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版MV連結

  〈指北星Polarisポラリス
  
  沈黙の夜凪に 漂った小さな船は
  体中 傷を背負った 旅人のせたゆりかごになった
  悲しげなその寝顔は もう誰も寄せ付けないそぶり
  ここが今どこか知らずに 北へ 北へただ向かう
  
   ▎停泊於夜晚無風的寧靜裡,
   ▎沉默小船搖晃的懷抱,成了載著受傷旅人的搖籃。
   ▎那悲傷的睡容,好像再也不會允許任何人的接近,
   ▎也不知曉現在到底身在何方,只是一味向北、一味向北而去。
  
  つないだはずの その手がほどけていく
  君はまるで はじめから “愛さ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みたいだ
  
   ▎原本繫著的手,悄悄的、漸漸的分開了,
   ▎就好像打從一開始,你就「沒有辦法被人愛上」一樣。
  
  いつだって 途惑って 帰ることもできなくなって
  「助けて」って叫んでるだけで 届かなくて 悲しくて
  「僕は一人だ…」
  そんなこともう言わせない
  
   ▎總是迷惘的無論何時,而漸漸的忘記了回去的方式,
   ▎僅是喊著「救救我」也無法讓任何人知曉而只是更加哀傷,
   ▎「我是如此孤單……」
   ▎而我,將不再讓你說出這樣的話語。
  
  
  
  日々揺れる心に 浸みこんだ昨夜の雨が
  傷跡の上を流れる 過去を消し去るように
  
  つないだはずのロープは ほどけていた
  船はまるで はじめから 留まることなんてできないみたいだ
  
  
   ▎昨夜的雨,滲入了這顆日復一日不安的心,
   ▎流過了傷痕,好像能把過去都消除一樣。
  
   ▎不知不覺,應該繫好了的繩索已經解開,
   ▎彷彿這艘大船,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永遠停泊一樣——
  
  いつだって 途惑って 帰ることもできなくなって
  「見つけて」って叫ぶ声は まだ 届かなくて 寂しくて
  膝を抱いて待っている
  「僕は一人だ…」
  
  いつだって 彷徨って 叫ぶこともできなくなって
  闇の中を ただただ 歩いた
  「そうやって生きてきた僕は一人だ…」
  そんなこともう言わせない
  
   ▎總是沒有一刻不在迷惘,也淡忘了自己最原本的模樣,
   ▎即使是呼喊著「請你找到我」的聲音,也還未能被人拾獲而只是更加寂寞,
   ▎於是也只能抱著膝蓋等待:
   ▎「我果然還是一個人……」
   
   ▎無時無刻總是徬徨也漸漸的吶喊不出聲音,
   ▎於黑暗中僅是走著、走著,
   ▎「這樣子活到現在的我,終究還是一個人……」
   ▎而我,將不會讓你再這麼說。
  
  
  
  強がりだけの決意が 水面を舞う
  それはまるで はじめから 空を飛ぶことが できるみたいだ
  
   ▎那份僅是逞強的決心,在水面上飛舞,
   ▎好像打從一開始,這東西就有辦法在半空中翱翔一樣。
  
  いつだって 誰だって 帰ることができなくなって
  「見つけて」って叫んでみるけど
  届かなくて 寂しくて 膝を抱いて待っている みんな一人で
  
   ▎無論什麼時刻,無論是哪個人,都漸漸的尋不著岸邊了,
   ▎即使嘗試喊著「請發現我」,
   ▎也總是無法被人聽見而只是更加孤單,
   ▎也只是讓每一個人懷著膝蓋繼續等待。
  
  いつだって 彷徨って 辿る道もない波の上
  船はすすむ ただ 漂いながら
  そうやって生きていく 今は二人で
  行く先は知らない
  
  いつだって 傍にいて こらえきれず泣きだしたって
  闇の中を かすかに照らすよ
  そうやって生きてきた君のためだけの
  ポラリスになりたい
  
   ▎總是徬徨無志的無時無刻,在失去目的地的浪潮中,
   ▎小船前進著,僅是到處漂流,
   ▎就這樣子活下去吧,現在就這樣兩個人一起,
   ▎前往我們也不知道的目的地。
  
   ▎總是每分每秒在你的身旁,即使你因為無法再忍耐下去而哭了起來,
   ▎也會在黑暗之中,微微的照亮你,
   ▎我就是想要成為這樣的一顆北極星,
   ▎僅為了,照亮如此活著的你而存在。
  
  
  
 
  
  
  【歌曲資料】
  aimer專輯〈after dark〉2013, Nov發行。
  歌:aimer/作詞:aimerrhythm/編曲:飛內将大。
 
  【歌詞來源:這裡
  【音樂連結僅供懶得尋找的人聆聽,若遭刪除將放棄修補連結】
  
  
  
  【夏德爾如是說】
  聽著這首歌,眼眶又泛淚了,這首歌透過aimer的歌聲所傳達出來的孤獨感,與最後帶來的一絲絲光芒實在是扣人心弦。aimer的歌聲嚴格來說應該是有一點哀傷的風格,但也是因此她總是能透過這樣的聲音,反過來闡述「光芒」與各種這面的意象,也因此在反襯之下,讓她的光芒與眾不同。
  
  polaris指的是「北極星」,只是在這首歌中,「指引」的味道更勝過於這顆星本身,因此與沈睡身林中壞掉的「指南針」湊一對,這裡把歌名翻作「指北星」。
  
  這首歌也有類似「沈睡森林」的MV(畫風也是),可惜我沒辦法找到完整版的,因此沒辦法很完善的詮釋。但簡單來說,女孩就是歌名中的「polaris」,也就是男孩的「指北星」,在男孩失去方向的時候,成為男孩的「方向」。海豚大概是暗喻男孩的呼喊,而女孩早已經發現了他的聲音,只是他根本還不知道,因為他放棄了與外界的溝通,而在MV中看見的那艘大船,象徵的其實是男孩自己自卑、哀傷等負面的陰霾。
 
  〈這艘「船」的象徵〉
  日々揺れる心に 浸みこんだ昨夜の雨が
  傷跡の上を流れる 過去を消し去るように
  つないだはずのロープは ほどけていた
  船はまるで はじめから 留まることなんてできないみたいだ
  (昨夜的雨,滲入了這顆日復一日不安的心,
   流過了傷痕,好像能把過去都消除一樣。不知不覺,應該繫好了的繩索已經解開,彷彿這艘大船,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永遠停泊一樣——)
  這裡與第一段中提到的「小船」是不同的,這裡的船其實是MV中看見的大船。呼應的是隨著時間傷痕漸漸的,看起來消失了,女孩也在等待男孩再次從自己的心中走出來。突然的那艘大船就走了,起風了,把女孩的帽子帶到了男孩的船邊,男孩一直以為自己迷失了回去岸邊的路,但他其實距離港口並不遠——最後女孩跳上了船,我想,她會成為引領他前往下一個地方的夥伴。而這艘船,更是在鼓勵「這些難過的事情不會停留太久」,也可以說只要你熬過去了,那些都不算什麼。
  
  〈會飛舞的東西到底是?〉
  強がりだけの決意が 水面を舞う
  それはまるで はじめから 空を飛ぶことが できるみたいだ  
  (那份僅是逞強的決心,在水面上飛舞,好像打從一開始,這東西就有辦法在半空中翱翔一樣。)
  其實這個「在水面上飛舞」,與MV比較之下大概就只有那隻海豚。在前面我解釋成「男孩的呼喊」,其實這份「盼望被誰發現」的想法,就是一種很大的動力,或許男孩也是漸漸的發現即使自己是如此的受傷,卻還是如此渴望,而漸漸的從心振作起來也說不一定。
  
  〈關於漸漸的無法回去這件事情〉
  いつだって 途惑って 帰ることもできなくなって
  (總是迷惘的無論何時,而漸漸的忘記了回去的方式,)
  いつだって 途惑って 帰ることもできなくなって
  總是沒有一刻不在迷惘,也淡忘了自己最原本的模樣,)
  いつだって 彷徨って 叫ぶこともできなくなって
  (無時無刻總是徬徨也漸漸的吶喊不出聲音,)
  いつだって 誰だって 帰ることができなくなって
  (無論什麼時刻,無論是哪個人,都漸漸的尋不著岸邊了,)
  扣除地三個部分的「吶喊不出聲音」,其餘的「無法回去」這件事情我試著以各式各樣的方式呈現,從忘記回去的方式、到淡忘自己原本的模樣,一直到每個人都是如此,並加強MV的畫面,也算是我一概的循序漸進的翻譯法,希望各位可以體會的更多。(笑)
 
  〈重新排列〉
  沈黙の夜凪に 漂った小さな船は
  体中 傷を背負った 旅人のせたゆりかごになった
  (停泊於夜晚無風的寧靜裡,沉默小船搖晃的懷抱,成了載著受傷旅人的搖籃。)
  這段原本的翻譯是「沉默的風停夜晚裡,漂流的小船成為了載著受傷旅人的搖籃」。
  當然直譯也不差,翻譯成有點詩風算是我個人的堅持吧。(笑)
  
  いつだって 傍にいて こらえきれず泣きだしたって
  闇の中を かすかに照らすよ
  そうやって生きてきた君のためだけの
  ポラリスになりたい
  (總是每分每秒在你的身旁,即使你因為無法再忍耐下去而哭了起來,也會在黑暗之中,微微的照亮你,我就是想要成為這樣的一顆北極星,僅為了,照亮如此活著的你而存在。)
  在最後的最後,闡述了無數的不安、猶豫與迷惘之後,女孩跳上了船,男孩發現了女孩。「そうやって生きてきた君のためだけのポラリスになりたい」這段的直譯是「我想成為僅為了如此活過來的你的北極星。」但這樣句子有點亂,所以我從新排列了一下。
  
  
  
  這首歌當然不是要每個女孩們都要去解救男孩子,我想無論男孩女孩都會有這樣迷惘的時候。而指北星也不見得就是女生,船上的人也不見得就是男生,其實我們每個人每個人,都可能是另外一個人的海豚、是帽子、是指北星也是船,而決定這些角色的就是我們每個人的相遇。我們有時會是他人的指北星,幫助某個人找到方向,也可能會是一艘船,陪著另外一個人到處漂流,也可能會是某一艘擋住小船方向的大船,也可能是在岸邊流離而不自知的受傷旅人。
  
  「無論是怎麼樣的你,都可能會是某個人迫切需要的一部分,所以,不要討厭你自己也不要否定你自己的價值,你只是還欠缺了一些相遇,還欠缺一些別人的靈魂。」——摘自〈【不專業歌詞翻譯】rain〉心得部分。我們不會永遠都是某個角色,這角色會因為我們的相遇而改變,而真正重要的,是不要忘記那份「想被人聽見」的慾望(或渴望),也不要太過自卑,雖然有時候自卑也會為我們帶來一些不一樣的收穫與際遇,但若是永遠都低著頭吶喊,那你又怎麼樣去知道有人聽見了你的聲音呢?
 
  若是永遠都低著頭說自己是一個人,會不會當你抬起頭時,那些原本待在你身邊的人都已經不見了呢?我們偶爾可以低頭,因為我們的脖子不是永遠都不會累的(奇怪的譬喻),但低頭一下子,他人會認為你累了,再低頭久一點點,他人會認為你睡著了,但若是你低頭再更久很多,那他人就會認為你死了。
  
  誰會願意去接近一具屍體呢?所以,在把自己殺死之前,想辦法給予自己一點點的力量吧,你會發現其實你還是有很多可能性的!
  
  在此也希望透過翻譯這首歌,能讓路過的你成為某個人的指北星,也希望把這份小小的愛,讓更多人體會。(笑)
  
  
  
  夏。
  
  【Facebook粉絲團粉條招募中!(?)】
  【沉默的幻想:歌曲推薦】若你喜歡的歌曲,我也喜歡的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