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短暫的出門ちょっと出かけてきます
  
  手紙を書くよ
  拝啓 まだ頼りない君へ
  急に一人にさせてしまうこと 謝るよ
  
   ▍現在,我將寫下這封信。
   ▍敬啟 那個還讓我不太放心的妳,
   ▍對於突然留下妳孤身一人的事情,真的對不起。
  
  泣き虫の君を思うと
  僕の胸は張り裂けそうだ
  けどね 君は君が思っているよりも
  
  ずっとずっと強いんだ 僕は知ってる
  君はだけど僕を探し泣くんだろう
  ああ ごめんね 僕は笑って
  ちょっと出かけてきますって
  嘘をついたんだ
  
   ▍想起愛哭鬼的妳,
   ▍我的胸口就難以忍受,
   ▍但,妳其實比妳自己所想的,
  
   ▍還要堅強許多許多,我很清楚。
   ▍但即使如此妳還是會哭著尋找我的吧?
   ▍啊,對不起,我還是笑著撒下了,
   ▍我將稍微出去一下的,那樣的謊言。
  
  
  
  もうここに戻ることもないだろう
  だから僕の部屋は
  君の好きにすればいい 僕の物
  片付けてしまってさ
  
   ▍我想我已經不會再回來這裡了吧,
   ▍所以我的房間,
   ▍就照妳想要的模樣,整理乾淨吧?
   ▍把我的東西都收拾掉之類的。
  
  思い出はね たまに重くなって
  君の足を止めてしまうだろうけど
  君は歩け 悲しくたって
  時がやがてその全部
  過去にするよ
  君は歩け
  
   ▍雖然回憶,偶爾會變得沈重而使妳無法前進,
   ▍但即使悲傷,也請妳繼續向前走,
   ▍時間總有一天會將這一切化為過去,
   ▍妳就是往前走吧!
  
  
  
  変わることはないと信じている
  君はだけど今に知ってしまうだろう
  いなくなった僕を探して泣いて
  ああ ごめんね 僕はでも行かなくちゃ
  
   ▍至今我仍相信這一切都將不會有所改變,
   ▍然而妳現在才會突然察覺到吧?
   ▍尋找著不知去向的我、哭泣著,
   ▍啊,對不起,即使如此我也必須走了。
  
  いつの日にか君が大人になり
  今日の事を許せる日が来たなら
  思い出して 幼かった自分の事を
  笑ってまた泣くんだろう
  僕を憎んでよ
  君は歩け
  
   ▍總一天妳也會成為大人,
   ▍如果有一天妳能夠原諒今日我的所作所為,
   ▍請想起年幼時的自己,妳又會笑著然後落淚吧?
   ▍請妳憎恨我,
   ▍但也請妳繼續,向前走。
  
  
  
 
  
  
  【113】
  【歌曲資料】
  Tia ╳ Ryo 專輯〈ハートリアライズ〉2014, Mar 發行。
  歌:Tia作詞、作曲ryo(supercell)。
  沒聽過她(tia)的歌?請洽這裡
  【歌詞來源:這裡
  【音樂連結僅供懶得尋找的人聆聽,若遭刪除將放棄修補連結】
  
  【夏德爾如是說】前言
  這首歌似乎也與「うーさーのその日暮らし」這首歌有關,但和「palette」這首歌一樣,個人並沒有看這部動畫,所以這首歌將會以「野良神/流浪神差」的角度來詮釋。
 
  【夏德爾如是說】心得解析
  這首歌聽起來是首「忍痛選擇離別」的歌曲,對我來說還有更多的解釋。和〝心解〞的「了解自我」不同,這首〝短暫的出門〞,主題是「希望對方能夠在離別裡,記住自己」。
  這首歌也很適合野良神/流浪神差這部動畫的情境,在歌詞的細節中雖然沒有完全符合,然而在「離別」與「思念」的味道上,若你看過漫畫,你或許會知道我所說的是什麼,而正在看動畫的,我依然不會多說,如果有演到那裡的話,你們一定會了解的。
  
  〝ちょっと出かけてきます〞,意思是「(我)稍微出門一下」,而這裡則是把歌名簡化成「短暫的出門」,個人是認為比直譯還要貼近於這首歌的味道。而這首歌的歌詞內容並沒有太困難的單字,所以需要解析的東西並不多,也是ryo一概的直率歌詞內容,配合tia的歌聲,催淚效果十足。
  
  我並不清楚為何這首歌的男主角要選擇離開她,這裡就假設他有非離開不可的原因吧。
  
  有時我們,也會被迫選擇離別。即使互相吸引,卻仍然不得不如此選擇。確實,我們會因為對方的家庭背景、生活習慣、興趣等等原因而爭執,甚至因此而分開,但那份最原本的「思念」,其實是一直都不曾改變的。只是,人因為陌生而相遇,也因為熟悉而離別,當我們了解越來越多的彼此,有時,即使我們深愛著對方,卻也有著一些我們自己無法退讓的原則——她就是喜歡宅在家裡,而他喜歡到處遊玩;他就是喜歡打電動,而她就是喜歡閱讀……諸如此類,每個人的特質除了彼此吸引以外,也會推開彼此。
  
  那麼這些特質所帶來的離別,到底還有沒有愛的存在?
  總是說對方變了、對方說自己變了,其實也就只是漸漸發現了彼此的特質不同,彼此活著的模樣與夢想不同而無法讓步而已。「我想我仍然愛著她,但是我已經沒有辦法再待在她的身邊。」或許有一天某個人會說出這樣的話,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是謊言,但我會選擇相信。(苦笑)
  
  一個自己喜歡的人身上所擁有的所有特質都是自己所愛的,這件事情是多大的奇蹟?
  
  〈其實是同一件事情〉
  いつの日にか君が大人になり
  今日の事を許せる日が来たなら
  思い出して 幼かった自分の事を
  笑ってまた泣くんだろう
  僕を憎んでよ
  君は歩け
  (總一天妳也會成為大人,如果有一天妳能夠原諒今日我的所作所為,請想起年幼時的自己,妳又會笑著然後落淚吧?請妳憎恨我,但也請妳繼續,向前走。)
  其實憎恨與留下記憶,是同一件事情,我這麼覺得。如果我們真的想要從一個人的眼前消失,我們又怎麼會在乎對方是否憎恨自己,或是期待對方的情緒反應?
  是的,歌曲的主角離開了,用的可能是一點激烈而讓人覺得不負責任的方式,但,那或許是他在最後的最後,希望能夠被她所記住,一種不一樣風格的「愛」也不一定。
  
  相遇就是離別,離別也是一種相遇。
  很多事情大概也要真的離別過,才有辦法了解吧?
  
  有時,離別也是一種愛情的表現。
  
  我在過去大概沒有辦法這麼說吧?但我現在可以這麼面對離別。(笑)
  
  夏。
  
  【加入粉絲團就可以更快知道我的消息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