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試聽
  
  broKen NIGHT石皮石卒白勺
  
 
  流れる星(ひかり)を ただ 重ねる指を
  求めた声は 閉ざされた庭の中 虚しく響く
  
   ▏朝著流逝於夜空的繁星,僅是輕放指尖,
   ▏懷著願望的呼喊,深鎖在庭院的黑夜,只是,空泛的迴盪。
  
  満たされた赤い月 光と闇 まどろみの刻(とき)
  許されない約束 飾られた記憶 終末(おわり)を問いかける
  
   ▏被盛滿的紅月,描繪光亮與黑暗,
   ▏在這樣半夢半醒的時刻,
   ▏那些無法實現的約定,以及被美化的過往,正追問著它們的終焉。
  
  重ねた 愛しい罪 優しい嘘 眠れぬ悲しみ
  祈り呟く 翼を奪われた幻(ゆめ)にわずかでも 星(ひかり)を(oh oh~)
  
   ▏心甘情願背負的罪惡、溫柔的謊言,還有無數在悲傷中難以入睡的夜,累積著,
   ▏呢喃祈禱的詞彙,希望的,就是能為這被奪去羽翼的幻想,點上一盞指引的星光。
  
  ※
  
  虚ろな未来を ただ普遍の愛を
  求めた声が残された刻(とき)の中 浮かんで消える
  
   ▎希望,能夠給予這空泛的未來,一個沒有差別的愛,
   身處在這樣的時刻,渴望的餘音,也只是飄泊而消散。
  
  いつまで続くんだろう 螺旋の闇 逆さまの月
  確かなのは今だけ ひび割れた記憶 この目で追いかける
  
   到底會持續到什麼時候?這不斷旋轉顛倒的黑暗與月。
   確切的只有現在,那些破碎的記憶,用這雙眼去追逐也無濟於事。
  
  失くした 愛しい月 優しい雨 眠れる囁き
  飛び立つことを忘れた鳥たちは歌う 儚さと痛みを
  
   失去的,是那輪迷人的月、溫柔的雨,還有沈入夢鄉的呢喃,
   忘卻了飛翔的鳥兒們高歌著,高歌著他們的飄渺,以及傷痛。
  
  水面に映る星(ひかり)さえ まだ深く沈む
  狂った月と壊れた夜が 音もなく暗闇を奏でる
  
   就連倒映水面的光,也還在朝著深淵沈淪,
   發狂的月與壞去的夜,正靜靜的演奏黑暗……
  
  ※
  
  重ねた 愛しい罪 優しい嘘 眠れぬ悲しみ
  祈り呟く 翼を奪われた幻(ゆめ)に わずかでも…
  失くした愛しい月 優しい雨 眠れる囁き
  飛び立つことを忘れた島たちは歌う 儚さと痛みを(ah ah~)
  
   ▍不斷背負的,是自己所選的罪惡,是溫柔的謊言,也是永遠不會沈睡的哀傷。
   祈禱、呢喃,盼望的就是能為這些失去羽翼的幻想們,盡上一點點的心力。
   它們失去的,是深愛的月與溫柔的雨,還有領著它們進入夢鄉的細語,
   ▍那些忘卻了飛翔的鳥兒們於是高歌著,歌著,它們的飄渺與悲痛……
 
  
 
 
  
  【164】
  【歌曲資料】
  aimer〈broKen NIGHT/holLow wORlD〉專輯2014, Dec發行。
  PSV 遊戲Fate/hollow ataraxia〉OP曲。
  歌:aimer/作詞:aimerrhythm/作曲:Takeo Asami。
  【歌詞來源:這裡】歌詞內容經個人重新編排
  【音樂連結僅供懶得尋找的人聆聽,若遭刪除將放棄修補連結】
  【本篇無捏,尚未嘗試遊戲者請安心食用】
  
  前言
  化的程度很重,不是很好翻的一首歌。
  這次aimer的〈broKen NIGHT/holLow wORlD〉,裡頭隱藏的應該就是「KNIGHT LORD(騎士王)」一詞,可能是像fate系列最廣為人知的SABER致敬。順帶附上〈holLow wORlD〉的連結,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
 
  首〈broKen NIGHT〉在標題上也沒有特別使用中文,原因是標題中的字無法有大小的變化,中文化之後不是很好看。這首歌的中文名稱,是〈石皮石卒白勺〉,也算是用中文的方式「打碎」。這個〈broKen NIGHT〉除了當作和〈holLow wORlD〉的連結以外,本身也讓broken一詞有了不整齊的感覺,以達到「破碎」的意象,但我想這個在中文上只能用排版來解決,也算是語文的文化差異。(笑)
  ※
  
  心得解析
  們可以想像自己精疲力竭卻無法停止思考,抱著棉被在床上不斷思索到沈睡的模樣。這首〈破碎的夜〉,描述的就是這樣身處絕望與希望的夾縫間的感觸。
 
  努力了好一陣子,卻老是無法完成目標,更諷刺的是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有時,我們巴不得不要睡覺,只為了朝著我們自己的目標前進,但我們仍然無法脫離睡眠,而這樣疲憊而絕望的時刻,肯定可以說是個破碎的夜吧?
  為了自己的目標,我們可能選擇承擔許多被他人認為不好的事情,我們也可能撒下了許多不會傷害他人的謊言,或是自我逃避的片面詞語,每當入睡之前,我們都會回過自己的所作所為,並未此感到開心、愉悅,甚是感到傷心難過。而這份痛楚,肯定在真的完成目標之前,會永遠持續下去。
  
  〈為傷痛的夜點上星光〉開始,描述在逆境中仍然追求目標的心,接著在第二段的〈深陷夜的深淵〉中繼續與這樣的夜晚抗衡,一直到最後一段〈永恆的祈禱〉,即使痛苦,他們也將一直徘徊於這段破碎的夜——
  
  為傷痛的夜點上星光
  流れる星(ひかり)を ただ 重ねる指を
  求めた声は 閉ざされた庭の中 虚しく響く
  (朝著流逝於夜空的繁星,僅是輕放指尖,懷著願望的呼喊,深鎖在庭院的黑夜,只是,空泛的迴盪。)
  満たされた赤い月 光と闇 まどろみの刻(とき)
  許されない約束 飾られた記憶 終末(おわり)を問いかける
  (被盛滿的紅月,描繪光亮與黑暗,在這樣半夢半醒的時刻,那些無法實現的約定,以及被美化的過往,正追問著它們的終焉。)
  重ねた 愛しい罪 優しい嘘 眠れぬ悲しみ
  祈り呟く 翼を奪われた幻(ゆめ)にわずかでも 星(ひかり)を(oh oh~
  (心甘情願背負的罪惡、溫柔的謊言,還有無數在悲傷中難以入睡的夜,累積著,呢喃祈禱的詞彙,希望的,就是能為這被奪去羽翼的幻想,點上一盞指引的星光。)
  
  ◤ 由於這首歌太詩化,所以我直接寫成白話文:(雖然可能還是文鄒鄒啦)
  
  〉朝著星空伸出手,想要吶喊些什麼,但話語卻全都被封閉在這個只屬於自己的夜晚中。我們過去有過許多的目標,現今實現的卻寥寥無幾,為了說服自己繼續向前,我們可能用「樂觀」過度美化了自己的過去;想想那些為了追求目標而跳入的爛差事、想想那些自以為對別人溫柔卻對自己苛刻的謊言,還有因為這些事情而無法原諒自己的無數個夜晚——外頭的星光如此閃耀,如果說,能夠把這些光芒用來點亮自己的理想(夢想/目標),那該有多好?
 
  詞彙的細節部分:
  此段落的開頭〝流れる星をただ重ねる指を〞與結尾〝わずかでも星〞是呼應的,開頭中〝流れる星〞並非指流星,而是指跟著時間流動而在空中轉動的整片星空。另外,這首歌也大量運用了不同的字彙讀法,例如終末(しゅうまつ)〞一詞唸作おわり(終),可能是想要諷刺想法有開始卻沒有結束;而幻(まぼろし)一詞唸作ゆめ(夢),也是因為這樣的夢幾乎等同於幻想。
  ※
  
  〈深陷夜的深淵〉
  虚ろな未来を ただ普遍の愛を
  求めた声が残された刻(とき)の中 浮かんで消える
  (希望,能夠給予這空泛的未來,一個沒有差別的愛,身處在這樣的時刻,渴望的餘音,也只是飄泊而消散。)
  いつまで続くんだろう 螺旋の闇 逆さまの月
  確かなのは今だけ ひび割れた記憶 この目で追いかける
  (到底會持續到什麼時候?這不斷旋轉顛倒的黑暗與月。確切的只有現在,那些破碎的記憶,用這雙眼去追逐也無濟於事。)
  失くした 愛しい月 優しい雨 眠れる囁き
  飛び立つことを忘れた鳥たちは歌う 儚さと痛みを
  失去的,是那輪迷人的月、溫柔的雨,還有沈入夢鄉的呢喃,忘卻了飛翔的鳥兒們高歌著,高歌著他們的飄渺,以及傷痛。
  水面に映る星(ひかり)さえ まだ深く沈む
  狂った月と壊れた夜が 音もなく暗闇を奏でる
  就連倒映水面的光,也還在朝著深淵沈淪,發狂的月與壞去的夜,正靜靜的演奏黑暗……
  
  ◤ 一樣翻譯成白話文:
  
  〉確實,我們所盼望的那個未來還未實現,也可能不會實現,但無論如何,我們是否能夠更釋懷的去看待這兩種結果?然而,可能是我們不夠成熟吧,這樣的理想,也消失在破碎的夜裡了。到底這樣的哀傷要持續到什麼時候?我們墜入了夜的深淵,看著一次又一次的夜晚輪迴,用眼睛追隨那些已經破碎的記憶,也已經追不著了。所以,確切的只有現在而已。是的,我想我們已經距離那個美好的夢太遠太遠,沒有能夠滋潤我們的雨水,也沒有幫助我們入睡的安眠曲或詩篇。我們正如同忘記怎麼在夜晚終飛翔的鳥兒一樣,只是被關在庭院裡,歌唱著這份飄渺與傷痛。
  而這份傷通,只會加深。
  
  細節:
  這裡沿用了上一段落〈為傷痛的夜點上星光〉中提到的許多詞彙,例如鳥來自於庭院,庭院來自於黑夜;同時這裡也用了開頭與結尾呼應的概念,浮かんで消える〞、〝逆さまの月〞會與尾端的〝水面に映る星さえまだ深く沈む〞相呼應,當然,這裡頭的星一樣也呼應前段。其中狂った月と壊れた夜(發狂的月與壞去的夜)〞,可能是身處於夜的底部(有點類似海底的概念),因此看見的景色全都扭曲,同時也有可能是回憶快轉的概念(來自ひび割れた記憶この目で追いかける這句),意思是回憶度過無數個這樣的夜,月亮的陰晴圓缺快速變化,那看起來就像是發狂一樣。
  ※
  
  〈永恆的祈禱〉
  重ねた 愛しい罪 優しい嘘 眠れぬ悲しみ
  祈り呟く 翼を奪われた幻(ゆめ)に わずかでも…
  失くした愛しい月 優しい雨 眠れる囁き
  飛び立つことを忘れた島たちは歌う 儚さと痛みを(ah ah~)
  (不斷背負的,是自己所選的罪惡,是溫柔的謊言,也是永遠不會沈睡的哀傷。祈禱、呢喃,盼望的就是能為這些失去羽翼的幻想們,盡上一點點的心力。它們失去的,是深愛的月與溫柔的雨,還有領著它們進入夢鄉的細語,那些忘卻了飛翔的鳥兒們於是高歌著,歌著,它們的飄渺與悲痛……)
 
  ◤ 這段擷取〈為傷痛的夜點上星光〉與〈深陷夜的深淵〉的段落重複,可以說是加強這個「破碎的夜無止盡」的感覺。而這前面兩句與後面兩句,是完全相反的詞句,祈り呟く 翼を奪われた幻(ゆめ)に わずかでも…〞訴說想要繼續努力的心,而〝飛び立つことを忘れた島たちは歌う 儚さと痛みを〞則闡述追求過程中的痛苦。
  
  被夾在這兩種情緒之間,可能也是為何人會發狂的原因也不一定吧。(笑)
  ※
  
  果說你有正在努力的夢想,這首破碎的夜肯定可以敲進你的心坎。
  追求夢想是一個無止盡的循環,興趣→鑽研→嘗試→得到自信→被打擊→失落→但無法放棄(興趣)→再鑽研→再嘗試→再得到自信→再被打擊→再失落……我不會說每個人的過程都一樣,但追求夢想與理想,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循環。我不會說他全部都很快樂,卻也不會說全部都很痛苦。
  
  快樂與痛苦同時存在,其實也沒什麼奇怪。
  
  畢竟一切都是加減零。(不要把自己的座右銘搬出來)
  
  有高潮必有低潮,人的心跳與脈搏在心電圖中也是一上一下,如果只有上或是下,那和直線沒有兩樣。人必須活在「浪潮」中,才能說自己真正活著。雖然有時我們的低潮很久,但也千萬不要搞錯,那只是我們心跳的頻率比別人慢很多而已,只要堅持下去,我們還是會有所收獲;而當你一帆風順的同時也絕對不要太得意,因為我們總會回到原點。
  
  這樣的高低起伏,會不會就是這破碎的夜送來的浪潮呢?(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