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上秤不出重量
  倒自白色信封的文字
  細雨凌亂在妳的呼吸間起伏
  雨水淹滿紙上褶痕
  洗滌某一夜的咖啡殘漬
  一片風平浪靜妳在字海中漂泊
  也是城市沉沒不著痕跡之後了……
  
  他在他的桌挖起馬路
  夢想鋪出妳不會摔倒的平路
  在放入的車水馬龍間
  打一盞燈探尋通往妳門口的小徑
  燈勾勒試畫門鈴的形狀如此困難
  以為滿袋的鑰匙總會有個是
  卻翻倒咖啡不知幾杯
  驚醒 都只是輾轉反側的褶痕空想
  
  他是隻羔羊 不是個好鎖匠
  迷失在字裡行間的死巷
  看街角落滿鑄壞的鑰匙那都開不了妳的門
  扔掉了一副又一副
  淹沒費心打造的街頭巷尾吞沒了天際線
  桌啊筆啊紙啊 全都在水中
  
  而妳在字海上徜徉
  築滿海底的繡球紙叢是看不見的一座城市失落
  妳拎起的破曉如此絢爛
  尚未撈著的依舊 是他在那片深幽中建造的好幾個長夜
  
  2014, 3, 27 Rewrite.亞特蘭緹斯如是說
  
  「他終於寫了封完美的信給她,他希望她開心、希望她能懂他;而在信件背後,有的是好幾個長夜的思索與挑選——如果妳能知道他的努力,就會知道那些失敗的文字們,遠比字面上的所有詞彙都來的美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