizuki/作詞、作曲:澤野弘之。
  【歌詞來源:專輯BK】本歌詞由個人打字重新編排
  【音樂連結僅供懶得尋找的人聆聽,若遭刪除將放棄修補連結】
  【末段德文部分,請了解德文的人協助翻譯。此部份使用GOOGLE大神代打。】
  【本篇無捏,請未觀賞動畫者安心食用】
  
  前言
  老實說這首歌的難度和〈crowds〉差不多。
  不過這首歌有不少的根據,嘛,特別混亂的歌詞部分都是我個人的直覺就是了。
  但我真的很愛這種風格,特別是這首歌的「混亂」是有意義的。(笑)
  ※
  
  心得解析
  「從A開始,到Z結束,但有誰能說A的後面一定是B,而Z的前面一定是Y?當我們只在意開始與結束,我們可能會遺漏掉許多重要的事實,因為你所看見的A與Z,你以為是個A-Z的順序,但或許都只是謊言假象,當你重新審視這串英文順序,或許你會發現那中間根本一團混亂——這不就是世界的模樣?」
  為何這首歌叫作「aLIEz」,要在a-z之間夾入一個謊言(lie)?而各位最想知道的,肯定是這首歌混亂的歌詞,聽起來是一回事,看到時的震撼絕對讓人皺眉:WTF?但在我看來這是有意義的:當你聽見「I say cry, I say fly」,或是其他的歌詞內容(無論你聽到什麼),你是否就已經相信了那就是這首歌的歌詞? 
  所以當你看到這首歌的正式歌詞時,你的反應肯定是:What the fuck?
  不過個人認為,這個「誤解」便是這首歌的精髓:「請用你的眼睛去看清楚,而不是道聽塗說。」這在這首歌的最後,也有用德文表現出來。也因此,在這首歌裡,混亂的部份我將不以耳朵聽見的為主,而是以歌詞內容為主要翻譯內容,正如先前翻譯過的〈crowds〉,這可能是我的一種破譯。
  
  那麼這首歌想訴說的是什麼?
  A是現實,Z是最終想要實現的理想(或目標、夢想等)。所有的人都是在為了自己而追求些什麼,從A(起點)開始慢慢的朝著Z(終點)前進,可是在這樣的過程裡,人們開始互相比較,比較誰的理想比較好,誰的目標比較崇高,當一個人的目標成為他人目標的阻礙時,人們便會開始爭鬥,當然,這樣的競爭是無可避免,然而經過長久的爭鬥之後,我們是否,漸漸的把爭鬥這件事情當成主要的「榮耀來源」?當我們擊敗他人,那就是我們的夢想比較高尚、比較有意義,透過不斷的否定他人,我們才能鞏固自己的自信……
  A的後頭一定要是B,再來是C、D、E、F,只有這樣的順序才能確保勝利的可能。被擊敗的人便是敗者,但勝者與敗者,不都是因為我們忘記了尊重彼此,認為這樣的世界便是正確的,而使的爭鬥越來越多,人們也離彼此的夢越來越遠?我們不可能永遠都能照著某個順序運作,或許有的人的起點根本不是A而是C或G或K,而如果你非得要照著A-Z的順序,那麼你是必得去搶奪他人的「英文字母」。
  
  「唯有靠著這種爭奪才能抵達的終點,其實才是最大的謊言。從a到z,從來都不應該只有一種排列方式。」
  ※
  
  這首歌的格式很簡單,分成三類,有著普通日文歌詞的〈對勝者的警告〉,有著混亂歌詞內容的〈弱者身處的謊言〉以及最後以德文撰寫的〈弱者對勝者的話語〉。以下非常複雜,小心食用哈哈哈哈。
  
  對勝者的警告
  決めつけばかり 自惚れを着た チープなhokoriで 音荒げても
  棚に隠した 哀れな 恥に濡れた鏡の中
  都合の傷だけひけらかして 手軽な強さで勝ち取る術を
  どれだけ磨いでも気はやつれる ふらついた思想通りだ 
  (就算以自以為是的肯定,大聲宣揚那份貧乏的榮耀,也只會讓你被囚禁在架上的鏡子裡,被恥辱沾濕。炫耀刻意留下的傷痕,透過輕薄的堅強所得到的這些人生,無論再怎麼磨練也只會病入膏肓,正是你放蕩思想的末路。)
  ——「當你一個人為了抵達自己的終點,而爭奪其他弱者的東西,這些不費吹灰之力經歷堆積起來的榮耀,越是張揚,到最後看見自己的模樣都會非常可悲。刻意彰顯一些能讓你更有利的經過與傷痛(裝可憐),用這種小手段所學到的各種人生技巧,無論再怎麼樣的磨練,到最後也只會讓你看起來像是個沒有主見的白痴。」
  我是這麼理解這段歌詞,這邊運用我前面的概念。每個人出生下來所擁有的「字母」便不同,而如果你硬要照著他人規定下來的「a-z」的順序,那就勢必得去搶奪他人的字母,因為我們得到的字母順序是不一定的。
  有些人可能一開始就擁有比他人更多一點的字母——或許是天賦、天份、家境、才華——於是擁有搶奪他人的力量。可是,當你一味的照著「a-z」的順序而無視那是否適合自己,或許可以得到表面上的「強大」,但是心靈卻會因此而脆弱,因為你並不曉得自己照著這個順序追求理想的意義在哪裡。
  ——「一味照著他人所規劃好的路途走,就會失去自己的靈魂。」
  
  受け売り盾に 見下してても そこは地面しかない事さえ
  気づかぬままに 壊れた 過去に負けた鏡の奥
  どこまでも叫べば位置を知れる とどめもないまま息が切れる
  堂々さらした罪の群れと 後ろ向きにあらがう
  (縱使你用從他人身上盜來的信念鄙視他人,無從察覺你所看到的只有地面的事實,就這麼被囚禁在因為過去而破碎的鏡子深處。到底要吶喊到哪個天涯海角,才能找到自己的所在之處?沒有任何事物來摧毀這份理想,你便已失去繼續呼吸的力氣。對著坦然暴露在眾人眼前的無數罪惡,消極的掙扎。)
  ——「用那些從他人身上搶來的信念來鄙視失去心念的那些人,就算你鄙視他們,他們也存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正在朝著理想前進,想辦法自己找到其他的字母,根本不會理會你的自傲。而你也會在這樣的過程裡,落後於他人,在將來的某一天看著被他人超過的自己。而這樣的人到底要吶喊多久才有辦法讓他人意識到他?讓他擁有自己的位置?他將會在孤單中窒息,無力面對它所犯下的無數錯誤,最後也只能消極的掙扎。」
  接續上段,當一個人從他人身上搶來許多東西之後,便會認為那是自己的榮耀而自傲。可是就算是被搶奪的弱者,他們無時無刻都必須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他們根本無暇理會這些掠奪者得虛榮。於是,沒有人聽從他們炫耀自己的虛榮,他們便開始感到孤單,甚至因此而窒息,最後陪伴著他們的,是他們搶奪他人的往事,將不斷的折磨他們自己。
  ——「就算你抵達了最後的目標(Z),也不代表Z以前的字母將會因此消失——就算你真的完成了你的理想,為了完成這些理想而犯下的罪惡,也不會因此消失,那將會永遠的折磨你自己。」
  
  偽の態度な 臆病Loud Voice
  気高さを 勘違いした心臓音
  狙い通りの 幻見ても
  満たせない 何度目を開けても
  (用虛偽的自我,大聲喧嘩掩飾自己的懦弱,而那激烈跳動的心跳聲,則是將這誤會成了自己的崇高。就算目睹預料之中的幻影,你也永遠都無法滿足,無論你重新睜開眼注視多少次。)
  ——「於是,這些人激動的喧嘩自己架空的自我、自信與榮耀,那激動的心痛讓他以為自己仍然擁有熱情。就算這樣的行為真的又換來了某些安慰,但你將永遠無法滿足,無論你追求多少次。」
  一樣,延續上兩段。
  由於這些只有辦法從他人身上掠奪,而無法從自己的心中創造些什麼,所以他們根本沒有辦法讓自己滿足——因為他們根本不曉得自己要的是什麼。
  ——「若是一直遵循他人的理想,而不加以思考,那麼你將永遠迷惘在自己的幻想之中。」
  ※
  
  〈弱者身處的謊言〉
  以下的這兩段是這首歌最有趣的地方,他讓人第一耳聽起來像是別的意思,但實際上寫的完全不同。「I say cry, I say fly, I say rising hell,」、「don't say live, life is war oh~」、「I hate war」、「a to z loser crying was it does?」,以上是我亂聽的啦,第一次是這種感覺。而這份「讓你以為是這樣的歌詞內容」就是這段有趣的點,也是這首歌在「a與z」之間的最大「謊言」。
  
  -same-CRIER 愛撫-save-LIAR
  Eid--Rising hell
  している Game世界Day
  Don’t-- War Lie-兵士-War-World
  Eyes-Hate-War
  A-Z Looser-Krankheit-Was IS das
  (愛是那些吶喊者的呼喚,在那樣的撫慰中解放所有謊言,宣示那片不可侵犯的地獄仍在蔓延。我深愛著這個如同一場棋局的今日世界,要生存在沒有戰亂的世界,無疑是個謊言,我們都是士兵存在於這樣的世界,而我們的目光都承受不下一場戰亂。從開始到結束,到底何謂敗者的恐懼?)
  ——「透過對他人的愛,這些哭喊的弱者在愛中坦白了彼此的脆弱,而這樣的彼此了解,反而能夠解放這個看起來永遠無法破除的地獄。這些人深愛著這樣的世界,努力活著,就算這個世界是一場複雜的棋局。他們早已認清,存活在這個世界上就不可能平穩,可是他們並不想要因此去掠奪他人的什麼。所以,他們問了:到底為何要戰爭,要創造出敗者?沒有勝者與敗者,那不是很好嗎?」
  〝Eid--Rising hell〞,Eid這詞在德文中似乎是「宣示、誓言」的意思。這裡的〝聖〞一詞我解釋成神聖不可侵犯,也就是無可動搖:而這個無可動搖、不可侵犯的地獄仍在蔓延。這段聽起來像是「I do say rising hell(我正在訴說那個蔓延的地獄)」。
  〝Game世界Day〞,聽起來像是日文的「現世界のデイ(今日的世界)」,這裡的game加入戰爭的感覺所以我翻成「棋局」(類似西洋棋),但day一詞和下一句結合起來也像是「They don't say live oh~life is war oh~」。所以也可能是「遊戲般的世界,他們不談論生存,生活便是一場戰爭。」不過,我說了我不會照著聽到的翻。(笑)
  〝Krankheit〞一詞透過google大姊幫忙,似乎是「疾病」的意思,不過在這裡我認為「弱者的疾病」,其實就是「對失敗的恐懼」。
  ——「從開始到結束之間,到底什麼是弱者懷有的疾病?是對失敗的恐懼嗎?是嗎?」
  
  -same-CRIER 愛撫-save-LIAR
  Aid--Rising Hell
  I’ll-ness Reset-Endじゃない Burst
  Don’t-- War Lie-兵士-War-World
  Eyes-Hate-War
  A-Z 想像high-de-siehst You das
  (愛便是那些哭喊者的吶喊,在那樣的愛撫中坦白所有虛假,拯救那仍在蔓延而不可侵犯的地獄就算我將因此而變得脆弱也不會停止,我將不斷向前。要生存在沒有戰亂的世界無疑是個理想,我們都是士兵存在於這樣的世界,然而我們的雙眼卻無法負荷任何一場戰傷。從因至果,擁有更崇高的理想,你是否就能看見你的目標?)
  這段與上段只有兩段的差異。
  I’ll-ness Reset-Endじゃない Burst〞,或許這聽起來像是「illness reset endjourney but don't say live(弱者的病症重新開始了已經完結的旅程,但那不能稱作活著)。
  天知道。(攤手)除非寫詞者出來跟我解釋否則我還真不知道。(眼神死)
  〝A-Z 想像high-de-siehst You das〞,〝siehst〞是德文的「看」(一樣是問google大姊的),這段的翻譯真的是我東拼西湊了。(苦笑)
  ——「從因到果,如果在這過程裡我們能堅持我們自己的理想,我們是否就能夠發現這個謊言的漏洞?」
  ※
 
  〈用你的雙眼看清楚〉
  Leben, was ist das
  Signal, Siehst du das
  Rade, die du nicht weisst
  Aus eigenem Willen
  Leben, was ist das
  Signal, Siehst du das
  Rade, die du nicht weisst
  Sieh mit deinen Augen
  (生命是什麼?你沒有看到那些暗號嗎?唉,我想你不了解。用我們自己的意志去斷論,人的一生到底是什麼?你看的見那些暗示嗎?唉我想你並不知曉。請用你的雙眼,仔細的看。)life what’s itSignal, you see that? well, you don’t know. from own will, life what’s it? Signal, you see that? well, you don’t know. Look with your eyes.
  這段完全依靠google大姊,誠心希望有人翻譯出更精確的內容。(orz)
  這裡的「生命」代表的其實就是「a-z」這件事情(你要說是aLIEz本身也行),用自己的意志去斷論這點便是這些被搶奪的弱者們對這些搶奪他人的強者所說的話。事實上,無法從自己的身上創造些什麼而必須掠奪他人的這些人,不才是真正貧乏而脆弱的人?
  ——「無論如何,請用你的雙眼仔細的看,然後選擇自己要相信什麼。」
  ※
  
  「從a到z,從來都不應該只有一種排列方式。」
  每個人的人生所要攻略的關卡都不相同,順序也不一樣。有的人先成家立業,也有的人先追求自己的夢想,但你說哪個比較好?先成家立業的人或許在那之後發現培養自己的孩子,將夢寄託在自己的孩子上也是一種理想;先追求夢想的人或許也會因為夢想而找到自己的伴侶。
  你說,一定要先賺很多錢,找到好工作……等等blahblahblah才是正確的人生路途嗎?
  確實,那是現在人得到「安逸生活」的最快方式,但那真的適合每一個人嗎?
  難道不是這個世界錯了?
  難道不是這個世界讓我們產生了這樣就好的幻覺?
  
  如果你照著這樣的世界規則走,你將永遠無法控制這個世界,也無法擁有你自己的「生活」,而這樣的生活是無法滋潤人的靈魂的。的確,如果不照著人們所訂下來的規則(a-z)走,我們將會面對很多的未知,很多的不安,可是,又有誰能斷言,這些「弱者的疾病」不會為我們帶來與眾不同的生命路程?
  
  就算A的下一個是Y也無所謂,再下一個接H好了,AYHDET……從A-Z之間從來不需要正確的排列順序,我們終將全部擁有,或許是擁有大部分的。嗯?或許我們也不一定要從A開始,從Z開始或是從U開始又有什麼關係?
  
  不要被這個世界哄騙——你絕對擁有創造一個世界的潛力。
  
  你不這麼認為嗎?(笑)
  
 【Facebook粉條招募中】          
  如果你沒有在使用巴哈或是痞客邦卻還是找到了這裡,但如果你有facebook,就直接加入粉絲團,就可以隨時follow到我的發文!也請各位多多支持!感謝各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GENESIS☆夾昕
  • 花江夏樹又配主角了嗎?(歪頭
    他的聲音是不錯聽啦(歪頭
    話說 這首歌為甚麼覺得開頭莫名的被剪過了呢?XD
    滿喜歡節奏跟旋律的 尤其是副歌:D
    那是副歌沒錯吧...?
  • 影片是動畫ed的剪輯,不是完整版。

    副歌就是那段很亂~聽起來很像是I say cry I say fly的那段!

    夏德爾 於 2014/09/08 00:53 回覆

  • 不吐嘈會死星人
  • 其實我不是很喜歡澤野弘之的作品。
    固然旋律聽起來很慷慨激昂,但是把其他語言簡單的幾個字查進去,然後再把語法什麼的拆的七零八落,有種莫名火大的感覺……
    有些喜歡澤野的人還說是澤野語= =
    忽然就覺得梶浦語好多了。
    而且唱個的那個歌手總覺得沒把歌詞唱完?

      ▏I’ll-ness Reset-Endじゃない Burst
      ▏Don’t-生- War Lie-兵士-War-World
      ▏Eyes-Hate-War

    這段一直覺得聽到Woo~之類的就跳過了?
  • 嘛,看個人喜好囉,我個人是喜歡去猜他的意思,覺得有趣。當然梶浦我也是很喜歡啦。
     
    是不是真的沒唱完我是不曉得啦,但如果嘴巴速度夠快,是可以唱的玩的。(自己親身試過了,沒問題)

    夏德爾 於 2015/06/01 00:01 回覆

  • 你誰
  • 樓上的在說我嗎O.O(你誰
    我認為是唱得完的,我第一次唱就上手了耶=_=+
    所以你是討厭他的歌詞嗎?
    可是如果哪天他把歌詞簡化到連夏大都看不懂之後大家才頭大吧....
    我個人是很喜歡那種雙關語的感覺啦。
    不果我也不能勉強你跟我一起當腦殘粉就是了。
  • 不要激動!人各有所好XD
    然後目前的日英文是除了架空語言以外沒有我掰不出來的歌啦XDDD

    夏德爾 於 2015/06/01 12:27 回覆

  • 不吐槽會死星人

  • 所以我又跑去一邊聽這首歌一邊看中文歌詞
    後來發現,我耳殘OTZ
    有唱出來,但因為口音(?)的關係,很不明顯

    至於歌詞簡化的部分,翻譯不出來固然是很困擾的一部份
    這一點我也覺得夏大很厲害
    不過...算是個人喜好吧? 樓上大大喜歡雙關語的感覺,可我就是不喜歡他把語言拆的七零八落,我會覺得...
    這樣語言就不美麗了////
    (很奇怪的理由)
    語言之所以美麗與乾淨就是在於它的架構跟語法,一旦零零散散,就不是他原本語言當中的那個意思了
    (一個奇怪的語言偏執狂)

    新出的那幾首我就覺得還好
    (但是我還是覺得一下英文小寫一下英文大寫很討厭)
    也請大大原諒我這奇怪的語言癖 m(_ _)m
  • 英文唸很快都馬會很多英連起來或消失掉。(攤手)
    嘛,你的想法就跟有些人喜歡白話的詩,有些人喜歡意象的詩一樣,個有好壞XD

    就是說只有頭可以大寫就對了XD

    夏德爾 於 2015/06/01 20:52 回覆

  • 不吐嘈會死星人
  • 對,
    如果開頭沒有大寫、其他該大寫不大寫的地方,或是不該大寫卻大寫的地方,我看了就各種不順眼……XP
    所以看到字典,或是以前古代的那種歐美語系的典籍時,會有一種莫名「一切回歸秩序」的快感wwwwww
  • 這應該算是強迫症的一種XDDDDDD
    那澤野應該會讓你精神分裂才是!

    夏德爾 於 2015/06/01 22:53 回覆

  • 你誰
  • 夏大我沒有激動啦...
    只是如果他不高興把歌詞變成這樣(括弧是我能猜出來的)(最後一個最神了)(大大無聊可以猜猜)
    XD
    那.......
    kEっ1000
    Miss手リAs(misterious
    刺U(刺你
    血Con-儀(四分儀
    鎖スPen$(suspense
    Oノ存ξ
    Gエ19 <FullSize>(GHQ
    Vぉ1℃→Ki母∪
    美♂-K+$タすpAd
    結論是...他很收斂了。
  • 這次的相形之下的確是很收斂。
    啊不過這堆到底是啥鬼啦XDDDDD

    夏德爾 於 2015/06/04 22:59 回覆

  • 你誰
  • 罪惡王冠的DVD附贈OSTCD
    超神的
    從這之後他就奔跑在謎之取名的道路上了.....
    最後一個的解釋是----
    1.美男
    2.K---來自閃族語字母KAP,表示一雙張開的手
    3.$タす(びく)---日文中的懸掛
    4.PAD---PADTRICK的暱稱,在英文名稱中有貴族的含意
    5.大寫A表示公牛角
    而,有公牛角的貴族表示神。
    以上,看得出倒吊的是一個神。而這個神大家都很熟悉,就是---
    塔羅牌"倒吊人"吊的是北歐神話主神奧丁。
    意義-----自我奉獻或有償犧牲。
    以上符合^^
    但是,上面那超強的解讀不是我想出來的,是一個叫做"葉秋池"的中國網友。
    在微博上看到的,有趣吧~~
    P.S.澤野真是太強大了。他真的不想讓大家去猜呢~
  • 嘛……獨樹一格囉,但也因為他有自己的風格,才能有現在這樣的風采吧!

    夏德爾 於 2015/06/19 01:30 回覆

  • 路人
  • 雖然不知道大大是不是故意不直翻的
    不過 Rade 的意思是輪子(複數型)
    而不是一個嘆詞
    所以私以為
    "Signal, siehst du das?
    Rade, die du nicht weißt,
    Aus eigenem Willen."
    的意思是
    「你看到訊號了嗎?
    ──那由自我欲求而生的輪迴」之類的

    在下沒追AZ,但是很喜歡這首歌,
    不太確定這樣翻會不會有問題@@
    啊不過和這種詭異的歌詞認真好像就輸了XD
  • 原來如此,因為當時沒找到這個詞的意思,只能從前後文去推。所以你的翻法應該是正確的。

    夏德爾 於 2015/07/26 21: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