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 雨鞋 手電筒
  用一把雨傘 抵抗一片蔚藍的沉重
  沒有雲 這裡便失去了風和雨
  所以我討厭太過和善的天空
  那安靜地 讓人窒息
  
  暴風雨 在牆的那方
  牆裡的車諾比 我置身其外
  牆上只有孩子們 留下
  窗門 爬滿那場災難的爪痕
  困獸之鬥一場我與自己主演的沉默劇
  
  沉重 願望落成了化石
  碎裂的胸口 找不到修復的方式
  拼湊水泥的碎塊 
  撿拾生鏽的螺絲
  再用利刃鐵絲與輻射鋼筋
  揉捏成不懂得飄流的 放射雲
  
  是不是還在尋找那堵牆通往妳的入口
  一個步伐 有一個哭喊
  痛楚在灰暗的風暴裡閃動 
  我一面哭 一面拖著模仿妳的身影
  在只有晴天的國度
  我養了一朵雷雨雲
  
  2015, Nov, 10 ──或許詩/詩或許〈我養了一朵雷雨雲 〉
  
  我全副武裝想走進妳的心,卻不曉得那裡沒有屬於我的入口。
  
  ※車諾比在核災後許久,成為了動物的樂園。但那裡沒有人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