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寄居蟹的背上〉
  
  打開裝著啤酒的我 以為是海潮在腳邊
  於你的鼻間風起麥田金黃的曾經
  你卻僅僅在乎 那些沙卡在腳縫或沒有
  好像我是壞掉的收音機 
  沙沙叫著海浪沒收你的足跡 收走不想憶起的事
  扔回來 又拿走 扔回來 又……
  最初落腳的海岸是哪片 早已遺失
  
  大概是那裡
  
  海風在岸上捕捉泡沫紛飛
  是被打翻的拼圖翻滾 喧囂它原本的模樣
  馬賽克一整條海岸線 來不及拼湊
  缺了哪塊根本無人知曉
  好像這片似乎那塊 都一樣都拼不起來
  你買了太多盒的白色拼圖倒在這片沙灘
  上面寫了些什麼 若有似無的字字珠磯此起彼落
  我從來都不是裝滿文字的辭典
  把思緒扔進氣泡中
  你只是在沙灘上 覆寫著已經被塗黑的單字
  
  你怎麼記得那裡要寫些什麼?
  
  我推不開你的吻 一次又一次
  啜飲你胸口裡的冰冷
  作為交換 我給了你一個夢境的長夜
  要你在瓶子裡航行似乎太過委屈
  浪花咬著船身溶解 好像這艘船有著美人魚的名字
  用徜徉大海的尾巴
  換來抹滅千頭萬緒的語聲
 
  醉了 藏書裡的字詞全被你乾了
  裡頭退去的潮水撈起沉沒的月圓
  氾濫你的雙眼 浸泡嘴角邊的傷口
  雙腳被大海奪走了 掏空你自以為的立身之處
  遺失了瓶蓋
  你還自願成為那艘瓶中船 載著幽靈
  
  我離開了愚蠢的你 掙脫了開始自己的遠航
  等潮水拾回那枚銀色瓶蓋
  你還會記得 心曾經空過嗎?
  不會的 而我裝滿了你的寂寞
  即使我說我裝了些什麼
  也只會成為某些小傢伙的新居
  
  誰會在意 那又是另一段故事
  
  
  
  2013, Oct, 17 〈在寄居蟹的背上
  

  
  【後記】
  我試著用非常直白的詞彙來設計這首詩,字數卻破了500,這是不是詩我還真不知道。氣泡與啤酒、麥田與風、收音機的雜訊、沙灘與海浪、崩落的拼圖、不斷的說話聲、馬賽克、破掉的氣泡、麻痺的感覺、因眼淚而發麻的雙眼……我相信各位應該會知道這首詩最主要的「聯想」是什麼。而實際上,主角不過是拿著一瓶酒在海邊喝著,喝到難過了、睡著了、清醒了,而那瓶在他沈睡期間被海浪沖走的空瓶,裡頭裝的會不會就是他的寂寞?或許不只是寂寞,有快樂、有難過、有痛苦,無數的情緒,都消失在酒精裡了。
  
  但還是記得,不要亂丟垃圾,你可以撿走裝著他人回憶的酒瓶,但請不要帶走海邊的貝殼。那會讓寄居蟹無家可住,最後只好鑽進玻璃瓶裡過活,那副模樣到底寂寞的是人類,還是他們?
  
  可能,寂寞都一樣吧。
  
  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