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一雙柏油路 跑
  白線蜿蜒 畫不直的其實是我
  腳根踩下 列印不規則的心電圖
  印刷路途中央的分隔線
  直到沒有紙張沒有油墨 直至燈開始閃爍 
  精疲力竭明滅著方向燈靠右 
  便利商店的電動門 招呼著
  
  沒有休息的餘裕
  超越氣喘吁吁的小綠人
  成為車燈的過街老鼠
  在黑白吊橋崩解墜落之前
  與等著演奏會的小紅人擦身
  車水馬龍 正蹂躪著那台鋼琴
  我聽不見
  
  只是個被演奏者遺落的節拍器——  
  
  看末班電車載著一天的完結走了
  駐足的懲罰
  平交道號誌摑了好幾個耳光
  留下疲憊的瘀清在胸口 畏罪潛逃 
  城市仍在跑
  夜晚浸濕身軀 浸濕耳機裡的音樂
  終於爬到天際線的頂端
  才學會俄羅斯方塊的遊戲方式
  堆積的空洞 太多
  
  由始至終
  這裡都只有自己的心跳
  呼吸
  
  2014, Oct, 4 〈寂寞梗塞〉
  
  那裡明明有著無數的聲音,卻只聽的見自己的心跳。你肯定是太晚學會排解寂寞的方式,才會在快要game over的最上頭,拼了命的玩著俄羅斯方塊——讓你難以呼吸,難以心跳,卻又不讓你死去。
  
  (註:道路上的白線其實沒那麼直,如果你一直跟著跑就會發現這件事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