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有腳步聲,好像整個捷運站的人來人往中只有穿著那雙靴子的傢伙踩著寂靜,靴子走的優雅,往上是一身雪白的服裝,手上戴著像徵紳士的黑色手套,手套推了推鼻頭上的單片眼鏡,視線對準幾步路前的閘門。
  
  沉默。
  
  如同要決鬥的西域槍手,悠遊卡迅雷般的跟著手套拔出——「嗶。」紳士舉著手,將悠遊卡貼在感應器上,接著快步走進了月台。她一臉笑得很疲憊的表情,那與她一身OL套裝完全不搭嘎,更別說是一整天工作下來卻一點也不毛燥的長髮。
  
  「老實說,比起你能直接走進捷運月台不被站員攔下來,」她笑著說,確實四周沒有半個人在意紳士的存在,甚至站務員還對牠一笑。「我到現在都還很難相信老闆會接受你的履歷。」等紳士跟上她的步伐,兩人一起搭著手扶梯向下。
  
  兩人開始同居,到現在也才剛滿兩個月。
  
  「那當然,在身為貓之前,我可是個紳士。」紳士用左手調整領帶。「捷運可沒有禁止紳士進入。」
  「這麼說也是啦。」
  說著,剛下手扶梯的兩人正好碰上了進站的列車。時間是晚上八點,由於她任職的工作室位在很偏僻的地方——她是主張二十分鐘內走的到捷運站就不算偏僻——所以捷運站裡並沒有太多人煙,不過等等到了大站之後人就會多起來。
  紳士與她一起選了個位置坐下,紳士頭頂上的窗戶還貼有請把寵物關進籠子裡的圖示。
  
  當然無視。我是紳士,不是貓。更別說是要在語末加個喵字,明明就看起來已經是貓了為何要畫蛇添足?啊不,我是紳士,是紳士。
  
  「後天,九點,早上?」不知何時她已經拿著電話。「好,我知道了,沒問題,那個部份我來負責就好,最快前一天晚上可以給你,好,有狀況再連絡。」掛斷電話,她拿著的是一隻沒有觸控功能,連有沒有照相功能都很可疑的智障手機。
  
  「妳的蘋果怎麼了?」上班時她用的確實是蘋果的智慧型手機。
  
  「吃掉了。」她拍拍肚子,一笑:「關掉了,收在包包裡。」她這次拍拍皮革製的方形手提包。
  「關掉了?」
  「嗯。」她把智障手機也收進包包。「這是工作用的手機,而且,在公司用了整天的網路,在家裡也用了整天的網路,一整天都和別人連在一起,你難道不想有擺脫這些網路的感覺?」
  「喔——所以妳的包包裡才會隨時有一本書啊?」根據這兩個月來的認識,她一個月25K的薪水有將近2K都花在書與音樂上。
  「沒錯沒錯,搭車等車等人的時候,有一本書在手邊不覺得很讓人安心?」
  「這倒是,無關對方有沒有遲到,反正都有事情做的感覺。不過大部分的人似乎都是用手機在殺時間就是了。」紳士環睹車廂裡的幾名乘客,無不低頭看著手機。
  「但是我不想要在這時候連上網路嘛。」她拿出書本,這次選上的書是日本作家井上夢人的〈rubber soul〉。
  「可是這樣要聯絡你的人就非得打電話不可了呢?」要是電信公司不一樣,電話錢不貴的要死。
  「大多數的人除非真的很要緊的事情,就會因為擔心電話費而不打給我,這樣我不是換來寶貴的清靜?」她翻開書本,裡頭夾著她在金石堂買的書籤,是個薩克斯風的形狀。順帶一題這也是她的第十個書籤,她總是會把書簽稿丟。「一個人一天裡,享有與外界隔絕的幾分鐘,你不覺得一點都不為過?」
  
  「現在人確實是有網路成癮的症狀啦……」紳士想起自己的那群貓友,有的在喝茶時竟然只盯著自己的平板電腦,就為了幹掉裡面一隻鬼老鼠大魔王。「但妳這樣很難聯絡呢。如果說現在有個帥哥想要跟妳討個LINE,妳會怎做?」
  「跟他說抱歉我沒在用智慧型手機。」
  
  難怪妳會單身。不過懂得人應該要知道這也是種萌,咳哼,魅力。
  
  紳士趕緊收起心裡閃過的念頭,轉過話題:「但好像也很少見妳和其他同事一起下班啊?」
  其他人都會加班到十一點,基本上整個公司只有她在這個時段下班。
  「那是因為她們都在加班,所以時間搭不上而已。」她一面看著書,一面回答,這大概也是她的特異功能之一。我可不想因為多那3K把我的休閒時光賣掉,我的休閒時光才不只3K。
  「我總覺得會有不少人因為同事都在加班而跟著加班呢,這樣比較好和她人有互動,這樣也比較不會無聊吧?
  「誰說一個人就會比較無聊?」她瞪了牠一眼。「我是不清楚其他人怎麼樣,但一個人的時候我不用顧慮其他人的感受,可以從其他人的限制與干涉中完全解放出來,可以思考自己的事情、思考自己的故事,也能像是這樣安靜的看我的書——你覺得這樣一個人很無聊?
  「不是,我只是舉個例子,我也喜歡一個人的時間,好像全世界都是自己的。」特別是只有我的房間,噢,床是我的,鍵盤是我的,沙發上頭也是我的,全都是我的!!!
  
  我的!!!
  
  「啊呀,不愧是我的寵物。
  「同居人,要我說幾次。
  「寵物,不要再讓我講第二次。
  
  果不其然的五分鐘。
  
  「算了,再這樣下去我們看起來就是在打情罵俏的笨蛋情侶。」把書本塞回包包,她起身,紳士跟在後頭。「我是覺得,」她邊走邊說。「就算我是這樣的人,會接近的人就是會接近,而不會接近的人就是不會接近,我完整的呈現出我是什麼樣的人,這樣不也省了很多麻煩?
  「妳那也能說是一種懶惰吧,在人際關係上。
  「嗯,這我一點也不否認。
  「照妳的想法,那些為了不讓自己無聊或是希望成群結伴的人,在妳眼中看起來又是怎樣?」兩人下了車,在人滿為患的轉運站中穿梭。
  在上樓的手扶梯,紳士即使站在前面也只到她的胸口,她若有所思的,看著牠如此回答:「不怎樣,嗯,可能有一點看不爽吧?這也可能是我自己有這種個性,所以多少有一些忌妒也不一定。不過,我會懷疑這群人的『自我』到底存不存在,非得要一整天都跟誰誰誰在一起,或是在網路上跟誰誰誰有所聯繫,好像不跟他人在一起就無法化解孤單、無法面對孤單一樣,你不覺得這種感覺有點可悲嗎?我的紳士。
  
  兩人換上了藍線的車。
  
  「繼續。」紳士說。
  「一旦和他人有所聯繫,勢必得要觀察、應變,而同時跟越多人相處,就得花越多的心力,而我實在不認為在這樣的『狀況』下,能夠保持太多的自我
  「等等,妳這不是在否定朋友的意義?
  「我也是有朋友好嗎?但他們不會需要整天都黏在一起,不需要整天都要follow對方的消息。我的意思是,如果真的是為了化解孤單或是化解無聊而把自己塞進人群裡,那難道不是在逃避尋找自己的價值?
  「要不是我是有文學天賦的紳士我還真不會懂妳在想什麼。
  「不然我領你回來幹嘛?
  「這倒是。」紳士一笑。
  「總之,我就是用這樣的方法在確保我的自我』。
  「或者靈魂?
  「不愧是紳士,漸漸懂我了嘛。」說著,LINE的訊息聲從紳士的口袋裡傳了出來。「不看?
  紳士沉默了一會兒:「嗯,我想享受一下兩個人的寂寞。
  
  「你這下流紳士。」她笑道。
  
  
  2014, Sep, 23 〈紅線與藍線之間
 
 【Facebook粉條招募中】          
  如果你沒有在使用巴哈或是痞客邦卻還是找到了這裡,但如果你有facebook,就直接加入粉絲團,就可以隨時follow到我的發文!也請各位多多支持!感謝各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ENESIS☆夾昕
  • 續集嗎?(歪頭
    嗚呼!!!好高興XDD
    看完了:D
    是說 換了個主人還是兩個都換了?
  • 這個就要慢慢看才會知道囉。(笑)

    夏德爾 於 2014/09/28 11: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