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PV連結(遺憾的是PV中最後一段是沒有的)
  
  〈沈睡森林/眠りの森〉
  
  PM12:00を過ぎたら街を出よう
  頼りない声で あなたが言う
  どこに行くの? どこかへ行こう
  どこがいいの? どこかな...
  
   ▍過了午夜十二點之後,就離開這座城市吧。
   ▍用不怎麼有自信的聲音,你這麼說。
   ▍要去哪裡呢?去某個地方吧。
   ▍去哪裡好呢?去哪裡呢……
  
  
  
  レンズの壊れた 双眼鏡
  曇って見えない 明日と今日
  何か見えた? 何も見えない
  何を見てた? 何かな...
  
   ▍透鏡壞掉了的望遠鏡,
   ▍已經模糊的看不清楚明天與今日。
   ▍你看見什麼了嗎?什麼都看不見。
   ▍你在看什麼?是什麼呢……
  
  今ざわめく街を背に 森を走るよ
  どんなに不安でも 後ろは振り返らない
  もし「帰りたいよ」なんて弱音はいたら
  眠りの森に 私を置き去りにしてもいい
  
   ▍現在將蠢蠢欲動的城市拋在背後,在森林間奔走,
   ▍無論有多少不安,也絕對不會回首。
   ▍若是我忍不住喊出「想要回去」的喪氣話,
   ▍就把我留在這座沈睡的森林裡也沒有關係。
  
  
  
  偽物の地図に 失くした自信
  また狂い始めた 方位磁針
  街が見えた もうすぐそこに
  森を抜けた まだかな...
  
   ▍因為假的地圖而開始失去自信,
   ▍指南針也開始失去了作用。
   ▍我看見了城市,就在不遠的地方,
   ▍現在已經穿越了森林,怎麼還沒看到呢?
  
  今幻想に 追われるように 森を走るよ
  どんなに痛くても この手はもう離さない
  もし「帰りたいよ」なんて弱気を吐くなら
  眠りの森に 私を置き去りにしてほしい
  
   ▍如今像是要被這份幻想吞噬一樣的在森林裡奔走,
   ▍無論疼痛有多難熬,這雙手絕對不會放開你。
   ▍要是我忍不住脫口「好想要回去」的喪氣話,
   ▍請將我留在這座沈睡的森林。
  
  置き去りに 置き去りに 置き去りに 
  
   ▍棄我而去、留下我走吧、把我留在這裡——
  
  
  
  今明かりを 怯えるように 森を走るよ
  擦り切れた両足でいばらの道駆けてく
  もし「帰りたいな」そんな弱気吐くなら
  眠りの森で あなたを永遠に眠らせる
  終わらせる 忘れてもいい
  
   ▍現在像是畏懼著光芒一樣的奔走於森林裡,
   ▍用這傷痕累累的雙腳跑在充滿荊棘的路途,
   ▍若是要說出「好想回去」這種喪氣話,
   ▍那就讓你永遠沈睡在這座熟睡的森林裡,
   ▍結束這一切,就這樣淡忘吧
  
  
  
 
  
  
  【歌曲推薦者】惡德
  【歌曲資料】
  aimer〈眠りの森〉2013, Aug, 14發行。
  歌:aimer/作詞:飛內将大/編曲:玉井健二、飛內将大。
 
  【歌詞來源:這裡
  【音樂連結僅供懶得尋找的人聆聽,若遭刪除將放棄修補連結】
  【提醒】連結中的PV並非完整歌曲,少了最後一段,因此若要欣賞全曲,請購買專輯或是自己找方法,reticent fantasy這裡並不會提供任何的管道喔。
  
  
  【翻譯解析
  aimer的這首歌,用詞上並不太困難,只是必須要搞清楚主角們在這個故事裡到底「留下來」的是「誰」,或,是「什麼」。
 
  眼尖的人應該可以看到來源歌詞中有「双現(ge)況」這個詞,在這裡我個人修正成「双眼(ga)鏡」,我不清楚是原本聽的人聽錯還是怎麼樣,但「眼鏡」應該就是指「望遠鏡」。
  
  〈1〉
  もし「帰りたいよ」なんて【弱音はいたら】
  若是我忍不住喊出「想要回去」的喪氣話,)
  もし「帰りたいよ」なんて【弱気を吐くなら
  要是我忍不住脫口「好想要回去」的喪氣話,)
  這兩段的副歌結尾非常相似,但有很微妙的差異。
  基本上都是說「如果你說喪氣話」或是「若是你氣餒了」,在弱音はいたら這個狀況,偏向「事情發生之前」,而後者的「弱気を吐くなら」則是偏向「事情已經發生過一次以上」的狀況。簡單來說,這樣的變化就是主角從一開始沒有想過害怕,到恐懼漸漸累積而不斷有這種想法。
  
  〈2〉
  眠りの森に 私を置き去りに【してもいい】
  (就把我留在這座沈睡的森林裡也沒有關係。)
  眠りの森に 私を置き去りに【してほしい】
  (請將我留在這座沈睡的森林。)
  本段中的兩個結尾也非常相似,但卻有著和〈1〉一樣的加強與改變。前者的「してもいい」是說「如果……的話,你也可以這麼做。」而後者則是「如果……的話,我希望你可以這麼做。」也代表著主角們在這個故事裡漸漸改變與越來越堅強的意志。
  
  〈3〉
  偽物の地図に 失くした【自信】
  また狂い始めた 方位【磁針】
  (因為假的地圖而開始失去自信,
   指南針也開始失去了作用。)
  「自信」與「磁針」這兩個詞的念法是相同的,都是「ji shi n」。
  我想這也是在說失去自信之後,連指南針也會失去作用。
  
  
  【故事】
  冒險與改變都是突然開始的,當然,我們也能計畫一場冒險,但即使如此也不代表這場冒險就會是「被計畫出來的」。
  
  主角與女主角想要離開這個地方,雖然他有一點點不太可靠,但是她想和他在一起,於是,在午夜十二點過後,她跟著他前往了他口中的目的地。
  
  這段旅程並不算安逸,卻也不算太差。糟糕的是望遠鏡壞掉了,他們看不見森林遠方的景色,頓時,他們連現在自己在哪裡都不清楚了,更別說是一分鐘後、一個小時候,甚至是明天。在昏暗的樹林裡他們迷走著,四周的樹木張牙舞爪,好像隨時都有什麼東西祝試著他們。總覺得自己看到了什麼,卻又提不起勇氣看個清楚。於是他們決定,無論有多麼的害怕,他們都將不回首的往前走。
  
  一段時間之後,他開始覺得這張地圖是假的,拿起指南針一看,卻連指南針也沒有作用了。突然的,他們好像看見了眼前有城市的蹤影,於是他們朝著城市奔跑——他們卻不知道,那些都只是森林裡的怪花花粉給他們創造出來的幻覺。在幻覺與現實間掙扎,他們因為幻覺跌倒、擦傷,但即使如此他們也只能往前,緊緊牽著彼此的手。
  
  然而,即使全力跑著,脆弱與恐懼卻沒有從他們的心中消失。
  可是,跑著跑著,他不再注意烏鴉的羽毛,他不再迷惘,而她也漸漸的,能在沒有娃娃的陪伴下一個人跟上他——兩人漸漸學會了勇氣,學會了重視彼此,也找到了方向。
  
  我想,他們肯定可以面對最後的那一道關卡吧。
  即使,他們的目的地是那樣的地方,即使那裡與他們所想的完全不一樣。
  
  他們肯定不會害怕的,因為,
  在這座沈睡的森林裡,他們得到了更多寶貴的東西。
  
  
  
  【心得感想】
  有時我們沒辦法預料結果也無法去計算,也因此,我們懷著滿心期望而前往而得到的結果卻往往會出乎我們的意料,那也可能會是個諷刺的悲劇。然而,在抵達結果之前的那些過程裡,往往會有著我們都沒有注意到的、真正的寶物。
  
  烏鴉的羽毛是迷惘,而熊娃娃是脆弱,至於烏鴉,則代表著恐懼,而森林,則象徵心,也可能可以說是人生吧。至於那些怪怪的花,大概就是我們偶爾沈溺的幻影。
  
  雖然找不到方向,但男孩依舊決定不隨便回首,因此,就算他看到了烏鴉(恐懼)的羽毛,他也毅然決然的決定向前。雖然還是很害怕,但女孩依舊決定跟在男孩的身後,因此,就算她看到了盤旋的烏鴉、就算忘記了自己寶貴的娃娃,她也決定要繼續向前。
  
  或許,這首歌的熊就是他們兩人在過程中被放在心裡(森林裡)的「脆弱」。那代表的是一個脆弱的自我、過去的自我,而其實他們都知道自己想要變成什麼樣子,或許,這也是為何這些「脆弱的自我」會希望兩位主角將他們遺忘在這座「沈睡的森林」裡吧。
  
  雖然過去脆弱的自己也是自己,也很寶貴,但當脆弱的他們沈睡了,他們兩個,是不是就能擁有更多的勇氣了呢?
  
  我並不能要求每個人都擁有勇氣,但我會希望每個人都能擁有一個目標,一個自己願意捨身去執行、怎麼樣也不肯讓步的目標。就算是脆弱的人也可以擁有這些,或許我們不夠堅強,沒有辦法十全十美的完成那個夢想,但在這中間的過程裡,我們一定可以一點一點學會屬於自己的堅強。
  
  是的,脆弱的自我也是自己的一部分,我們無法殺死他。所以,就讓他在那座森林裡沈睡。
  
  我們終將會穿越那座森林並找到我們的目標的。(笑)
  
  這首歌肯定是脆弱的我們,希望我們能夠變得更堅強吧。
  
  
  
  夏。
  
  【Facebook粉絲團粉條招募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ENESIS☆夾昕
  • 其實一開始看到日文名還以為是世界末日的沉睡的公主呢:D
    這首歌很好聽哪(你只給得出這種評語嗎?
    看了歌詞覺得很有意義呢0.0
  • 哼哼,當然是好聽我才推薦啊!

    算是有很多的象徵吧?

    夏德爾 於 2014/09/21 20: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