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a君/與小vaio】音樂是海,我的桌子依舊在流浪。  
  

   
  那或許稱得上是一座富饒的島嶼,一座寂寞豐饒的孤島。長滿了各種水果,卻沒有任何吃它的生物,於是,水果掛在樹上,直到被風吹落、被雨拍落或者是被歲月摘落,然後腐爛、成為樹的養分,接著同樣的樹再結下果實,沒有最後,可能永遠都沒有。
  
  計算到今年,寫作的資歷也到了兩位數,竟然十年;十年的時間,沒有什麼偉大的作為,正如同自己喜歡唱歌卻沒有個好歌喉一樣,這兩件事情真的已經成為一種習慣:結果?好像有一點重要,但好像又不重要了。自己是不是已經快要過了能夠追逐夢想的年紀?或者說是能夠老是把夢與理想掛在嘴邊,好像不重要了。
  
  漸漸少寫這類型的日誌,可能也是因為實在是沒辦法再矯情下去。
  
  說寫作與唱歌這兩件我都沒什麼才華的事情,或許也是因為我從來不把它當成正業看待,所以才有辦法支持到現在。過去的素描也好,現在的設計也是,正因為把它看的非常重要,卻也因為老是遇上挫折而讓自己漸漸失去興趣。如果成為了正職作家,會不會我就不會再喜愛寫作?
  
  這只是個問句,不要給我任何解答。
  
  世界是海,我是座島。看遙遠的船以為我正在朝它接近,殊不知自己從來沒有動過,也沒有船曾經靠岸。種子發芽,發芽成樹,樹開花又結果,好像果實腐爛的過程裡就會有下一個季節從裡面竄出來。我不會說自己的花美麗,自己的果美味,因為那必須由他人評斷。而我必須做的,就是從腐爛的廢土中讓自己開出最好的花、最好的果實。
  
  直到這座豢養寂寞的孤島,成為別人口中的福爾摩沙。
  
  事到如今,寂寞早已經不是抱怨的目標;但寂寞也不能當飯吃,而我永遠都會是現實的晚餐。
  
  
  
  2013, Jan, 10 豢養寂寞的孤島:「海水無益於生長,腐爛的果實才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