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人的毅力】
  不要說我新人不能加班,事情沒做完我不會回去的。
  
  到26號結束,就是我當滿出版社編輯的第一個月,是感覺不出自己會被炒魷魚,但好像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嘛,文字編輯就是個整天坐在電腦前與文字、排版與截稿日期奮鬥的職業,不過我剛進來時的狀況比較微妙,適逢動漫節是公司一年中數一數二的大活動,所以事實上我除了第一個禮拜準時下班以外,越接近動漫節,我下班的時間就越晚,最晚就是到要去追捷運末班車的程度。
  
  辛苦嗎?不會。(瞬間回答)
  
  不得不說公司有很多地方可以抱怨,只是對我來說每天面對不一樣的題材,不斷的構思文字、企劃甚至是其他雜務都好,有事情可以認真、心甘情願的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不得不這麼說。
  
  雖然我的職位是網站文字編輯,主要是要負責網站的專題報導、活動企劃與漫畫相關的編輯,但在這個月裡我還要學會怎麼做電子書,或者是採訪日本小說作家、拍攝簽名會、記者會活動。可能有人會覺得我做太多事情,只是我的心態一直是「我想要讓這個剛起步的網站變得更好」,所以雜務什麼的不過都是小事。
  
  這跟完成夢想的態度是一樣的——雖然我因為開始這份工作,小說的進度與閱讀進度整個延宕。
  
  總之,如果不和個性、天性和興趣,編輯這工作絕對做不來,反之就是如魚得水,每天都很充實。
  
  上班第二個禮拜還被主管說我比她們晚下班她們很有壓力。
  
  
  
  後來我才知道是因為我還沒學怎麼關門他們沒辦法比我晚走,欸嘿。(早說嘛)
  
  
  
  【菜鳥編輯談】
  喜歡文字這件事情,也有很多種類型。
  
  輯與作家、畫家的關係一直都很密切,這三者很接近,卻有很大的不同。同時,這與在部落格上寫東西,又有非常大的差異。
  
  部落格的寫作可以很自我,但編輯的自由度就沒有這麼高,因為所有的文字都有其目的,像是廣編稿必須要達到能夠吸引人購買慾望的目標,新聞稿也需要因題材不同而有各式各樣的氛圍,更重要的是還必須找出別人看不見、想不出來的主題去串連自己的內容。
  
  但,雖說有所限制,我個人是認為有限制才有辦法追求無限。正如一場大雨下在平原上可能只是濕了地面,但如果是下在一塊盆地上,那可能就是一場小小的災難。每照著訴求完成一篇新聞稿,那種成就感真的難以比擬。
  
  So,如果太堅持己見的寫手恐怕不見得適合當編輯,個人認為,文字編輯要有的是「能夠設計出各式各樣文字的身段」,能接受和自己不同的寫作風格,化作藏在心底的另外一種人格。
  
  說到這,其實這又和寫小說差不多。(笑)
  
  
  
  【菜鳥啟示錄】
  菜鳥之所以是菜鳥,是有原因的。
  
  果很不幸的,各位真的有在網路上看到我寫的新聞稿,請別吝嗇給我批評,說實在話的寫部落格寫這麼久,和寫新聞報導、專題報導的方式完全是兩回事。除了長度的問題以外,內容編排的細節也比平常寫作時多很多,還有如何吸引人、如何導引人的問題。
  
  前陣子寫了《在地下城尋求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與《最弱無敗的神裝機龍》兩位作者的報導,第一次寫就沒拿捏好所謂的「尺度」,這部份恕我無法明說,但我可以說後來有把一些字詞修掉。而今天新的專題報導也是被R爆,忽略了作品的屬性與風格,在詼諧的作品上用了太理性、認真的文字——「報導的格式每一篇都一樣,看一兩次就膩了。」主管說。
  
  嘛,雖然主管也是說我的水準已經比普通人好很多,但經過很多事情,無論是拍照技術、採訪技術還是寫稿技術,我只能說:「菜鳥之所以是菜鳥,是有原因的。」
  
  
  
  【成長茁壯的痛楚】
  這種感覺就像是你的MAX HP不斷增加,但是你的殘存HP還是停在100。
  
  面那件事情,也讓我在下班的路上不斷思考我的【不專歌翻】的改進。前陣子的事情我就不多提,這讓我開始思考字數更少、更有趣更鮮明簡潔的文章格式,以及所謂「固定格式」的優劣。
  
  當然專題報導與【不專歌翻】的屬性不同,二者公司的網站與部落格的狀況也不大相同。〈reticent fantasy〉已經有一群忠實的粉條,而公司新開的網站是沒有的。當然這個只是比例比較;有固定格式對舊的讀者來說閱讀比較自然,但如果格式設計不佳,就會困擾新的讀者;反之沒有固定格式,會使讀者感到新鮮感,但如果是相同類型與內容的文章,沒有格式就可能會造成尋找資訊的麻煩。
  
  所以,到底要如何精簡、精化【不專歌翻】與整個部落格,是我必須突破的點,而我相信在當編輯的過程裡,肯定可以再學到更多的秘訣。
  
  
  
  【15分鐘的車程與8頁的佛洛依德】
  每個捷運上看到我拿出《夢的解析》都像看到鬼一樣。
  
  為小說的關係,最近在研究佛洛依德的《夢的解析》。是的是的,就是我當兵期間仍然在寫而一直延宕的那篇,其實只差結局的大段落沒有下落,原因就是整篇故事的深度不夠後面不夠精采,於是只好回去挖與夢有關的書籍。
  
  目前看到292頁,我不得不說《夢的解析》可以這麼概括:「你做的夢都是因為你想幹砲」。有人可能會不喜歡這個答案,那有人說「《夢的解析》就是你想幹你娘」會不會好一點?(笑)
  
  但,以我的觀點,我認為這些關於性的本能肯定都存在,只是人類有道德倫理的規範限制了這些思考。對我來說所謂的思想並不一定全都掌握在我的意識中,我一點也不反對有我沒想過的意識自動出現在我無法察覺到的地方,事實上,要是不這樣,我反而會覺得不好玩。
  
  「夢就是願望的達成」,這觀念完全貫穿了我小說的精髓,太貼切了。
 
  
  
  【墨水商人】
  當他發現自己的墨水用不完之後,他便用墨水做起了生意。
  
  情,發生在他用那隻手指寫了好幾十萬字的文字之後,他突然察覺,既然有用不完的墨水,為何不把墨水拿來賣?於是他不斷的將墨水從自己的指尖擠出,擠進自己買來的玻璃瓶中,再於玻璃瓶上貼上自己設計的標籤,開始在網路上拍賣。
  
  從他指尖流出的墨水,明顯和一般的墨水差不多,可是,當這些墨水附著在紙上時卻有著異於其他墨水的獨特魅力。這勾起了一小陣風潮,起初是一個人跟他訂,然後三個人、五個人、十個、二十、八十、一百……轉眼間,他城了墨水商人。
  
  坐擁在用墨水印製而成的鈔票山中,過著比當寫手時還要自由自在的生活。
  
  即使如此,墨水,仍然沒有從他的指尖乾涸。
  
  他,笑著。
  
  
  
  2015, Feb, 25 菜鳥啟示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