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然美人凛麗
  
 
  満たされた世界=虚構の世界
  嘆きのパドル 漕ぎ出す勇気を
  
   ▏充斥周遭的,是虛假的世界,
   ▏願自己僅存的勇氣,能夠滑出這沉浸於哀嘆中的船槳。
  
  夢も愛も捨て 立ち向かう姿
  気高き炎 闇を照らすまで
  
   ▏維持捨棄夢與愛之後面對一切的身影,
   ▏就這麼懷著崇高的意志(火焰),直到照亮所有的黑暗——
  
  たとえ どんなに どんなに どんなに どんなに 遠くても
  もう泣かない 負けない 逃げない そう決めたから
  あらゆる感情の波に 呑まれてしまいそうだけど
  信じて 信じて 信じて 信じて この想い
  「偶然」なんかじゃない「必然」だったと言える日まで
  奮い立たせる鼓動
  他の誰でもないよ この手で 切り拓こう 未来
  
   ▏無論,距離理想有多麼多麼的遙遠,
   ▏已經決定不再哭泣、不再挫折也不再逃避,
   ▏就算沉浸在無數情感的浪潮中幾乎被吞沒,
   ▏都決定要一直、一直深信著這份信念,
   ▏直到能將這一切的「偶然」詮釋為「必然」的那一天為止。
   ▏這份鼓舞著自己向前的悸動,不屬於其他任何人,
   ▏就用這雙手,開拓未來。
  
  ※
  
  あらぬ期待は 苦悩の元
  されど期待を するのが生き物
  
   ▏不該有的期待,是哀嘆的起源,
   ▏然而,擁有期待,才是活著的證明。
  
  迷う事を 憂いと思わないで
  踏み出す者に 恐れはいらない 
  
   ▏請不要害怕迷惘這件事情,
   ▏對於僅是往前的人,不須要這樣的畏懼——
  
  きっと どんなに どんなに どんなに どんなに 辛くても
  ねぇ 知りたい 触れたい 越えたい 明日があるから
  一秒ごとに過ぎてゆく 戻れない「今」を生き抜こう
  最後に 最後に 最後に 最後に 笑うため
  「運命」なんかじゃない「宿命」だったと言える日まで
  強く波打つ鼓動
  止める事なく ずっと 胸に誇りを持っていたい
  
   ▏無論,那會多麼多麼難熬,
   ▏不正是因為,有著想要知曉、想要觸及、想要超越的明日存在,
   ▏才想要活過這一秒秒流逝而無法復返的現在。
   ▏為了在最後的最後能夠懷著笑容,
   ▏直至能將「命運」都改稱為「宿命」的那一天為止,
   ▏希望這份澎湃的悸動能永不停歇,
   ▏化作榮耀,永存胸口。
  
  ※
  
  どんなに どんなに どんなに どんなに 遠くても
  もう泣かない 負けない 逃げない そう決めたから
  あらゆる感情の波に 呑まれてしまいそうだけど
  信じて 信じて 信じて 信じて この想い
  「偶然」なんかじゃない「必然」だったと言える日まで
  奮い立たせる鼓動
  他の誰でもないよ この手で 切り拓こう 未来
  
   ▏無論那有多麼、多麼的難以實現,
   ▏已經決心不再哀傷、不再受挫也不再逃避,
   ▏就算老是快被成千上萬的浪潮吞沒,
   ▏也想要去永遠、永遠深信著這份信念,
   ▏直到能將「偶然」都視為「必然」的那一天為止,
   ▏這份滿腔的悸動僅屬於自己,
   ▏就用這雙手,開拓未來。
  
  本当の世界=未だ見ぬ世界
  心に いつも 消えない光を
  
   ▏真正嚮往的,是仍未被探索的世界,
   ▏願這份永不消逝的光芒,永存心中。
 
  
 
 
  
  【154】
  【歌曲資料】
  喜多村英梨凛麗〉2014, Oct 發行。
  動畫天使與龍的輪舞〉ED曲。
  歌:喜多村英梨/作詞、作曲:山口朗彦。
  【歌詞來源:這裡
  【音樂連結僅供懶得尋找的人聆聽,若遭刪除將放棄修補連結】
  【本篇無捏,尚未觀賞動畫者請安心食用】
  
  前言
  天使與龍的輪舞〉的歌曲是標題都有病嗎,有夠難詮釋。(摔筆)
  差點就要把這首歌的歌名翻成花木蘭了!(再摔筆)
  ※
  
  心得解析
  〞一詞,意思接近於「正氣凜然的美麗女人」,個人是認為這裡代表追求理想與目標的女人都擁有的那種「美」。正所謂不知誰說過的「工作中的女人最美麗」。〞一詞有面對挫折、勇敢、不逃避的意象,這在歌詞之間可知一二,而〝麗〞一詞代表的,自然是天使與龍的輪舞〉的所有無魔者女性了。因此,在此不做特別深的詮釋,僅以「凜然美人」作為本次的歌名翻譯。
  另外,個人認為這裡的「美人」不僅詮釋女性,所有擁有理想的人,都能是所謂的「美人」。
  
  正如歌名,這首歌充滿著正向力量。從希望自己能夠面對各式各樣的事情,到希望自己能夠懷著這份榮耀繼續走下去,更希望自己能永遠懷著最初的信念。喜多村英梨的聲線和水樹奈奈有一點點類似,感覺很像,不過個人認為由奈奈詮釋的OP曲〈禁域逆襲〉有的是已經看開的感覺,而這首〈凜然美人〉,則是還有一點點在掙扎的味道。奈奈的歌聲多了一種自若(女王風範?),而喜多村英梨的聲音,則還有一點「宛若理想般天真」的感覺。
  (噢,不,我不是說奈奈年紀大了,不,奈奈迷不要打我)
  
  若〈禁域逆襲〉是在天空,那麼這首〈凜然美人〉便是在船上的旅程。可以想像一位美人毫無畏懼的暫在船頭,看著載著自己艘船即將前去的方向與即將面對的所有困境。許多船的前方不也有女神的雕像?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
  
  許是作詞者的差異,這首歌的歌詞雖然平凡,段落也沒有太多細節關聯,不過在喜多村英梨的詮釋下變的溫柔而充滿力量。而非常直白的歌詞也讓我僅需要解釋一些細節:
  
  〈偶然與必然,命運與宿命〉
  「偶然」なんかじゃない「必然」だったと言える日まで
  (直到能將這一切的「偶然」詮釋為「必然」的那一天為止。)
  「運命」なんかじゃない「宿命」だったと言える日まで
  (直至能將「命運」都改稱為「宿命」的那一天為止。)
  「偶然」なんかじゃない「必然」だったと言える日まで
  (直到能將「偶然」都視為「必然」的那一天為止,)
  
  ◤ 把「偶然」都看作「必然」是什麼樣的概念?
  
  很多事情,在發生當下我們都會認為這是偶然,特別是發生的是我們不願意接受的事情的時候。而將偶然都看作必然,將命運都看作宿命,這裡象徵的是「接受」與「面對」。在我們的人生旅途中,當下發生的偶然當將在未來的某一天,成為一個「必然」,因為我們無法改變過去,而無論這些偶然帶來的到底是悲是喜,帶來的改變都會影響每一個未來,在當下我們無法接受、理解,可是當歲月過去之後,我們會恍然大悟:「啊,原來那時候的際遇,就是為了此時此刻啊!」
  而「命運」與「宿命」的概念也是一樣,唯有已成定局的事情,我們才會稱為命運,而命運通常無法逃避。但反過來看,無法逃避,也就代表這件事情你非做不可。這在詮釋上有很多的觀點,各位可自己思考看看。(笑)  
  ※
  
  〈改變的觀點〉
  満たされた世界=虚構の世界
  嘆きのパドル 漕ぎ出す勇気を
  (充斥周遭的,是虛假的世界,願自己僅存的勇氣,能夠滑出這沉浸於哀嘆中的船槳。)
  本当の世界=未だ見ぬ世界
  心に いつも 消えない光を
  (真正嚮往的,是仍未被探索的世界,願這份永不消逝的光芒,永存心中。)
  
  ◤ 開頭與結尾,用一樣的旋律,象徵心境的變化。從原本身處虛假的世界,希望自己能夠永脫離的勇氣,到擁有勇氣,試著自己去探索未知。而這段中提及的「永不消逝的光芒」,其實也是在追求的過程中一點一點累積而來,累積無數的命運與偶然,正面面對不再逃避,就能把這一切都看作宿命與必然,正是這首歌的「凜然」所在。
  ※
  
  們無法改變過往,而之所以我們無法面對、接受許多事情,不僅是因為那並非我們所願,也是因為我們害怕「失敗」帶來的「更多失敗」。正如我一直提倡的:「現在的錯誤,或許是某個美好未來的開始」,我所說的錯誤,就等同於這首歌的偶然與命運。若老是擔心做出的事情會帶來什麼壞的影響,就該想想,這世界就算所有人都做好事,也無法阻止壞事的發生,因為每個人追求的東西都不同,而拼湊出每個人的「美好」的拼圖也參差不齊,沒有人會知道,現在的失敗,會不會是你最不可或缺的經驗。
  
  做好你想做的事情,無論成敗,這便是我心中的「凜然」。(笑)
  
  願這份永不消逝的光芒,永存心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