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歌曲連結
  
  
心靈扳機/Trigger〉
  
  世界から弾き出されて 途方もなく細い針の上にいた
  バランスをとる指の先が 君に触れて独りじゃないとわかった
  僕らに ただ一つ与えられてた 歪んだ羽で
  
   ▏被世界放逐,窮途末路,站在細小的針鋒,
   ▏但為了維持平衡的指尖找到了你,讓我知道,我並不孤單。
   ▏於是,我們用僅存的那對扭曲羽翼——
  
  生まれてから(死ぬまで) 死ぬまでに何をしたい?って聞く
  君はまるで天使みたいにさ 笑うから
  夏の熱に(歪んで) 燃えるビルの群れの隙間を抜け
  僕らは落ちてく 最後に引き金を引いてやろう
  
   ▎由生(到死之前)至死,你想用這段時間做些什麼?
   如此詢問的妳,笑的宛若天使(好像你真的能夠展翅飛翔一樣),
   於是,我們墜落在被夏日豔陽燃燒大廈間,
   穿越扭曲的縫,就讓我們在落地之前,扣下那個扳機吧。
  
  その後は冬が来て 雪がすべてを覆う
  
   ▍之後,一切又將在冬來細雪中,消失。
  
  ※
  
  報われないかもしれない 失えば得られるとも思わない
  それでも最果ての場所は 僕らにも等しく存在してる
  ここに居続けることはできない だからせめて
  
   ▏可能不會有任何回報,不認為失去便能夠換來些什麼,
   ▏即使如此,在人生最後抵達的那個地方,我們也能夠成為同等的存在,
   ▏正因為我們無法在此久留,所以至少——
  
  生まれてから(死ぬまで) 死ぬまで何が出来る?って聞く
  僕に今は何も答えずに笑うだけ
  夢の終わり(最後に) 火のついた蝶のように
  ひとときだけ輝き 世界の曇った目を奪う
  全部奪おう
  
   由生(到死之前)至死,能夠留下些什麼?
   現在我也只是用笑靨回答這個疑問。
   於長夢的終焉(在那樣的最後),成為焚身的蝴蝶,
   曇花一現照耀全世界的盲目,
   奪走所有的目光,全部奪走。
  
  生まれてから(死ぬまで) 死ぬまで君と生きてみたいよ
  それは まるで神話みたいには描かれない
  夏と夏を(繋いで) 歴史と螺旋の隙間を抜け
  地獄へ落ちてく 最後に引き金をひいてやろう
  それで僕らも塵になる
  
   由生(到死之前)至死,多麼想想與你一起活下去。
   然而,那將不會被描述成有著壯麗結果的神話。
   連接夏天與下一個夏日,穿越歷史、旋轉,
   從細縫間朝著地獄墜落,就在這樣的終末,讓我們扣下這個版機吧。
   我們也將成為塵埃,於是。
  
  その後は冬がきて 雪がすべてを覆う
  それからも冬がきて 雪がすべてを語る
  
   接著,冬天來臨,用雪覆蓋一切,
   然後,一切也將在一如往常的冬訪間,被細雪傳頌。
 
 
 
  
 
 
  
  【146】作曲:
  【歌曲資料】
  Yuuki Ozaki (from Galileo Galilei)〈Trigger〉專輯,2014, Aug發行。
  動畫〈東京殘響〉OP。
 
  歌:Yuuki Ozaki (from Galileo Galilei)/作詞:尾崎雄貴/作曲:菅野よう子。
  【歌詞來源:這裡
  【音樂連結僅供懶得尋找的人聆聽,若遭刪除將放棄修補連結】
  【本篇無捏,請未觀賞動畫者安心食用】
  【東京殘響ED
  
  前言
  東京殘響的OP與ED都充滿了詩意啊。(orz)
  難翻、難翻,但越是難翻我越是開心啊。(M)
  ※
  
  心得解析
  「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存在這麼一個扳機。
  是否,有時會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個世界?得不到認同,得不到讚賞,好像走在獨木橋,甚至是站在針的頂端搖晃——正因為危險,所以我們懷有理想(你),希望、並認為自己能夠改變一切。然而,你(理想)甜美的詢問,讓我們以為自己真的有辦法完成而不會失敗,可是,我們並沒有翅膀,於是我們墜落……但至少,我們曾試著追求。
  
  這首歌給人一點自暴自棄的味道,因為,反正到最後什麼都會消失。可是結果真的是唯一重要的事情嗎?就算這一切在最後都會被冬天的雪覆蓋,花草不也在春天時努力生長,熬過了夏天與秋天?難道他們就只是為了被抹滅而生?
  我想,這首歌所要告訴我們的是:在這短暫的人生裡,或許我們可以過的安穩,成為冬天來臨時也不會被雪覆蓋的溫室花草,但在這樣沒有創造與毀滅的循環裡,又和被白雪覆蓋的世界有什麼樣的差異?
  
  我們的心中都有這樣的一個扳機,可以徹底殺死那個沉浸在安逸中的自我。
  ※
  
  首〈心靈扳機〉的「trigger」一詞,泛指的其實是所有的「觸發器」,廣泛來說手機上的一個按鈕、電腦上的一塊鍵盤、電梯的按鈕,不過拿著一個紅色按鈕墜落實在是有點low,所以這裡還是翻成扳機。這首歌裡最難翻譯的也是這個〝引き金(trigger)〞,有趣的是這個詞也能當成「事發的原因」。
  
  歌曲分為三個結構:〈與自我的對話〉、〈生死間的理想〉與〈重新開始的世界〉。
  
  〈與自我的對話〉
  ——「是的,在這不被他人認同的角落裡,我們可能得不到任何回報,但無論是誰在最後的最後,面臨的皆是死亡。既然我們無法在這個不認同我們的世界中存活太久,那麼——」
 
  世界から弾き出されて 途方もなく細い針の上にいた
  バランスをとる指の先が 君に触れて独りじゃないとわかった
  僕らに ただ一つ与えられてた 歪んだ羽で
  (被世界放逐,窮途末路,站在細小的針鋒,但為了維持平衡的指尖找到了你,讓我知道,我並不孤單。於是,我們用僅存的那對扭曲羽翼——)
  報われないかもしれない 失えば得られるとも思わない
  それでも最果ての場所は 僕らにも等しく存在してる
  ここに居続けることはできない だからせめて
  (可能不會有任何回報,不認為失去便能夠換來些什麼,即使如此,在人生最後抵達的那個地方,我們也能夠成為同等的存在,正因為我們無法在此久留,所以至少——)
  
  所謂站在針頭上(針鋒)上,是如「千鈞一髮」的概念,張開手很努力的在上頭保持平衡,這個動作本身就是代表著在與這樣的世界抗衡,同時,張開手不也像是張開翅膀?這個世界總是會影響我們的價值觀,也因為這個世界不見得都是正確的:很多時候只是積非成是。也因此,在與世界抗衡的同時,懷著理想的我們,有的是一對和他人相較之下「扭曲(與眾不同)」的翅膀。
  是的,為了我們自己的目標,我們被迫讓自己的翅膀被人稱作異形(扭曲),追求這個目標可能不會有所回報,失去(讓翅膀變得扭曲)也不見得能因此換來些什麼。是啊,努力是唯一的路途,但回報什麼時候會出現?會不會出現?誰會知道?
  既然這個世界不認同我們,我們也無法在這樣的世界存活太久,那麼——(接續〈生死間的理想〉)
  ※
  
  〈生死間的理想〉
  ——「那麼,不如就這樣燃燒自己,奪走這個世界所有的目光吧?哪怕只有那麼短短的一瞬間。」
  
  生まれてから(死ぬまで) 死ぬまでに何をしたい?って聞く
  君はまるで天使みたいにさ 笑うから
  夏の熱に(歪んで) 燃えるビルの群れの隙間を抜け
  僕らは落ちてく 最後に引き金を引いてやろう
  (由生——到死之前——至死,你想用這段時間做些什麼?如此詢問的妳,笑的宛若天使,於是,我們墜落在被夏日豔陽燃燒大廈間,穿越扭曲的縫,就讓我們在落地之前,扣下那個扳機吧。)
  
  此段之所以在如天使般微笑後會緊接著墜落,我的解釋是正因為理想笑的太過美麗,讓我們不自禁的去擁抱他,認為自己也能夠跟著展翅飛行,卻忘了我們背上的,是一對扭曲的翅膀。因此我們墜落——但那又有什麼關係,就讓我們用這墜落的身軀,當做子彈,給予這個世界一槍吧?
  
  生まれてから(死ぬまで) 死ぬまで何が出来る?って聞く
  僕に今は何も答えずに笑うだけ
  夢の終わり(最後に) 火のついた蝶のように
  ひとときだけ輝き 世界の曇った目を奪う
  全部奪おう
  (由生——到死之前——至死,能夠留下些什麼?現在我也只是用笑靨回答這個疑問。於長夢的終焉——在那樣的最後,成為焚身的蝴蝶,曇花一現照耀全世界的盲目,奪走所有的目光,全部奪走。)
  
  此段延續上段的墜落,因為想要給這個世界一點顏色瞧瞧,於是成了「焚身的蝶」。
   
  生まれてから(死ぬまで) 死ぬまで君と生きてみたいよ
  それは まるで神話みたいには描かれない
  夏と夏を(繋いで) 歴史と螺旋の隙間を抜け
  地獄へ落ちてく 最後に引き金をひいてやろう
  それで僕らも塵になる
  (由生——到死之前——至死,多麼想想與你一起活下去。然而,那將不會被描述成有著壯麗結果的神話。連接夏天與下一個夏日,穿越歷史、旋轉,從細縫間朝著地獄墜落,就在這樣的終末,讓我們扣下這個版機吧。我們也將成為塵埃,於是。)
  
  或許這次也會失敗也不一定。
  可是,這也將成為下一次嘗試的開頭,就算下一次也將可能會重蹈覆轍,也可能再次墜入這樣地獄般的世界。但至少我們努力過了。
  
  這三個大段落是最難以解釋的部分,這個扣下扳機的動作到底有什麼意義?
  第一次的扳機在墜落的大廈細縫之間,第二次的在墜入地獄的途中,而中間所描繪的是曇花一現的意志——個人認為,一整段在訴說的,可能是:「當我們從理想墜落到現實時,就用扣下這扳機殺死自己,讓我們再次回到理想存在的世界邊緣。
  ※
  
  重新開始的世界
  ——「無論是什麼,都有開始與結束。是的,一切都將重新開始。」
  
  その後は冬が来て 雪がすべてを覆う
  (之後,一切又將在冬來細雪中,消失。)
  その後は冬がきて 雪がすべてを覆う
  それからも冬がきて 雪がすべてを語る
  (接著,冬天來臨,用雪覆蓋一切,然後,一切也將在一如往常的冬訪間,被細雪傳頌。) 
   
  在一連串充滿自暴自棄感覺的歌詞之後,為何要寫下這樣抹去一切的歌詞?
  
  當我們在追求夢時,我們或許會因為與眾不同而被世界放逐,步步驚險,但在那樣的世界角落裡,我們好像能夠飛翔:於是嘗試的我們墜落,以為那是飛行,也可能真的變成飛行。而我們也可能會失敗,而墜回這個地獄(不認同我們的世界)而粉身碎骨。
  不,我們不會放棄。
  
  於是我們自我了斷,拒絕回到這個地獄,死去,被冬天的雪埋沒,然後等待春天到來,就算春天之後仍有冬天,那也無所謂。
  ※
  
  「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存在這麼一個扳機;當我們扣下這個扳機,我們也將因此成為生命的殘響,雖然無法繼續存在下去,卻也能夠讓至今以來所懷有的信念,迴盪在他人的心中,或者是成為下一個自己的開始。
  
  老實說我這樣解釋這首歌我也不曉得到底正不正確,不,我很懷疑。
  
  動畫〈東京殘響〉中的nine與twelve,是否也是懷著這樣的心態,想反抗這個世界呢?我不曉得。不過對於總是懷著理想與夢的年輕人來說,這個充滿現實的世界肯定是個地獄吧?理想天使,將我們載上高空,載上高空之後卻發現那其實是因為世界不歡迎我們(不歡迎帶來改變),於是墜落,但我想年輕人都不會輕而易舉的放棄,就算粉身碎骨再多次,都會不斷的嘗試吧。
  
  就算每一次的嘗試都會讓一切回歸虛無,失去成就,得不到回報。但那都只是在他人眼中看起來。任何一個累積下來的作為,都是構成我們靈魂的重要零件。所以,扣下扳機吧,一次又一次的殺死待在地獄中的自己,從理想的高空墜落——直到我們能奪走所有人目光的那一天為止。
    
  
  
 【Facebook粉條招募中】          
  如果你沒有在使用巴哈或是〉痞客邦卻還是找到了這裡,但如果你有facebook,就直接加入粉絲團,就可以隨時follow到我的發文!也請各位多多支持!感謝各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GENESIS☆夾昕
  • 呵呵 是這首歌呢XD
    話說 以前再聽的時候一直沒有注意到歌詞(應該說根本沒有翻譯
    這次看到了 感覺跟曲風頗適合的哪0.0
  • 和東京殘響這部作品的感覺很搭,跟ed的感覺其實也頗像!

    夏德爾 於 2014/09/20 22:13 回覆

  • Ya Ting
  • 這首歌真的好好聽!!! 我終於懂為什麼OP男主角要有扣板機的動作XD
    很喜歡你的翻譯,第一次看到原來翻譯也可以深入的探討歌詞與內容
    能了解ㄧ些裡面可能的含意,覺得很棒呢! 好像又更了解了動畫想表達的內涵了^_^
  • 好聽,不過沒辦法唱它XDDDD
     
    很高興你喜歡,不過我還是必須說,這一切真的只是參考而已。(笑)

    夏德爾 於 2015/03/01 12:48 回覆

  • Ya Ting
  • 因為自己滿喜歡這部動畫,也看了ㄧ些評論跟心得
    心裡也會思考動畫中角色的感受與製作人可能想傳達的想法
    發現從歌詞去切入也滿有一番風味的~ 更喜歡了這部作品XD
  • 非常好!
    擁有自己對作品的想法與收獲,很高興能成為你感觸的一部分?(笑)

    夏德爾 於 2015/03/04 02:14 回覆

  • M

  • 實在是太厲害了
    有些句子真的翻的好棒-////-
    尤其是
    墜落在被夏日豔陽燃燒大廈間
    最喜歡這句了,很有畫面fu







  • 很高興你喜歡!

    夏德爾 於 2015/04/20 12: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