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性〉
  
  「你喜歡什麼樣髮型的女生?」坐在位置上,她轉頭問一旁的他。
  
  「我對黑長直沒有絲毫抗性。」他說,視線落在手中的雜誌。
  
  「短髮不好嗎?」她的頭髮不短,先前燙的有些波浪,只是時間久了造型也就跑了,髮尾還有一點分岔;但要燙成黑長直又好像不太有意願。
 
  「短髮也不差啊,我也沒有抗性。」
  
  但想想要把這頭留這麼久的長髮就這樣臨時剪掉好樣也不太順心,於是她又問:「那馬尾?公主頭?」
  
  「都可以。」
  
  「我是問你你喜歡哪一種嘛!你這樣根本就沒選啊!好隨便!你好好回答我不行嗎?」她有點生氣,不,是非常生氣。
  
  
  
  
  「因為我是對妳沒有抗性啊。」
  
  
  
  「噢。」
  
  
  

 
  【後記】
  我常在想我到底喜歡哪一種髮型,但後來想想好像對我來說沒有差。
  「那光頭呢?」有人這麼問我。
  「呃,嗯……如果是要把頭髮拿去捐給因為癌症而沒有頭髮的孩子們當假髮,這種類似的名義我可以接受,但如果是因為臨時興起就把頭髮給剃光,那我會生氣好一陣子……」
  「But說實話,頭髮也不是我的,就算有一天真的有女孩這樣剪下去,那我也拿她沒輒。」我攤手道。「然後其實幾位女性都說如果她們如故事裡的這麼問,她們的另一半肯定會回——」
  
  「乾妳屁事。」我把攤開的手攤的更開了。
  
  有時候男人被討厭不是沒有原因的。(攤……啊手攤太開變成立正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