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stardust
  最後星塵
  
  【歌詞翻譯
◢P
  ▏ふりしきる強い雨 描いた理想(ゆめ)の果て
  ▏震える肩濡らし 歩き続けた
  
  於傾盆的豪雨中,在那夢想的理想盡頭,
  淋濕著顫抖的肩膀,僅是持續地走。
  
  
  ◢1
  ▏擦り切れた小さな手 隙間を埋めるまで
  ▏色の消えた記憶 拾い集めた
  
  直到填滿這副遍體鱗傷的小手、填滿所有的縫隙,
  只是收集著,那些失去顏色的記憶。
  
  ▏愛しさ 優しさ 全て投げ出してもいい
  ▏失くしたもの 見つけたなら
  
  無論是那份憐愛,還是溫柔,就算捨棄這一切也無所謂,
  若是,已經找回了曾經失去的東西——
  
  ▏傷つくのが 運命(さだめ)だとしても 心はまだ彩(いろ)を放つ
  ▏最後のstardust 舞いあがれ Dust to dust, ash to ash 彼方へ
  ▏願いの破片よ 届け
  
  即使受傷是命中註定,這顆心也仍然散發著色彩。
  最後的星塵啊!起舞吧!讓塵埃回歸塵埃,讓灰燼回歸於灰燼,
  就讓這份願望的殘屑,也回歸於那個盡頭吧!
  
  
  ◢2
  ▏遠ざかる通り雨 消えてく夜の風
  ▏孤独だけが 傍にたたずんでいた
  
  於漸漸遠去的陣雨中,在消逝的晚風裡,
  只有孤獨,停駐在我的身邊。
  
  ▏選んだ正しさ すべて間違いでもいい
  ▏信じたもの 守れたなら
  
  就算,選擇的正義全部都是錯誤,
  若是守護了自己想要相信的東西的話——
  
  ▏傷だらけの硝子の心が 忘れかけた熱を灯す
  ▏最後のstardust舞い上がれ Dust to dust, earth to earth 彼方へ
  ▏願いの破片よ永遠へ
  
  那傷痕累累的玻璃之心,正在點亮那曾幾何時遺忘的熱情(理想)。
  最後的星塵啊!飛舞吧!就讓塵埃歸於塵埃,塵土歸於塵土,
  也讓這份願望的殘屑,回歸於盡頭的永恆吧!
  
  
  ◢I
  ▏Brave shine... stay the night... save my live. 
  ▏Your brave shine... brave shine...
  
  勇士的榮光,還停留在這個夜晚中,讓我擁有這段人生路程。
  那是屬於你的,勇士的榮光,那僅屬於勇士的榮光——
  
  
  ◢3
  ▏傷つくのが 運命(さだめ)だとしても 心はまだ 彩(いろ)を放つ
  ▏さよなら Judas 灰になれ Dust to dust いつかの弱さへ
  ▏傷だらけの硝子の心が 忘れかけた熱を灯す
  ▏最後のstardust舞い上がれ Dust to dust, ash to ash 彼方へ
  ▏願いの破片よ永遠
  
  縱使背負傷痛是一種註定的命運,這顆心,卻仍然散發著色彩。
  再見了,背叛理想的人(猶大)啊!化為灰燼吧!
  就讓塵埃回歸到塵埃的居身之所,回歸到曾幾何時的弱小——
  那遍體鱗傷的玻璃之心,正在點亮曾幾何時遺忘的熱情(夢)。
  如點點星屑的終末塵土啊!起舞吧!正如塵歸塵,土歸土,
  也就讓這份願望的殘塵,回歸於遠方、回歸於永恆吧!
  

  
【不專歌翻】
  方為翻譯,方為解釋與心得。
  歌詞翻譯內容純屬個人心得見解,不完全代表原歌手、作詞、作曲者,僅在此表達我自己在音樂中聽到的故事。由於本歌詞翻譯內容包含很主觀的意見,因此喜愛直譯的人請不要勉強觀賞。最後,本篇文章在附有來源與原作者(夏德爾)的情況下歡迎轉載。(轉載時請連這段一起複製)——2015, Jul, 31.
  
   【下文目錄】
  ★ 翻譯參考值量表
  ☆ 歌曲資料:歌曲相關資料。
  ☆ 序:翻譯動機與雜談。
   意譯內容解釋:需特別注意與特別有趣的詞彙解釋。
  ★ 故事:心得解析:說明這首歌的故事與帶來的心得。
  
 
 
 
【翻譯參考值量表】
○○○○●●●●●●
直譯←    →意譯
 
要將此翻譯內容作為日文學習之參考,請斟酌選擇之內容。
詳細細節請見後面內容。
 意譯的句子共有13行,總行數23行,因此得0.56,約為60%。
  
   【歌曲資料】
【no.200】
專輯《DAWN》2015, Jul發行
《Fate/ stay night : Unlimited blade works》插曲
  歌:aimer/作詞:aimer rhythm/作曲:Masahiro Tobinai
  【歌詞來源:我買的專輯BK】
  【音樂連結僅供懶得尋找的人聆聽,若遭刪除將放棄修補連結】
【本篇有捏,請未觀看完相關作品者小心食用】
  
 
  【序】
  於出了啊!雖然有加臉書粉條團的應該都看過我耳聽的內容——結果一堆錯的離譜啊!果然木耳不可靠。(orz)
  
【意譯內容解釋】
  你嘗試無數,卻仍然無法實現理想的時候,你是否也會開始懷疑自己的理想,是一場空夢?
  
  「即使夢想已經碎裂四散,正如塵歸塵,土歸土,這些變成『星塵』的願望的碎片,仍在心中閃爍。那麼,就讓這些願望,也回到它應該要回去的地方吧!」
  
  這首《Last stardust》,訴說的便是《Fate/ stay night : Unlimited blade works》中的archer,當他懷抱著拯救一切的理想向前,最後卻是被自己所守護的人背叛,並發現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時,那樣的絕望又會有多可怕呢?然而,當他回到過去與士郎相遇,雖然那還是一樣讓他覺得不爽,卻也還是讓他想起了過往對理想的熱誠。這也是為何整首歌會不斷提及「dust to dust」、「earth to earth」或是「ash to ash」的原因,我想,「stardust to star dust」,也就代表著「dream to dream」吧。
 
  〈Last stardust:此最後非彼最後〉
  在我翻譯完這首歌之後,我發現這裡的「Last」感覺上並不是指「最後的星塵」,而是指「最後星塵回歸的地方」。因此這裡的「最後」,並不是說其他星塵都已經起舞了只剩下最後一點,而是說,這些星辰最後回歸到某個地方「那個狀態」。嘛,這是我個感覺就是了。
  
  不過在歌詞中的last stardust,就是指還沒回到「那個地方」,還殘存在迷惘之地的「心」。這兩者我想是不一樣的,當然,這個給各位自己去評斷了。
  
  〈在雨中永恆的路途〉
  ▏ふりしきる強い雨 描いた理想(ゆめ)の果て
  ▏震える肩濡らし 歩き続けた
  【直譯】【不專歌翻】(相同)
  於傾盆的豪雨中,在那夢想的理想盡頭,淋濕著顫抖的肩膀,僅是持續地走。
  
  【解說】
  這段的雨可以有很多想像,可以是追求理想的痛苦,可以是悲傷,這個自由想像。而顫抖的原因到底是無法實現理想的哀傷、是被背叛的憤怒,還是對於迷失的恐懼?無論如何,archer持續地走,在無止盡的時間裡,僅是追尋著那一個連原因都忘記了的理想——「成為一個拯救所有人的英雄」。
  
  也因為格式的關係,我會認為這段有點像是「故事的前言」。
  
  〈尋找的初衷〉
  ▏擦り切れた小さな手 隙間を埋めるまで
  ▏色の消えた記憶 拾い集めた
  ▏愛しさ 優しさ 全て投げ出してもいい
  ▏失くしたもの 見つけたなら
  【直譯】
  直到填滿擦傷的這隻小手的縫隙為止,收集著失去顏色的記憶。愛、溫柔,全部都丟棄也無所謂。若是我們找到了失去了的東西的話。
  【不專歌翻】
  直到填滿這副遍體鱗傷的小手、填滿所有的縫隙,只是收集著,那些失去顏色的記憶。無論是那份憐愛,還是溫柔,就算捨棄這一切也無所謂,若是,已經找回了曾經失去的東西——
  
  【解說】
  嘛archer的手大概不會小,所以這裡的小象徵著「無力」。而擦傷的手我應該不需要多說,便是他在追求理想的過程裡所受的傷。他迷失在這樣的結果裡了,所以不斷的回想著自己最初的理想,回想著自己為什麼要追求。如果說能夠找回那個已經失去的東西,那也沒有其他東西比這個更重要了。如果找不回來,他將會抱著無法實現理想的絕望,而不得不繼續追求理想。(畢竟他已經成為守護者)
  
  〈堅持的信念〉
  ▏遠ざかる通り雨 消えてく夜の風
  ▏孤独だけが 傍にたたずんでいた
  ▏選んだ正しさ すべて間違いでもいい
  ▏信じたもの 守れたなら
  【直譯】
  漸漸遠去的陣雨,漸漸消失的夜晚的風,只有孤獨,停駐在我的身旁。就算選擇的正義全部都是錯誤也好,只要能夠守護自己相信的東西的話——
  【不專歌翻】
  於漸漸遠去的陣雨中,在消逝的晚風裡,只有孤獨,停駐在我的身邊。就算,選擇的正義全部都是錯誤,若是守護了自己想要相信的東西的話——
  
  【解說】
  前面提到的「ふりしきる強い雨(傾盆的豪雨」,這裡則是變成了「遠ざかる通り雨(漸漸遠去的陣雨」,暗示的應該是說archer在努力之後感覺到的空虛雨孤獨。就算他知道他所追求的理想是一件愚蠢至極的事情,他仍然相信自己的選擇——那為何他會想要回去殺掉士郎斷絕這個理想的起源?
  
  或許,他不是不想要完成那個理想,而是在太過漫長的時間與挫折中,迷失了自己——他早應該知道這理想的不可能,不是嗎?
  
  〈勇士的榮光〉
  ▏Brave shine... stay the night... save my live. 
  ▏Your brave shine... brave shine...
  【直譯】
  英勇的光芒、停留於夜晚,拯救我的性命。你的英勇光芒、英勇的光芒。
  【不專歌翻】
  勇士的榮光,還停留在這個夜晚中,讓我擁有這段人生路程。那是屬於你的,勇士的榮光,那僅屬於勇士的榮光——
  
  【解說】
  段在原本的專輯BK中是不存在的(沒有寫出來),但我在這裡刻意寫出來,因為此段的順序來源,來自於《Brave shine》中的歌詞。而之所以要這麼做,我想是archer回到現代,在與士郎對決的過程中,自己也漸漸的被他的堅持說服(想起自己當初也可能是這麼愚蠢天真),但我想對他來說,找回這個初衷、找到堅持的理由,這樣就足夠了。於是,他也漸漸承認了士郎,而我想還懷著理想的士郎,對已經絕望的archer來說,肯定也算是某種層面的「勇士」了。
 
  〈讓一切回到它該回去的地方〉
  ▏傷つくのが 運命(さだめ)だとしても 心はまだ彩(いろ)を放つ
  ▏最後のstardust 舞いあがれ Dust to dust, ash to ash 彼方へ
  ▏願いの破片よ 届け
  【直譯】
  就算受傷是命運,心也仍然散發著色彩。最後的星塵起舞吧!塵歸塵、土歸土,朝著遠方,願望的碎片阿!送達吧!
  【不專歌翻】
  即使受傷是命中註定,這顆心也仍然散發著色彩。最後的星塵啊!起舞吧!讓塵埃回歸塵埃,讓塵土灰燼回歸於灰燼,就讓這份願望的殘屑,也回歸於那個盡頭吧!
 
  ▏傷だらけの硝子の心が 忘れかけた熱を灯す
  ▏最後のstardust舞い上がれ Dust to dust, earth to earth 彼方へ
  ▏願いの破片よ永遠へ
  【直譯】
  遍體鱗傷的玻璃心,點亮了忘卻的熱誠,最後的星塵啊起舞吧,塵歸塵、土歸土,朝著遠方,願望的碎片啊!直到永遠!
  【不專歌翻】
  那傷痕累累的玻璃之心,正在點亮那曾幾何時遺忘的熱情(理想)。最後的星塵啊!飛舞吧!就讓塵埃歸於塵埃,塵土歸於塵土,也讓這份願望的殘屑,回歸於盡頭的永恆吧!
 
  ▏傷つくのが 運命(さだめ)だとしても 心はまだ 彩(いろ)を放つ
  ▏さよなら Judas 灰になれ Dust to dust いつかの弱さへ
  ▏傷だらけの硝子の心が 忘れかけた熱を灯す
  ▏最後のstardust 舞い上がれ Dust to dust, ash to ash 彼方へ
  ▏願いの破片よ永遠
  【直譯】
  就算受傷是命運,心也仍然散發著色彩。再見了,猶大,成為灰燼吧。塵歸塵,用曾經的懦弱。傷痕累累的玻璃心,點亮了忘卻的熱誠,最後的星塵啊起舞吧!塵歸塵,灰燼歸於灰燼,朝著遠方,願望的碎片啊!直到永遠!
  【不專歌翻】
  縱使背負傷痛是一種註定的命運,這顆心,卻仍然散發著色彩。再見了,背叛理想的人(猶大)啊!化為灰燼吧!就讓塵埃回歸到塵埃的居身之所,回歸到曾幾何時的弱小——那遍體鱗傷的玻璃之心,正在點亮曾幾何時遺忘的熱情(夢)。如點點星屑的終末塵土啊!起舞吧!正如塵歸塵,土歸土,也就讓這份願望的殘塵,回歸於遠方、回歸於永恆吧!
  
  【解說】
  ●「dust to dust」、「earth to earth」或是「ash to ash」
  這是這首《Last stardust》不斷強調的一個概念,便是「塵埃回到塵埃該回去的地方」、「塵土回到塵土該回去的地方」,然後「灰燼回到灰燼該回去的地方」。
  
  所以,後面的動詞「彼方へ」、「永遠」,我都會希望能夠加入這個概念,同時,把四散的願望,放回去它原本該存在的地方,不也就是archer回到自己的世界之後,即使夢仍然無法實現,但,理想不就是如此?於是理想又回到了理想該回去的地方——永遠、永遠。
  
  Judas
  這裡指「猶大」,也就是背叛耶穌出賣耶穌的傢伙。而由於猶大據說是吊刑死亡的,因此後面的「灰になれ(成為灰燼)」並不相符,所以這裡個人研判或許是藉由猶大來闡述「曾經背叛了理想的自己」。
  (這部份可能要請更詳細的人來判斷有沒有錯誤了)
 
  ●Stardust(星塵)
  其實這個詞彙描述的應該就是很多星星的夜空,或者說就是「繁星點點」。而這首歌大量的使用了「碎小」的東西,如上面的dust(塵埃)、earth(塵土)、ash(灰燼)、灰(灰燼)、願いの破片(願望的碎片)、傷だらけの硝子の心(傷痕累累的玻璃之心)等等。
  
  而所謂「最後的星塵啊起舞吧!」的意思便是要「願望(理想)」回到它該回去的地方,換言之,就是找回自己。
  
 
  【故事:心得解析】
  ,是否也有過面臨不得不放棄一些什麼的時候呢?
  
  其實我自己很常有這種自卑感,原本自己覺得自己寫得很好,但回頭看看別人的,就又發現自己的東西很糟。可是,過一陣子之後就會突然發現,自己又重新拿起了筆在寫東西——好像那些因為一時的懦弱與膽怯而被吹走的「夢」,會自己回到原位一樣。
  
  當然,我並沒有archer那樣崇高的理想,也不曾像他一樣在不受時間限制的永恆裡,與永遠戰鬥,甚至是迷失在永恆之中。但我知道的是,當我們在追求夢想與理想的過程中碰到挫折,夢似乎就會突然地遠離我們,到我們根本無法觸及的地方。可是,仔細想想夢想其實一直都在那裡,從來不曾移動;會感到遙遠,是因為我們自己感到恐懼、感到害怕、感到哀傷、感到自卑,而自己去推開了它。
  
  那些因為挫折而碎成了碎片的夢想,肯定都還會在心的角落閃耀著光芒,等待著它能夠回到「原本位置」——等待我們回到原本位置——的時刻。
  
  追求夢想會害怕夢想是理所當然的,會因為挫折而變成碎片而感到痛苦也是理所當然的。然而,塵歸塵、土歸土,我想我們的夢,也終究會回歸於夢。只要我們不刻意去忽視、忽略,夢想,就會存在於它該存在的地方,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回到那個地方而已。
  
  永遠都追逐不到又如何?有時追逐不到,才是夢的本質。而在追逐的過程裡,我們會因此而得到、失去什麼,都是未知數,都有可能。但若是你因為追逐不到就不努力、選擇放棄,那就什麼也無法得到。
  
  但,尋找自己的夢想,永遠都不嫌遲。迷惘也無所謂,你看咱們的archer,不也是迷失在接近永恆的歲月中,最後與過去的自己相遇,找回了自己的初衷?或許粉身碎骨成玻璃碎片、變成塵埃、變成灰燼肯定會帶來極大的痛楚,但,又有誰會知道在那堆碎片裡,還會誕生出什麼樣的星光呢?
  
  Dust to dust, earth to earth, ash to ash, and heart to heart, dream to dream. Then the last stardust to last stardust. Everything, might be fine someday. I believe.
  
  我想,當我們燈能擁有那個可以面對所有挫折的「勇士的榮光」,我們的「願望」,肯定也就能成為「最後星塵」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