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羅盤 沒有航海圖
  打滾床上 是我們都還穿著衣服的年代
  駛著沒有舵的船 我們年少 無懼
  
  然而
  似乎只有妳在意起了航程的目的地
  我們 不從來都是隨著寶藏而流的海盜?
  
  天大的誤會
  
  妳跳上了海 脫離我的航線
  一身的衣裳留在甲板緬懷 赤裸我的不知所措
  我在沒有妳的木板上漂流 消失在岸上的藍
  會被大海吞沒的 從來都不是妳
  打著旗幟 我划著名為迷惘的破筏沉淪
  
  妳 是人魚 女人都是
  從來都不需要我的破船踏浪
  
  於是 有了望遠鏡 有了船錨
  我掠奪著海的寬廣 
  奪得了懷著相同藏寶圖的冒險家
  在無風的夜裡纏綿一場颶風
  我們在船上的床搖晃海浪直到風平浪靜
  酣睡在盛滿財寶的酒杯 聽深海妖姬的歌聲在遠方
  摧毀著少年的小船而我笑的香甜
  
  「你在笑什麼?」身旁的她問如纏著棉被的人魚優雅
  「敬世界上最悠久最大宗的交易。」我說。
  
  2014, Oct, 28 〈海盜與人魚的交易〉
  
  女人從來都不需要男人,她們自己就能在大海中悠遊。而男人不是,男人需要目標,需要船、需要財寶。
  少年總是比少女晚熟,也會因為少女成為女人而被遠遠拋在後頭,但這也是讓男孩們成為男人的唯一辦法。所以我說,少年們都是海盜,少女們都是人魚,他們的老祖宗肯定是一直傳承著這場交易,直到現在吧。(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