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a君】別懷疑,那顆圓圓的光芒就是月亮,是第十三個滿月的月亮,就像是剛從路燈滑落樹葉的露水,準備要再滑落地面一樣。如此的短暫。
  

  
  一點半,少年兩度刪掉了寫到一半的內容。這些年,他突然變得沉默了,連言語、字詞都是,變得更加貫徹「沉默是金」的名言。
  
  有一陣子,他覺得自己的影子更重了,重的甚至會在走路時發出摩擦的聲音,嚓嚓、沙沙,擦擦、沙沙,如同從來不曾離開過自己右耳的耳鳴,但這更讓人不悅,耳鳴已經習慣了,但這摩擦的聲音,擦擦、沙沙,讓他乾脆停下來不再前進。
  
  然而,就算少年不往前走,少年也不可能停在同一個位置,在二十四個小時之後,在地球轉了一圈之後,實際上也只有那一秒鐘會在同一個地方。所以根本就沒有駐足這件事情。
  
  一年前,「你的邏輯有問題吧?這種東西怎麼思考都不對勁!你這樣也想要畢業?」那時自己站在四個老師面前無地自容的模樣,現在還歷歷在目。那時的他沒有表情,只是苦笑著,但現在的他卻看的很清楚,過去那原本就已經傷痕累累的自己,碎裂的聲音。
  
  很痛、很痛。
    
  一年後,「我覺得你的口才很好」、「你的報告很好,很有邏輯,要想到這些題目也不容易。」強壓著害怕被批評的一無是處而顫抖的雙腳,一切的恐懼在轉瞬間化為雲煙。不過也正如老師所說,少年擁有很好的開頭與思考能力,卻沒有相應的執行力。
  
  這點在這一年之間,他自己也清楚的了解。
  
  這一年,到底有多少改變?
  能改變多少?
  
  每晚,九十九毫秒,他期望。
  
  
  
  他,變得沉默了,連言語、字詞都是,變得更加貫徹「沉默是金」的名言。躺回床上,他不知道他到底應該寫些什麼,不希望自己的文字只是不斷在重複一樣的事件,於是只能和停留在單人床上的寂寞相望。一年前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已經忘記了;牆上是否存在過滿滿的照片,他也不記得了;在那打著單人床名稱的床上,實際上載著他與一人份的寂寞。
  
  他並不渴望回到過去,一點也不。
  
  並不是因為回不去,而是已經沒有必要。
  
  於是,在以文字築起高牆的,他的世界裡,他已經不害怕與寂寞相處,也已經不害怕面對自己的脆弱,只是,他似乎無法停止呼喚那能夠對他說聲辛苦了的影子。在那以無數道理與邏輯建立起來的,他的城牆那頭,站著的可能只是個孩子,一個摔傷了膝蓋、擦傷了手肘,強忍著淚水與鼻涕的孩子。
  
  而孩子他其實也知道,在自己築起的城牆外頭,也還有成千上萬如此的堡壘。 
  
  也許他在許多朋友的鼓勵中成長,已經算是幸福。
  但他就是無法停止呼喚,就是無法停止盼望,那僅屬於他一人的讚賞。
  
  
  
  然而這樣的盼望哪怕是一秒,都會是種貪婪。
  
  於是他決定,每晚都為那個還不存在的她,
  盼望個九十九毫秒。
  
  這樣應該不為過。
  
  
    
  2012, Sep, 4 九十九毫秒的盼望:不為過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