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夏德爾。

  
  【前言】
  位好,我是夏德爾。
  實際上我有一陣子沒有寫詩,一部分是因為最近忙著找工作,一部分是最近忙著其他短篇與長篇。最近正在啃弗洛伊德的〈夢的解析〉,頓悟到人對於詩的思考其實與夢的轉化其實非常相似,而我想在我鑽研完這本書之前,或許不會有任何新詩作品
  
  這本書絕對是我對於詩、對於人生不可或缺的一本書。(笑)
  

  
  【論序】
  次評論的作品為不透光的短篇:放不下
  不透光的新詩我已經看過很多次了,這首放不下,個人認為是我目前評論過的幾篇詩之中,我最喜歡的一首。(也可能是我對雨的題材真的很弱)基本上不透光已經有屬於他自己的思路風格,這些思考方式恐怕和我有所不同,因此在這篇的評論只能說是「如果是我,我會嘗試怎麼樣去表現」的心得分享。
  
  這首詩所闡述的,是思念某個人卻無法得到青睞時的心碎,在結尾中運用雨的形容非常之漂亮。也給了我對於雨這東西的全新想像。
 
  這是一首輕柔淡傷的新詩,我無法說那個字不需要或是哪個字用的不好,因為這一整篇,大概這樣的重量就能讓人感覺到作者想表達的東西。不過有一些地方的細節,或許有更好的詮釋方式。由於這首詩最漂亮的意象在於末段的「雨滴很像是我心裡碎裂的聲音」,可是這卻與「放不下」這個主題有一種微妙的差異感,這個微妙的差異感是什麼,我會在後頭解說。
  

  
  【新詩解析】
  
  了幫助各位了解我為何會有後面的意見,因此在此解析我怎麼看待這首詩的細節。
  
  輕輕地誰來了/妳遞著什麼/未曾知曉/是夕陽端給誰的虛榮/還是漆黑烏鴉承載的午夜
  我想要把妳捏在懷中/因為妳碎掉了/我怕妳走丟/很怕很怕
  輕輕地誰來了/妳卻靜靜地離去/帶走什麼/似曾相知卻未曾相遇/是漂亮湖水反射的自尊/還是被噩夢侵蝕殆盡的曙光
  我忘記了/妳是什麼味道/而我/又是什麼味道
  輕輕地誰走了/我帶走雨滴/因為/那很像是我心裡碎裂的聲音——不透光〈放不下〉
  
  白話起來,聯想的結果應該是這樣:(有錯——我也不知道該怎辦)
  妳的心,到底屬於誰?(捧著心要給誰)我不知道。我只能在這個夕陽即將西下的時刻(西下這個意象構成把夕陽交給誰、端給誰的畫面,但這並不是太陽本身的意願,因為太陽根本沒在動,動的是地球,因此虛榮),看載著黑夜漆黑的烏鴉漸漸在白晝中填滿夜晚(烏鴉是黑夜的碎片,他們的到來是象徵漸漸入夜的背景)。
  我想要得到妳的心,可是我根本看不清妳的心。(看不清楚、不曉得,因此碎裂無章)我好怕自己無法真的得到妳的心,好怕我的舉動讓自己遠離妳。
  妳的心,到底屬於誰?妳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帶走了我的心卻不曉得。我們似乎彼此理解過,但我卻沒有看過真正的妳而妳也不知道我真正的心意。是害怕把真正的自己袒露出來無法換得你的真心,所以才堅持不說,還是應該說出來,懷著深陷於惡夢的決心說出來?(惡夢的曙光,說出來的一種解脫)
  我想不起來了,當初那些喜歡上妳的那些快樂,而喜歡上妳的自己又到底是什麼模樣?(此段的味道延伸到雨)
  我淋著雨,聽著雨聲,因為那很像是我心碎的聲音。
  
  以上是我的感觸,而個人認為我現在唯一能對這首詩作評論的,大概只有一點。
 

 
【議題討論與建議】主題與內容的完成度
  
  首詩,總會有一個作者非常想要傳達的情感,這首詩中的主題便是「雨滴很像我心碎的聲音」,這真的是一個非常棒的意象。可是這首詩的主題是「放不下」,這與「手」有關,為何會用這樣的詩名,是因為作者想說的是「無法放下對某個人的愛戀」,這裡便是重點——要表達放不下這個情緒,真的只有「放不下」一詞可以用嗎?
  
  為何我這麼問?從這首詩的敘述判斷,主角是站在原地無法動彈的(可能是心理上也可能是身體上),反觀女主角則是不斷的重複著「離去」。因此很明顯的這裡「走」的意象大過於「放」,詩名或許使用與走相關的詞彙會讓這首詩更加完整,例如「走不了」。當然我提這個「走不了」也是有些依據,因為詩中寫到,這雨聲就像是心碎的聲音,那麼打在柏油路上、打在水泥地上的這些雨點就是自己碎去的心。
  
  那麼,主角猶豫的便是到底要不要踩過去,要不要走過去,還是說繼續待在原地只「拿起雨聲」?在這首詩中充滿了這種猶豫與恐懼,而最後面在表現上,或許可以在繼續加強雨和恐懼的味道。例如:「輕輕的誰走了/雨裡的塵埃/打滾在這條天堂路上/破碎的困步難行」
  
  之所以我會說結尾的意象表現非常良好,是因為充分抓到了「碎」的形象,雨水砸落地面摔的粉碎,心碎,但這裡只使用了最直接的第一層面,如果能夠透過聯想,去套出更多關於「傷」的感覺,甚至是「恐懼」,甚至是「微小、自卑」等元素,便會讓這場雨有更強的效果。這裡必須說明,清新淡雅的詩不一定只能用清晰淡雅的詞,而以一個主題為前提,運用各式各樣的詞彙,完成你想要的內容。
  
  我想,再仔細思考上面我提到的一些元素,整首詩的感覺會更加精彩、深刻。
  

 
 
  【結語】
 
  著不透光這麼久,現在我的技巧有沒有比較好我自己都有些懷疑啦。(orz)
  在這裡我就不特別糾正些什麼,因為我真的嗅到了這手詩有屬於寫手本身的堅持。(笑)
  
  那麼,希望上面說的概念能讓你有多一些想像空間,以上,感謝各位的收看。(鞠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