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被天空咬了 
  摔下的羽毛累積成山峰
  傷切割群山 滿出小島的沿岸
  淹成海島的寂寞
  它們正在墜落 還有 還有
  
  沒有人撐傘 小雨理所當然
  淋著雨就能洗去身上的汙漬 
  漣漪之間有個誰說卻洗不完洗不掉
  雨下個不停的於是
  悄悄昏暗一座島嶼 抹去所有景色
  看不見 什麼也不見 什麼都不見
  到底身上的髒污 掉了沒?
  
  沒有人知道
  
  它們仍在落下
  天空一口接一口 津津有味
  散落是無足輕重了一片天空的羽毛
  沾染墨水寫紅了這座孤島
  雨下著 它們墜落
  氾濫的雨沖走它們的字跡
  堆起的屍體阻止不了大雨的滂沱
  誰也看不見這個然而
  看不見便是乾淨了嗎?
  
  「殺死那些舉槍的人,他們是該死的盜獵者。」
  
  雨築起箱子 囚禁黑暗開始一場飢餓遊戲
  手中的傘是正義 是審判 誰都是頂尖的愛國者
  長矛與箭矢堆成墓碑
  將舉起獵槍的人影全部埋下
  血不停 雨也不止
  又為何無語調入手中的 只是傘骨的傷痕累累?
  
  傘下沒有雨能洗去哀傷
  殺死的 是朋友是父母是愛人是你是他是所有人
  「殺死舉槍的盜獵者。」
  淚水下著 渲染心底的水窪
  獵槍從來都不曾存在
  我們又是何時 忘了撐傘的方式?
  
  下著 它們仍在墜落
  雨點是血 我們用雷聲禮砲
  撐傘在鳥兒的墓園哀悼
  那裡有個鹿首的黑衣人
  一身人皮雨衣 開著槍
  槍頭裝著消音器
  「他們是盜獵者。」它笑著說:「砰。」
 
  子彈安靜得很
  它們
  被天空咬了
  
  2014, 5, 27.〈於是我們在雨中忘記了撐傘的方式〉
                          
  光是我們擁有能夠自己決定撐傘與否這件事情,都十足珍貴,那都是許多前人所留下來的染血遺產。而傘,也有很多種的使用方式——特別是在有意圖的人手中,即使是傘,也可以是殺人的凶器,即使它射不出子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GENESIS☆夾昕
  • 嗯 該說呢
    我看不懂
    不過 我喜歡這首詩:D
    裡面有好多我喜歡的詞
  • 這是一首諷刺詩。
    意思是在看不清楚的狀況下,被他人的話語慫恿,把正打算撐傘的人們手中的傘當成了獵槍。但獵槍不存在,殺了鳥的另有他人。

    很高興你喜歡。

    夏德爾 於 2014/06/01 20:03 回覆

  • GENESIS☆夾昕
  • 嗯 我已另一個角度看懂了
    不過是否是不是你想表達的 我不知道
    我是以愛國者這個詞去看的
    鳥 是真正為國家著想的人
    那些是自稱愛國者的獵殺者
  • 喔喔喔!
    妳看懂了XDDD

    夏德爾 於 2014/06/02 01:41 回覆

  • kato
  • 人的血液常常會因為別人的感染跟著鼓譟

    羅蘭夫人在上斷頭台之前的話
    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完全喜歡你的隱喻跟想法
  • 很高興你喜歡!

    夏德爾 於 2014/06/07 14:16 回覆

  • GENESIS☆夾昕
  • 真的假的?是這樣喔?
    我好強!!!:D
  • 哈哈哈哈,但其實還有更多意思,而詩我想也不見得只有一種解釋呢。

    夏德爾 於 2014/06/07 14: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