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擁抱 正好
  符合左輪手槍的模樣
  你和他 站在床前與床後
  準心抵著我的心窩
  扳機與擊錘擊出了
  下一秒 或空虛 或者一發子彈
  
  破曉前是你 夜明後是他
  我是夾雜其中的剎那
  是過往的你 輸掉俄羅斯輪盤
  還是未來的他 裝填了六發子彈
  我在那聲轉動的齒輪機關間
  用被磨碎的可能性 填補轉輪中的某種必然
  像是時鐘 在秒針上擺滿了偶然
  
  昨日的你 今日的我 明日的他
  生死未卜的永恆 竟是如此的自然
  
  
  
  ——或許詩詩或許《他殺循環》2016, Feb, 11
  
  每一個剎那,我們都在對著自己的腦門或心窩,玩著俄羅斯輪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