キズナ
   羈絆
  
  【歌詞翻譯】
◢1
  ▏たった一人で歩いてきたと 思ってたあの日
  ▏本当はいつも どんな場面にも “誰か”がいたんだ
  ▏過ぎてゆく日々 空気のように見えない想いだけど
  
  在覺得自己,總是孤身走來的某一天,
  其實無論在什麼樣的生活裡,都有「某個誰」陪伴在身旁。
  即使那是在漸漸逝去的歲月裡,像是空氣一樣,無法用肉眼看見的心念。
  
  ▏花束も 約束もいらない
  ▏ただ いくつもの愛で この空は繋がってるよ
  ▏いのちの数だけ また誰かと響き合える
  ▏ひとりひとり 会いたい“キミ”がいる
  
  不需要形式上的花束,也不需要什麼嚴格的約定,
  僅靠著幾份愛,這片天空就能夠連接彼此。
  有多少的生命,就能夠與多少的人邂逅,
  而在那裡的每一個、每個一人,都是想要遇見的那個「你」。
  
  
  ◢2
  ▏ずっと強がることで 弱さを守ってたあの日
  ▏そんなときさえ 差し出してくれた “誰か”の手のひら
  ▏朝焼けの街 時の流れに景色は変わったけど
  
  故作堅強的某一天,總是掩飾著自己的懦弱,
  就連這樣的時刻,都會有「某個誰」所伸出的手在身旁。
  就算,沉浸在晨曦中的城市,早在時間的流水中改變了模樣。
  
  ▏やさしさも 愛しさも 心(ここ)にあるよ
  ▏伝えられなかった 言葉たちが溢れてる
  ▏泣きじゃくる夜に ぬくもりをくれた記憶
  ▏目を閉じれば 色褪せない場所がある
  
  無論是溫柔,還是這份愛,都存在於心中,
  裝滿著無法脫口的那些話語。
  在哭得無法自己的夜晚裡,那些記憶給予了溫暖,
  只要閉上眼睛,那個不會褪色的場景,就近在眼前。
  
  ▏たとえどんな離れても 信じ合える
  ▏何を失っても キズナだけは壊せない
  ▏たったそれだけで 涙は笑顔に変わる
  ▏ひとりきりじゃない みんなそばにいるから…
  
  無論相隔多遙遠,都能夠相信彼此,
  無論失去了些什麼,也絕對不會弄壞這份羈絆。
  僅是如此,眼淚就能夠化為笑容,
  正因為並非孤身一人,正因為大家都在身旁……
  
  ▏きっと今は分かる 見えない想いの中に愛は輝く
  
  所以現在肯定可以體會,就是在看不見的心念裡,愛才會散發光輝。
  
◢3
  ▏花束も 約束もいらない
  ▏ただ いくつもの愛で この空は繋がってるよ
  ▏いのちの数だけ また誰かと響き合える
  ▏ひとりひとり かけがえのない“キミ”がいる
  
  不需要花束的祝福,也不需要嚴格的約定,
  僅是依靠幾份愛,這片天空就能夠連接彼此。
  有多少的生命,我們就能夠與多少人產生羈絆,
  每一個、每一個人,都是無可取代的「你」。
  
  ▏たとえどんな離れても 信じ合える
  ▏何を失っても キズナだけは壊せない
  ▏たったそれだけで 涙は笑顔に変わる
  ▏ひとりきりじゃない みんなそばにいるから…
  
  無論相隔多麼遙遠,都能夠相信彼此,
  無論失去些什麼,也絕對不會弄壞這份羈絆,
  僅是如此,眼淚就能夠化為笑容,
  我們並不是一個人,大家都在我們的身邊……
  
  【不專歌翻】
  方為翻譯,方為解釋與心得。
  歌詞翻譯內容純屬個人心得見解,不完全代表原歌手、作詞、作曲者,僅在此表達我自己在音樂中聽到的故事。由於本歌詞翻譯內容包含很主觀的意見,因此喜愛直譯的人請不要勉強觀賞。最後,本篇文章在附有來源與原作者(夏德爾)的情況下歡迎轉載。(轉載時請連這段一起複製)——2015, Jul, 31.
  
   【下文目錄】
  ★ 翻譯參考值量表
  ☆ 歌曲資料:歌曲相關資料。
  ☆ 序:翻譯動機與雜談。
  ★ 意譯內容解釋:需特別注意與特別有趣的詞彙解釋。
  ★ 故事:心得解析:說明這首歌的故事與帶來的心得。
  
 
 
 
【翻譯參考值量表】
○○○○○○○○●●
直譯←    →意譯
 
要將此翻譯內容作為日文學習之參考,請斟酌選擇之內容。
詳細細節請見後面內容。
 意譯的句子共有6行,總行數27行,因此得0.22,約為20%。
  
   【歌曲資料】
【no.209】
專輯《DAWN》2015, Jul發行
  歌:aimer/作詞:Masahiro Tobinai/作曲:Masahiro Tobinai
  【歌詞來源:我買的專輯BK】
  【音樂連結僅供懶得尋找的人聆聽,若遭刪除將放棄修補連結】
  
 
  【序】
  收假了好痛苦。(orz)不過這首翻完之後,《DAWN》這張專輯就只剩下AM4:00還沒翻了!
  
  AHQ晉級啦!但四強對手......
  
【意譯內容解釋】
  「原來,當時父親不只是看著我,而是默默地守護著我。」這首歌似乎是月刊ZENON的CM插曲,在CM中,可以看得出來是一個在敘述親情的故事。但我會認為這不僅是在敘述親情,而是正好這首歌能夠詮釋這個CM想要表達的意境。我想,除了朋友與愛人以外,自己的父母與兄弟姊妹,也肯定是我們人生中最重要的邂逅之一。而單純以歌曲來說,我會認為這首歌說的是:「當我們在努力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的過程裡,也千萬不要忘了和自己相遇過的那些人,或許,我們能夠繼續向前,就是因為我們和這些人曾經邂逅過。」
  
  這首歌沒有太困難的段落,所以在此就只寫一部分需要解釋的部份了。
  
  〈「某個誰」〉
  ▏たった一人で歩いてきたと 思ってたあの日
  ▏本当はいつも どんな場面にも “誰か”がいたんだ
  ▏過ぎてゆく日々 空気のように見えない想いだけど
  【直譯】
  覺得自己是孤身一人走來的那一天,其實無論何時,在什麼樣的情況,都有著「某個誰」。雖然那是在流逝的日子裡,像空氣一樣看不見得思念。
  【不專歌翻】
  在覺得自己,總是孤身走來的某一天,其實無論在什麼樣的生活裡,都有「某個誰」陪伴在身旁。即使那是在漸漸逝去的歲月裡,像是空氣一樣,無法用肉眼看見的心念。
  
  【解釋】
  ●あの日→某一天
  原意是「那一天」,不過這裡的「那一天」我會認為沒有指定特定的一天,而是指曾經這麼想過的那一天。會這麼解釋也是因為後面有「いつも(總是)」,總結來說就是「每一次覺得只有自己一個人的那一天,其實都有某個誰在身邊」。
  
  ●誰か→某個誰
  當然也能用「某個人」。而這裡的「某個誰」其實就是指我們曾經邂逅過的人,雖然CM裡是針對親情,但我認為這也能延伸在愛情與友情上。這個端看各位聽這首歌時,第一個想到的到底是什麼了。
  
  〈花束與約定〉
  ▏花束も 約束もいらない
  ▏ただ いくつもの愛で この空は繋がってるよ
  ▏いのちの数だけ また誰かと響き合える
  ▏ひとりひとり 会いたい“キミ”がいる
  【直譯】
  不需要花束也不需要約定,只需要無數的愛,這片天空就是互相連接的。有多少的生命,就能夠再與某個人產生共鳴。每一個、每一個人,都是想要遇見的那個「你」。
  【不專歌翻】
  不需要形式上的花束,也不需要什麼嚴格的約定,僅靠著幾份愛,這片天空就能夠連接彼此。有多少的生命,就能夠與多少的人邂逅,而在那裡的每一個、每個一人,都是想要遇見的那個「你」。
  
  【解釋】
  ●花束→形式上的花束
  這裡的花束,我會推定是一種「形式」,意思是在某些場合上用來表達「心意」的花束。
  
  ●約束→嚴格的約定
  與上面同理,這裡的「約束(約定)」也是一種形式。因此我會偏好把這種感覺的形容詞翻譯出來。
  
  いくつもの→幾份
  這個詞有一點點不好解釋,應該可以說是「比『一些』多,比『很多』少」。因此這裡不翻成很多也不說是些許,而是用了「幾份」這個有點模糊的詞。
  
  ●響き合える→邂逅
  這詞的意思有點接近「心靈上的共鳴」,但在這句裡,我會認為是在說「有多少的人,就可能可以創造多少心靈等級上的邂逅」。而「響き合える」在◢3末段中我直接用了「羈絆」一詞,也是因為「邂逅」一詞延伸出來的。
  
 
  【故事:心得解析】
  「我可能懷抱著和家人完全不同的理想,可能會因此在追求的路程上感到孤單寂寞,但請相信總會有個誰,願意相信那樣的自己,或者是待在生活中,與我們一同前進。」
  
  我不想把這首歌固定在「親情」的原因,是因為我認為每一個人在各自的人生裡,真正能讓自己繼續前進的,未必是自己的父母。正如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種邂逅一樣,有多少人,也就有多少樣的人際關係。
  
  無論一個人前進的力量來自於父母、朋友,還是自己的另一半,一個人肯定在追尋自己理想的途中,肯定會遇上某些人。而這些人不雖然不見得會永遠待在我們的身旁,即使分離卻還是能夠讓我們隨時想起自已與他們的相遇,然後重新振作。
  
  或許有一些人,很不幸地,父母不願意支持。我們會憤怒、會不解、會感到徬徨無助,我在這並沒有辦法斷言父母親,一定會像是這篇提到的CM一樣只是不擅長溝通;或許父母就是不願意去了解;但我會覺得,這似乎是不能去怨恨的,正如我們有時無法去選擇自己能夠跟誰相遇一樣,父母也一樣無法選擇要生下什麼樣的孩子,以及孩子到底會擁有什麼樣的夢想。父母可能是因為體會過比現在更困苦的時代,所以希望孩子能夠安安穩穩的長大,然而他們為此所帶來的安寧與保障,卻讓孩子認為自己有更多的可能,可以從這個家前往更遙遠的地方。
  
  我不會說,為了理想就能夠捨棄一切,但,為了夢想理想,掙扎與摩擦是肯定會發生的。而這段過程,或許真的會和父母的關係降到冰點,也或許甚至會因此而不再見面,我一點也不能理想的去說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如果是掙扎過後的捨棄一切,那也是證明彼此之間真的沒有那麼契合。畢竟,有些事情的答案真的需要時間,或許,在追求理想成功之後,他們也會真的願意去認同,也或許在失敗之後,他仍然願意接受那樣的你。
  
  但我想,即使父母親不願意待在身邊,我們的身旁仍舊會出現一些願意跟著一起前進的夥伴,取代了在人生中,原本是「父母」這個角色在做的事情。說這樣的父母到底算不算是失職?「父母」又到底算不算是一種職業?這可沒有什麼標準的處理方式。所以,我會覺得無論到底能否得到支持,那也都是人生的一個選擇,是一個「不同的路」,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方向——只要你擁有自己的方向,無論失敗還是成功,你都會在「追尋」的過程裡,擴大自己的世界、認識更多的人,挑戰更多的可能,而使你在「親情」上的「缺」,能夠改變成更多的可能性。
  
  而在人生之中最重要的,莫過於那些不需要言語,也不需要「花束」與「約定」,就願意待在身邊的那些人了,這可能是父母、可能是朋友也可能是愛人。當我們和他們在一起時,不需要刻意說話去經營氣氛,也不需要什麼利害關係、也沒有什麼一定要做到的約定,只有自己到底願意為對方做多少的事情。
  
  也可能你還沒遇到那個能給予你力量的人,也或許願意跟我們一起前進的人也還沒出現,那我想這時候就是自己去努力尋找方向的時候了。再怎麼樣,也得自己找出屬於自己的路,因為只有這個東西,沒有任何人能夠直接幫你決定。
  
  只要找到了自己旅程的方向,肯定也就能遇到真的願意待在身旁的那些「某個誰」,找到自己最重要的「羈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