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th〉
  
  Please, My god. Tell me what should I do.
  
   ▍神啊,求求你,請你告訴我,我到底該如何是好——
  
  
  
  誰かが差し伸べた手を 振りほどいて進む
  『自由な不自由』 蔓延る場所で
  
  何かに追われるように 生き急ぐ毎日
  信じ続けた真実も わからなくなる
  
  何が本当の幸せなんだろう
  その答えを知る者など 此処には居ない
  
   ▍拒絕了對自己伸出的手而前進,
   ▍在這「自由的不自由」蔓延的地方。
  
   ▍像是被什麼東西追逐而匆亂活著的日子,
   ▍漸漸遺失了一直以來堅信的信念(真實)。
   
   ▍真正的幸福,到底是什麼?
   ▍知道這個答案的人什麼的,根本不存在。
  
  Where is my god?
  
   ▍我的神啊你在何方?
  
  荒れ果てた夢が 眠る大地で
  死んだように生きるなんて 僕には出来なくて
  生まれ変われ 今 光を秘めし
  最後の希望 そして奇跡
  もう一度世界に 輝きを放て
  
   ▍在這片夢已垂朽而長眠的大地,
   ▍我沒辦法像是行屍走肉般的活著。
   ▍重新蛻變,現在於心中懷抱光芒(希望),
   ▍懷抱最後的希望,然後就會出現奇蹟,
   ▍就再一次的,在這個世界綻放光芒吧!
  
  
  
  絶望に彩られて 濁った瞳には
  持つべき指標は 見当たらなくて
  
  誰かに強いられるように 忘れてゆく記憶
  自分の姿 顧みることさえなくて
  
  何が救える? 全て許せる?
  未熟と成熟の中で 蠢く想い
  
   ▍在這被絕望奪去色彩而混濁的雙眼裡,
   ▍已經尋不著原本擁有的方向,
   
   ▍像是被誰強迫著去遺忘的那些記憶,
   ▍已經連自己當初的模樣,都無暇回顧。
   
   ▍到底能拯救些什麼?你能夠原諒這一切嗎?
   ▍於天真與成熟之間掙扎的這份思念——
  
  Only survive
  
   ▍唯一能做的便是活著。
  
  確かな証拠は 何もないけど
  『生きる意味』を問いかけてる
  それこそ『生きる意味』
  握りしめた 紋章の威光で
  どんな闇に覆われても
  正しい世界に 導いてみせる
  
   ▍沒有任何確切的證明,
   ▍但詢問「活著的意義」為何,便是「活著的意義」,
   ▍用這緊握於手中的啟示(紋章),
   ▍無論(這個世界)被怎麼樣的黑暗籠罩,
   ▍我都會(把這個世界)引領至正確的方向。
  
  
  
  Fu u...my goddess,
  Fu u... Ha… Where do you go?
  
   ▍我的神啊,妳在哪裡?
  
  
  
  人は 臆病な生き物だから
  終わることない 永遠の命 望んでしまうけど
  
   ▍即使,人是種懦弱膽小的生物,
   ▍因此會祈求一個不會結束的、永遠的生命——
  
  荒れ果てた夢が 眠る大地で
  死んだように生きるなんて 僕には出来なくて
  生まれ変われ 今 光を秘めし
  最後の希望 そして奇跡
  もう一度世界に 輝きを放て
  
   ▍但我沒有辦法,
   ▍讓這份已經無處可去的夢,
   ▍在這片長眠的大地上像是死去一樣的活著。
   ▍就此重生吧!就是現在,於心中懷抱最後的希望(光芒),
   ▍就會有奇蹟產生,
   ▍讓這個世界,再次綻放光芒!
  
  I swear, Ican't lose my place.
  To be myprecious world.
  Here wego, believe in myself.
  Now, It'stime to Birth.
  
   ▍我發誓,我不會失去我的一直以來的信念。
   ▍為了這個我所珍惜的世界。
   ▍走吧,相信自己,
   ▍現在,就是開始(這一切)的時刻——
 
  
  

  

  
  【歌曲資料】
  喜多村英梨專輯〈Birth
  動畫〈神不在的星期天〉OP曲。
  歌:喜多村英梨/作詞、作曲:山口朗彦
  【歌詞來源:魔鏡歌詞網】英文部分來源自專輯BK。
  【影片僅供懶得尋找的人聆聽,若遭刪除將不會修補連結】
  
 
  【翻譯解析】
  這首歌曲的歌名「birth」,個人偏向解釋為「起源」、「開始」,意思是在作品故事中的世界裡「開始某些事情」的意思,而這個開始,或許就是小艾的旅行為她自己為這個世界帶來的改變。因此為了保留這個單字充滿的各種意象,這裡選擇不翻譯成中文。
  
  〈1〉
  誰かが差し伸べた手を 振りほどいて進む
  『自由な不自由』 蔓延る場所で
 
  誰かが差し伸べた手を振りほどいて進む直譯是「揮開某個人伸出的手而前進」,意思就是拒絕接受任何人的幫助,因此這裡翻譯成:拒絕了對自己伸出的手而前進。
 
  所謂自由的不自由,是一種物極必反的概念,意思是當你真的得到完完全全的自由的時候,人反而會因為太過自由而不知所措、不知道該做些什麼,這樣反而成了一種不自由。在這篇故事中就是「不死的世界」,原本人們必須在有限的時間裡完成的事情,現在沒有了期限,那麼,還有必要努力嗎?
  
  〈2〉
  何かに追われるように 生き急ぐ毎日
  信じ続けた真実も わからなくなる
  
  「信じ続けた真実も(就連一直以來相信的真實)」,這裡的真實單純寫著並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個人推斷是當生命從有限變成無限的時候,一直以來努力的那種感覺便消失了,因此這裡把真實翻譯成「信念」,指的是過去為了活下去而相信的某些東西,如夢想、目標。這個可以呼應第二段開頭的「持つべき指標は見当たらなくて(已經尋不著應該擁有的指標)」。 
  
  〈3〉
  絶望に彩られて 濁った瞳には
  持つべき指標は 見当たらなくて
  (被絕望渲染而混濁的雙眼裡,已經尋不著原本應該擁有的指標。)
 
  這個部分後來被我翻譯成「在這被絕望奪去色彩而混濁的雙眼裡,已經尋不著原本擁有的方向。
  這邊個人必須說,有時「文字本身也是擁有色彩的」,像是「絕望」這個詞本身就有「黑白」的味道。因此個人偏向翻譯成「被絕望奪去色彩」而不使用原本的被絕望渲染,同時也是因為「渲染」這個詞有「彩色的意象」。
  
  「指標」除了指判斷方位以外,也能用做當成判定事情是非的「基準」。這邊翻譯成「方向」,也是指「人生中的選擇」。
  
  〈4〉
  荒れ果てた夢が 眠る大地で
  死んだように生きるなんて 僕には出来なくて
 
副歌有兩段,有趣的是透過文句的重新編排,會有兩種翻譯方式。
  
  〉荒れ果てた夢が眠る大地で、死んだように生きる、僕には出来なくて。
  (在已垂朽的夢沈睡的大地,我沒辦法像是行屍走肉般的活著。)
  〉荒れ果てた夢が眠る大地で死んだように生きる、僕には出来なくて。
  (我沒辦法讓這已經垂朽的夢,在沈睡的大地上如死去一般的活著。)
  
  看起來兩者是差不多,但主詞卻不一樣。前者是指人本身,而後者是指「夢」。這個差異造成的影響不大,主要的感覺都是相同的,不過從「人」到「人心中的東西」,這是兩個不同的層次,因此也在這裡把玩了一下,讓整首歌的歌詞文字有一點深度變化。
  
  這有一點像中文的「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的逗點變化。(笑)
 
  〈5〉
  生まれ変われ 今 光を秘めし
  最後の希望 そして奇跡
  もう一度世界に 輝きを放て
  
  「秘めし」這個詞是指把東西藏在某個地方、或者指藏在心中的某些情緒。
  「光」這個詞時常被用來代稱希望、奇蹟、願望、勇氣等等正面詞彙,因為後面提及「希望」,因此這邊就當做希望,而同一段後面的「輝き(光輝)」也是同樣的意思。
  
  〈6〉
  確かな証拠は 何もないけど
  『生きる意味』を問いかけてる
  それこそ『生きる意味』
  握りしめた 紋章の威光で
  どんな闇に覆われても
  正しい世界に 導いてみせる
  
  「紋章」這種東西代表的大多是一個精神,在同一段中正好有提到一種精神,那就是「在人生中詢問何謂活著便是一種活著的意義」,其實意思就是我們在人生中就是要不斷的尋找自己活著的意義。而這裡我認為這就是一種「紋章」、一種精神。因此也在這裡把這個詞翻譯成「啟示」。
  後面「正しい世界に」世界,我想在這部作品中,一直在強調的就是無論生死都沒有絕對的對錯,所以這裡的「正確的世界」,應該是指角色心中自己相信的夢或是理念。
  
  
  
  【心得感想】
  如果說ED的〈哼了段不會結束的旋律〉代表的是「相信」,那麼這首「birth」,代表的肯定是「自信」吧!照舊,不捏劇情。(笑)
  
  既然是神不在的星期天,那麼追求神又有什麼意義呢?我想那不是真的在追問神,而是在尋找自己方向時的一種習慣。在這個神已經放棄的世界——或者說神所愛的世界,人類得到了永生。人是很愚蠢而不知足的生物,當人會死時,人們追求永生,當人們永生時,卻追求死亡,這也正如我們在談戀愛時渴求自由,卻又在單身時渴求戀愛的不自由一樣。
  
  有趣的是,這些「希望得到與現況相反」的狀況,都只看到了「結果」。
  
  這其實是立場的問題,想像自己站在天秤上,站在A側往B側看,B一定比較高,因為你站在A這裡,反之亦然。那麼站在中間就好了嗎?一旦當你站在中間,你會發現這些選擇都沒有絕對的對錯(因為兩邊都沒重量了)、你甚至會陷入無法判斷好壞的窘境,而無論是A還是B,都有各自的風景,也不可能十全十美,我們人總是在害怕自己做出錯誤的選擇,因此而猶豫,最後甚至沒有做出選擇——當然這也是個選擇,但這樣你就會被事情選擇,我不能斷定你一定會討厭這樣的結果,卻也不能說你一定會喜歡。
  
  所以,在這樣的世界裡我們不斷的選擇,無論那是能夠永生還是會死亡的世界,無論是死是活,即使矛盾,即使掙扎,就算做了錯誤的事情,就算一直都選擇對的選項——世事難料,唯有相信自己,才有辦法改變自己與世界。
  
  
  神不存在於其他地方,祂一直都存在於你我的心中。
  
  你也有僅屬於你自己的神嗎?
  
  我有。(笑)
  
  
  
  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