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夏德爾。
 
  
  本篇是空想奇談版駐版評論人討論串中,其中一部分的擷取,在此修整為單篇作為儲存。
  

  
  故事核心概念的設計
  
  在設定故事的設定時,個人認為先不要設定的太過詳細,世界觀的設定需要的,是如同數樹木主幹一樣的「主體架構」。
  
  在這個階段中,角色還不存在(或不完整),應該發想的並不是這個世界裡面該出現哪些東西,而是這個世界到底和我們存在的世界有什麼樣的差別?是否有不一樣的物理法則?以及你要拿來當做主要架構的「元素」到底有哪些,又該如何拼裝?(細節的部份,有時可以跟著你的主角一起探索。)
  
  假設我在這裡把主要的元素設定為「童話」與「遊戲」。
  
  童話這個梗在漫畫、電玩、電影界都很廣泛的被使用,例如遊戲的「Alice-madness return」、動畫的「R.W.BY」或者是前陣子的電影「黑魔女:沈睡魔咒」甚或是更久之前的「傑克與魔豆」等等,近期來各個領域都在著手「重新詮釋童話」這件事情。
  
  所以,到底要如何運用、結合「童話」與「遊戲」這兩個要素,會是最重要的課題,你到底要將這兩個元素運用到什麼「程度」?這有好幾個分級,沒有一定,這裡並不是要你把你的故事修改成我說的這樣,而是我這個觀念可以讓你有些什麼不同的點子,以下我大概講述:
  
  一、將童話的概念放進遊戲裡
  這是最簡單的,相同的把遊戲的概念放到童話裡也是。
  根據個人經驗有童話概念的遊戲不勝枚舉,可是,運用「遊戲」概念的「童話改寫」又是否存在呢?如果三隻小豬與大野狼的故事中間其實有是三場決鬥,那又該是什麼決鬥?動物會用什麼方式決鬥?又會用什麼遊戲拼勝負?豬會有什麼文化?狼又會有什麼文化?豬大哥、豬二弟、豬小弟各自有什麼專長?要怎麼用來對付大野狼?大野狼又是如何見招拆招?
 
  我自己寫的都覺得好像有點精采。(欸)
  
  以為「三隻小豬與大野狼」只是個普通的童話故事?只要仔細想,用上面的元素下去思考,這個童話就會截然不同,不是嗎?以「三隻小豬與大野狼」為主題的這個構想,範圍就只在一座森林或者是再加上幾座村莊而已,故事不大,很好掌控。再來,我想當你把大野狼塑造成一個必須養家活口的老爸,那這故事的看頭也會完全不同,也可能三隻小豬他媽的就是違建釘子戶,也可能大野狼就是森林裡的柯P要拆違建——
  
  拆解這些元素,聯想它,就算是單純的「元素融合」,也可以產生出非常不同的結果。
  
  二、運用童話(或遊戲)的目的
  例如我們要運用「龜兔賽跑」這個童話的設定概念,這裡注意的並非「賽跑」這件事情,而是「兔子因為自傲而輸給了努力不懈的烏龜」,以及「弱者與強者競爭最後反敗為勝」這兩個元素。
  
  好,軍武戰爭的題材怎麼樣?誰說戰爭題材不能運用龜兔賽跑的概念?
  一群落敗的軍人逃到了港口,他們必須將重要的情報帶回祖國,可是他們預計要搭乘的潛水艇卻被敵人發現而被摧毀。怎麼辦?他們在港口的深處發現了一艘老舊的潛艇,無計可施之下他們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便想盡辦法將這艘老舊潛艇搞到可以航行——好,他們真的完成了。但是一艘落後對方10年甚至20年的老潛艇到底要怎麼樣去對付現代的潛水艇?
  
  在修復潛艇的過程中他們碰上哪些困難?他們要如何運用對方輕敵的心態?老舊的潛艇與新的潛艇的差異是什麼?他們該用什麼計倆逃離?這群軍人的組成與背景是什麼?彼此有沒有關係?為什麼要誓死把這個情報帶回祖國?成員之間是不是彼此有偏見?
  
  確實,我們一開始是以龜兔賽跑的概念做構想,但最後我們其實無法直接看見龜兔賽跑這個童話的模樣,只能從主角們用老舊潛艇成功逃脫敵方的「結果」,來斷定這故事與「龜兔賽跑」有那麼一點相似。
  
  三、運用童話(或遊戲)的模式
  這個部分又是另外一種思考,這次運用的是童話其中的規則或是「事件」。
  我以「小紅帽」舉例(很多個版本我隨便挑一個),小紅帽的故事過程不外乎小紅帽去找外婆,但外婆已經被大野狼吞掉了,於是小紅帽只好去找獵人要剪刀,趁大野狼熟睡時把奶奶從大野狼的肚子救出來,接著和獵人一啟用石頭把大野狼的肚子填滿,最後大野狼口渴跑去河邊想喝水,卻因為肚子太重不小心就這樣摔進了河中溺死。
  
  好,來用最膾炙人口的穿越吧。(我呸)
  
  但這裡我偏偏不要主角從現實世界穿越到童話世界,而是童話世界的人因為不明的原因出現在現實世界——為了回到原本的世界,與小紅帽相遇的男主角,必須要在現實世界中「完成小紅帽這個故事」。
  
  問題來啦,什麼樣才叫做完成?該怎麼完成?小紅帽她是怎麼樣的人?小紅帽為什麼會來到這個世界?男主角會不會喜歡上小紅帽?小紅帽會不會其實一點都不小?大野狼與獵人甚至是外婆會不會也出現在現實世界裡?在這個城市的哪裡?——想想看,要是這些童話故事必須要在現代發生,那又會有什麼變化?
  
  
  
  好,以上,就是我認為很重要的「故事核心概念的設計」。
  
  當然的,除了以上三點以外還有更多的思考模式可以自己去探尋,這些思路,會因為作者個人的人生經歷不同而有不同的連結方式,這也就是作者個人風格的體現了。
  
  我們當然可以說自己只是想要寫寫普通的故事,但普通的故事比比皆是,我們應該不斷的思考,創造出不同的故事內容,而不是一天到晚萌來萌去、穿越來穿越去或是後宮來後宮去,甚至是主角威能來又主角威能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