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在種子上簽名 簽完了
  埋在他胸口的花圃 一片空蕩
  沒有留下足跡是珍惜還是不懷好意?
  那天
  春雷遠去了
  於草帽戴上一個夏天的陽光
  澆水壺裝滿好多個晨曦仔細灌溉
  細數掉落的蟬鳴 
  一珠又一日落遙遠的道別
  只待花開的倩影能換來 或許可能的總有一天
  
  然而一個季節竟也能被遺忘
  
  沒有綻放夏天也就不存在了
  哪株不開花的細草會是她遺落的身影?
  怎麼會知道
  那都在秋日枯黃中找不回來了
  到底哪片葉有她當初的字跡?
  憶不起那朵幼苗的開花時節 她也不曾告知
  尋不著了的
  是她最初的那份怦然心動
  
  他大概不懂她的詩
  肯定是吧
  因為有太多的私心裝飾著他的庭院
  散落的詩篇們全都變了色
  染滿了一座森林的心疼
  而凜冬將至於冬寒厚雪之後
  融雪又將滋潤又灌溉又
  遺失好幾個夏日
  有人笑他愚蠢那是樹的種子——
  
  又有誰會看見,
  兩人在櫻海中的數十個季節?
  
  2014, 5, 24 Rewrite.那時的種子未能成花
  
  「我愛上了妳,但我卻無法讓妳愛上我。但或許我們的相遇從來都不會是個愛情故事,也或許會是十年後的愛戀——若未來總是如此無法預測的話,那我將永遠當個笨蛋。起碼,就算開不出花朵,也要用這份相遇所帶來的一切,灌溉一座森林出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ENESIS☆夾昕
  • 我不常看新詩 不過你寫的很好看:)
  • 能讓不常看詩的妳也喜歡,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夏德爾 於 2014/05/25 21:53 回覆

  • 過路人
  • 突然想到以前聽到某首情歌,歌詞有句是,能開花就應該結果。
    當時跑去問某人說:「能開花應該就能結果才對!」
    對方則是回了一句:「那也應該授粉吧。」
    這大概就是文理科生的差距。

    不過,這段感情最後連花也沒能開成。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