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現實拆解/unravel
 
  教えて 教えてよ その仕組みを 僕の中に誰がいるの?
  壊れた 壊れたよ この世界で 君が笑う 何も見えずに
  
   ▎告訴我啊告訴我,這到底是什麼把戲?在我的心理到底還有誰?
   ▎壞掉了啊、壞掉了,於是你就在這樣壞去的世界裡微笑,裝作什麼也看不見。
  
  ※
  
  壊れた僕なんてさ 息を止めて
  ほどけない もう ほどけないよ 真実さえ freeze
  壊せる 壊せない 狂える 狂えない
  あなたを見つけて 揺れた
  
   ▎已經崩壞的我什麼的,就這麼屏息以對吧。
   ▎無法逃離了,已經再也無法挽回了,就這樣子我凍結在這個現實中。
   ▎破壞的掉、破壞不掉,快要發狂卻無法瘋狂,
   ▎我找到了你,卻因此而猶豫不定。
  
  歪んだ世界にだんだん僕は透き通って見えなくなって
  見つけないで 僕のことを 見つめないで
  誰かが描いた世界の中で あなたを傷つけたくはないよ
  覚えていて 僕のことを?  鮮やかなまま
  
   ▎在這扭曲的世界裡,我漸漸漸漸變得透明而不可視,
   ▎請不要找到我,不要找到那個我,請不要注視著那樣的我,
   ▎我並不想要在某個誰所描繪的世界中傷害你,
   ▎能不能請你記住好就好?留下,我最鮮明的身影。
  
  ※
  
  無限に広がる孤独が絡まる 無邪気に笑った記憶が刺さって
  動けない 動けない 動けない 動けない 動けない 動けない
  unravellingthe world
  
   ▎深陷無限蔓延的孤獨中,笑的天真的記憶崁在我的胸口,
   ▎動不了啊動不了、動不了動不了啊無法動彈啊!
   ▎但我仍想拆解這世界的扭曲。(unravelling the world)
  
  ※
  
  変わってしまった 変えられなかった
  2つが絡まる 2人が滅びる
  壊せる 壊せない 狂える 狂えない
  あなたを汚せないよ 揺れた
  
   ▎已經再也無法回頭,我沒能改變這樣的現實,
   ▎兩人的心靈漸漸糾纏,兩個人相伴毀滅,
   ▎我能夠破壞的掉嗎?破壞不掉啊。我會就這麼發狂嗎?我不能這樣啊!
   ▎我不能污染你,所以我躊躇猶豫。
  
  歪んだ世界にだんだん僕は透き通って見えなくなって
  見つけないで 僕のことを 見つめないで
  誰かが仕組んだ孤独な罠に 未来がほどけてしまう前に
  思い出して 僕のことを 鮮やかなまま
  
   ▎於扭曲的世界裡我漸漸漸漸變得透明而變得誰也看不見,
   ▎請不要發現我,請不要發現這樣的我,不要注視著這樣的我,
   ▎於某個誰所佈下的孤獨陷阱中,在那樣的未來被解放之前,
   ▎請想起我,想起那樣的我,想起,我最鮮明的身影。
  
  忘れないで 忘れないで 忘れないで 忘れないで
  
   ▎不要忘記我、不要,請不要忘記我,不要遺忘我。
  
  変わってしまったことにparalyze
  変えられないことだらけのparadise
  覚えていて 僕のことを
  
   ▎因為改變的現實而無法動彈,
   ▎在這什麼都無能為力的天堂裡,
   ▎記得我,記得這樣的我。
  
  教えて 教えて 僕の中に誰がいるの?
  
   ▎告訴我,請告訴我,到底,我的心裡還有誰?
  
 
  
 
 
  
  【133】
  【歌曲資料】
  TK from 凛として時雨專輯〈unravel〉2014, Jul 發行。
  動畫〈東京喰種-トーキョーグール-〉OP曲。
  歌:TK from 凛として時雨/作詞、作曲:TK。
  【歌詞來源:這裡
  【音樂連結僅供懶得尋找的人聆聽,若遭刪除將放棄修補連結】
  【本篇無捏,未觀賞動畫者可放心食用】
  
  前言
  我很意外我自己吞下了這首歌,因為這不是我平常會聽的類型。或許是因為我有在追東京喰種漫畫,所以我一聽到這首歌就知道這首歌非常適合這部動畫,因此而被打動也不一定。這首歌那種浮在空中的感覺很貼切,描繪出了主角搖擺不定的模樣。
  〈TK from 凛として時雨〉這名字我好像在哪聽過,不過我懶得查了啊哈。
  
  ※
  
  心得解析
  這首歌的意境與〈psycho-pass〉的ed曲〈無名的怪物〉類似,都是自己的心中有著另外一個存在,不過後者強調的是心中的怪物,而這首〈unravel〉的重點則是察覺心中的另外一個自己,並因此而猶豫、而思考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自己。
  「unravel」這詞兒在字典上的意思很尷尬:解開、拆散、解決、弄清楚、破壞,解開、解決、弄清楚嚴格來說算是正向,拆解、破壞算是負向。更尷尬的是去掉un(否定)的「ravel」也有著解開、使錯綜複雜的意思;不過這五個詞彙中都有一個意象就是「把某個東西解體好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並做出選擇」,ravel+un也可以解釋成不使那麼複雜,或許也能用「搞清楚了所以不複雜」來解釋。
  這首歌描述的是金木夾在人類與食屍鬼之間的搖擺掙扎,他有著食屍鬼的力量,也有著人類的心,在和無數人相遇相處之後,他看見許多在這樣的世界裡也試著努力活著卻無法如願的人們,從面對自己,到看見他人的故事,一直到想要自己去做些什麼,他就是這樣一點一點的拆解、看清楚自己所處的現實,然後試著改變這一切。
  
  ——所以,這首歌我翻作「拆解現實」。
  ※
  
  〈把戲〉
  教えて 教えてよ その仕組みを 僕の中に誰がいるの?
  壊れた 壊れたよ この世界で 君が笑う 何も見えずに
  (告訴我啊告訴我,這到底是什麼把戲?在我的心理到底還有誰?壞掉了啊、壞掉了,於是你就在這樣壞去的世界裡微笑,裝作什麼也看不見。)
  〝教えて 教えてよ その仕組みを〞口語化一點,可以這麼寫:「告訴我、告訴我這到底他媽的是怎麼回事?」咳哼,好啦他媽的這三個字可以省去。〝仕組み〞這詞兒可以解釋成「陷阱(的製作方式)」、「魔法(的技巧)」、「機關(的細節)」,這段算是在反應剛成為半人半食屍鬼的主角。這個詞也和曲名的〈unravel〉很有呼應。
  ※
  
  無法解開〉
  壊れた僕なんてさ 息を止めて
  ほどけない もう ほどけないよ 真実さえ freeze
  壊せる 壊せない 狂える 狂えない
  あなたを見つけて 揺れた
  (已經崩壞的我什麼的,就這麼屏息以對吧。無法逃離了,已經再也無法挽回了,就這樣子我凍結在這個現實中。破壞的掉、破壞不掉,快要發狂卻無法瘋狂,我找到了你,卻因此而猶豫不定。)
  這首歌中的〝ほどけない〞更接近於無法逃離、無法挽回,也就是被這樣的現實糾纏、被這樣的現實凍結在原地,所以這裡並不翻成無法解開、無法解開。
  ※
 
  〈改變與無法改變〉
  変わってしまった 変えられなかった
  2つが絡まる 2人が滅びる
  壊せる 壊せない 狂える 狂えない
  あなたを汚せないよ 揺れた
  (已經再也無法回頭,我沒能改變這樣的現實,兩人的心靈漸漸糾纏,兩個人相伴毀滅,我能夠破壞的掉嗎?破壞不掉啊。我會就這麼發狂嗎?我不能這樣啊!我不能污染你,所以我躊躇猶豫。)
  此段中的〝変わってしまった〞原意是「已經改變了」,而〝変えられなかった〞則是「沒能改變」,這兩個段落都帶有「無奈」的味道。但直說已經改變了,其實也無法表達什麼,所以加入這首歌的主題〈拆解現實〉,象徵他已經開始拆解現實而無可回首,但拆解了卻也無法改變些什麼的無奈。所以,他與他心中的另外一個他(食屍鬼)便夾在這樣的不清不處中漸漸毀滅。
  ※
  
  〈透明與記憶〉
  歪んだ世界にだんだん僕は透き通って見えなくなって
  見つけないで 僕のことを 見つめないで
  誰かが描いた世界の中で あなたを傷つけたくはないよ
  覚えていて 僕のことを?  鮮やかなまま
  (在這扭曲的世界裡,我漸漸漸漸變得透明而不可視,請不要找到我,不要找到那個我,請不要注視著那樣的我,我並不想要在某個誰所描繪的世界中傷害你,能不能請你記住好就好?留下,我最鮮明的身影。)
  隨著他不斷拆解、試著了解這個世界之後,他也漸漸的融入在那樣的世界裡了——這裡的透明與其說是看不見,不如說是融入進了那樣的世界裡變得不再突兀。這段或許也是暗喻主角將做出艱難的選擇,扛下許多殘忍的現實,只為了守護那些未能在這個世界裡好好生活的其他「人們」,而那肯定會是一場腥風血雨的路途,也是因此,他希望所有人都記得他曾經是「人」的模樣。
  
  〈破壞與瘋狂〉
  壊せる 壊せない 狂える 狂えない  
  (破壞的掉、破壞不掉,快要發狂卻無法瘋狂/我能夠破壞的掉嗎?破壞不掉啊。我會就這麼發狂嗎?我不能這樣啊!
  這段的翻譯有兩個層級,前者是主角還在猶豫的時候,而後者是下定決心卻被夾在現實裡掙扎的時刻,或許看過漫畫的人可以了解我在說什麼?(笑)
  ※
  
  〈污染〉2014, Jul, 26 12:13補充
  変わってしまった 変えられなかった
  2つが絡まる 2人が滅びる
  壊せる 壊せない 狂える 狂えない
  あなたを汚せないよ 揺れた
  (已經再也無法回頭,我沒能改變這樣的現實,兩人的心靈漸漸糾纏,兩個人相伴毀滅,我能夠破壞的掉嗎?破壞不掉啊。我會就這麼發狂嗎?我不能這樣啊!我不能污染你,所以我躊躇猶豫。)
  這段內容中的「你」,或者說這整首歌詞中的你,都不是他人,而是主角自己。這兩個人所說的便是「人」與「食屍鬼」,金木食屍鬼的那一面仍然不想要讓身為「人」的自己染滿鮮血,所以,它猶豫。
  
  
  有時,為了自己的所愛、為了自己的夢,人們可能會化身為最自私、最讓人害怕的惡魔。當初懷有的愛、擁有的夢,在現實的擠壓與殘忍中肯定不曾改變,然而卻被迫使用別的方法。我們當然可以說這也是一種膽怯,沒有膽量繼續貫徹自己的信念,可是,又有誰能責怪因為愛與夢而成為惡魔的人們?
  
  努力的在拆解現實的每個零件,試著找到塞入自己夢與愛的角落,但如果找不到,那不就只好破壞掉一部分、甚至破壞殆盡了嗎?
  
  我想每個人的心中肯定都有無數個自己,也隨時都有某個自己正在死去,或正在誕生。這些自己——或者說是靈魂?——不斷的死去與再生,就是為了讓自己能夠好好的成為這個世界的一部分、成為這個世界的零件之一。可是我想不是所有人都適合「現在這個世界」吧?而脫離這個系統(現實)的人們,肯定也只會被當成「壞掉的零件」而被丟棄,或許美好的模樣就是曾經身為零件的自己,能夠好好的在機關裡做好自己的小齒輪轉動,但如果那不是我們想要的,那我們不就只能成為被遺棄的零件了?
  
  哪個好?
  是要為了和他人在一起而委屈自己成為某個小齒輪?
  還是成為被遺棄的零件,自己朝著自己想轉動的地方轉動?
  
  誰會知道?
  不如我們再來拆解一次這個現實吧?
  或許,在我們不知道的某個角落裡,還有維持著自我也能把自己塞進去運轉的空間呢。
  
  或許。
  
 【Facebook粉條招募中】          
  如果你沒有在使用巴哈或是痞客邦卻還是找到了這裡,但如果你有facebook,就直接加入粉絲團,就可以隨時follow到我的發文!也請各位多多支持!感謝各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GENESIS☆夾昕
  • 啊啊啊啊!!!
    好喜歡這首歌的歌詞跟旋律!!!!
    這首歌好厲害!!!!
  • 我朋友說要死不活的歌聲很有趣,我也這麼覺得XDDDD

    夏德爾 於 2014/07/26 11:53 回覆

  • 阿一│魂飄
  • 主唱唱過《Psycho-Pass》的OP:《Abnormalize》

    本來他的《Abnormalize》很折騰我,聽了《unravel》後,完全對她的歌聲改觀,兩首都一起喜歡
  • 我在看Psycho-Pass的時候完全無視他們XDDD

    夏德爾 於 2014/08/23 12:21 回覆

  • 訪客
  • 我很喜歡這文的總結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