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
  
  知っていたの 何もかも
  待っていたの 今もなお
  とりまく宇宙の真ん中で
  一体どこまで行けばいいのか
  
   ▍其實早就知道了,無論什麼;
   ▍卻依舊甘願等待,直到如今也是如此。
   ▍然而在我所身處的銀河系正中央,
   ▍我又到底,該何去何從?
  
  まぶたの裏の記憶さえ
  このカタマリを濡らす
  
   ▍(現在)就連閉上眼看見的那些記憶,
   ▍都會浸濕我的那塊靈魂(雙眼)。
  
  貴方はアタシを弱くする
  貴方はアタシを弱くする
  アタシは弱い 弱い 弱い...
  アタシの涙を貴方は知らない
  
   ▍你使我越來越脆弱,
   ▍是你讓我變得脆弱,
   ▍我是如此的、如此的、如此的懦弱,
   ▍而我所流下的眼淚,你肯定不會知道。
  
  
  
  火照った身を殴り描いて
  放り投げた夢と照らす
  冷えた優しさを覚えても
  淡く光る月に同じ
  
   ▍用眼淚狂亂的描繪哭紅腫脹的面容,
   ▍與被拋棄的那份夢想相視,
   ▍即便心中還惦記已經冷去的溫柔,
   ▍那溫柔,卻彷若月的殘煙。
  
  悲しみを乗り越える力を
  信じられる強さを
  
   ▍我是如此的希望,自己能去相信,
   ▍可以跨越哀傷的那份勇敢(堅強)。
  
  貴方はアタシを弱くする
  貴方はアタシを弱くする
  アタシは弱い 弱い 弱い...
  アタシの涙を貴方は知らない
  
   ▍但你卻只是使我淡忘何謂堅強,
   ▍你只是不斷的讓我忘記何謂勇氣,
   ▍我是這樣的、這樣的、這樣的脆弱,
   ▍而你卻不會了解我的這些眼淚吧。
  
  
  
  貴方はアタシを弱くする
  貴方はアタシを弱くする
  アタシは弱い 弱い 弱い...
  アタシの涙を貴方は知らない
  
   ▍你使我變得如此脆弱,
   ▍是你讓我變得脆弱不堪,
   ▍我是這樣的、這樣的、這樣的膽小,
   ▍而你也不曾見過,我所流下的這些眼淚。
  
  貴方を忘れてどこか遠く
  行きたい 行けない 行きたい 行けない
  アタシは弱い 弱い 弱い...
  アタシの涙を貴方は知らない
  
  アタシは弱い 弱い 弱い...
  涙の行方を貴方は知らない
  
   ▍想要忘記你,
   ▍然後找個地方遠去,卻離不開;好想遠去,卻身不由己。
   ▍我是如此的、如此的、如此的脆弱,
   ▍而你,肯定不會了解我所流下的眼淚——
  
   ▍是的我就是這樣的、如此的、脆弱的無可救藥,
   ▍至於眼淚的去向,我想,你也不會知道吧。
 
 
  
 
  
  
  【歌曲資料】
  まきちゃんぐ 2008 專輯曲
  【歌詞來源:魔鏡歌詞網
  【影片僅供懶得尋找的人聆聽,若遭刪除將不會修補連結】
  
  【我真的只是偶然發現這位歌手】
 
  【翻譯解析】
  「とりまく宇宙の真ん中で。(在不斷旋轉的宇宙正中央)」
  這裡的「とりまく」有「把其他東西捲進來」的味道,因此在翻譯時我不用「宇宙」而改用「銀河系」這個詞,我在想能不能透過銀河本身也在旋轉的意象來強化這首歌、這個句子裡,那份「被捲進去的情感」,不然翻譯成旋轉的宇宙感覺也是有點怪怪的。
  
  まぶたの裏の記憶さえ、このカタマリを濡らす。(就連眼皮後面的那些記憶,都會浸濕這塊東西。)」
  直譯會變成這樣啦,句子中提到的「這塊東西(カタマリ/塊)」,個人認為是指眼球,簡單來說,就會是「閉上眼睛回憶起這些過往,便會忍不住眼淚。」
  
  火照った身を殴り描いて、放り投げた夢と照らす、冷えた優しさを覚えても、淡く光る月に同じ。(粗暴的對待自己已經漲紅的身軀,與已經放棄的夢一起被月光照亮,即使記得那份已經冷去的溫柔,那份溫柔卻早已像月光般飄渺。)」
  照字面上會變成上面這樣。這段很難翻譯,首先前兩句很難搞定到底要取什麼意象。最大的問題在於第一句,「火照った」是指因為害羞或生氣而漲紅,而「殴り描いて」的意思也很難界定,大概是指「粗暴的對待」、「從眼中看見這樣狼狽的自己」,個人比較偏向後者。這裡我個人延續前段眼睛的部分把「身軀」解釋成「臉」,也就是「用哭紅哭腫的臉看著回憶裡那些已經無法實現的夢想。」
  因此這段最後成為「用眼淚狂亂的描繪哭紅腫脹的面容,與被拋棄的那份夢想相視。
  這段最後關於「微弱月光」的部份,個人稍微和歌名做了一點連結,有點像是滿月前面的幾縷雲煙,被月光點亮,那樣的「微弱」,甚至快要消失。
  
  最後副歌的部份句子都一樣,但如果照翻的話其實就沒什麼有趣的,所以各個段落我會用各種角度與詞彙去改寫,但基本上意思是一樣的。
  
  
  
  【心得感想】
  為什麼這首歌叫作「煙」?我一開始完全搞不懂,只是聽著聽著,這首歌可能沒有歌詞寫的那麼「脆弱」。這是一首心碎的歌,是一首痛恨脆弱自我的歌,但同時,卻也透過了無數的「脆弱」,傳達出了「想要跨越這些悲傷的堅強」。
  
  所以我常說,知道什麼是脆弱,才會知道什麼是堅強。嘛這可能一票子人說過啦。(笑)
  
  煙看起來很脆弱,隨風而散,任何人都可以用手撥開。但,那只是被撥開了而已,煙實際上並沒有因此而粉身碎骨;他們只是漸漸的消失而非突然的死去。當我們在面對傷心難過的事情時,有時我們甚至會想要一死了之、一了百了,然而我們都知道這並非「堅強」,而是一點一點消化、一點一點承受,慢慢的、慢慢的淡忘,然後釋懷,那才是真正的「堅強」。
  
  我想,人都是脆弱的,不要強迫自己表現的堅強,有時太過執著於堅強,反而會像是石頭砸在地上一樣粉身碎骨。承認自己的脆弱吧,雖然這也需要勇氣與時間,而當你真的面對了自己的脆弱、知道自己哪裡脆弱了之後,你肯定會意識到什麼是過去的你所沒有的。
  
  這兩段說詞可能有一點前後矛盾,因為堅強脆弱本來就是比較級,當你站在那一頭看這一頭,什麼都是如此脆弱;當你在這一頭看那一頭,沒有什麼是不堅強的。所以,慢慢來,像是煙霧、像是雲朵,慢慢的想、慢慢的改變。
  
  肯定會有屬於你自己的答案出現。而每個人,都肯定有屬於自己的煙吧。
  
  
  
  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