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自己 捏成鑰匙的形狀
  深入錯綜的巷弄
  沒有一把鑰匙 你無法仿造
  像雨水
  滲透進整個盆栽的土壤
  溫柔得 解不開任何一道門鎖
  
  可能是風鈴失去夏天
  或加了奶精的拿鐵
  是個技術拙劣的加害人
  任何人的偷心賊 你都完全無法勝任
  
  你怎能確定 門前的你不是種打擾?
  
  前進的身軀 不曾乾涸
  雨是午後的事 就繼續淋完這場夜晚
  你鑽入鑰匙孔裡窺視
  把自己捏成一把鑰匙
  推敲鎖中的枝尾末節

  探問著
  願意敞開的 下一扇門扉
  
  
  
  ——或許詩詩或許《黏土君不想回家》2016, Apr, 4
  
  你很溫柔,你願意接受絕大部分的事情。然而那份絕對的溫柔,卻反而會讓你失去打開門鎖的能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秋行草
  • 安安,請問你聽過耶穌嗎?
    先別管耶穌了,請問你聽過安麗嗎?

    道盡多少推銷的辛酸(含淚)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麼說這首詩的確可以這樣解釋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夏德爾 於 2016/04/19 21: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