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聖誕禮物的製作方法〉
  
  ※
  鐘裡的時針走的很慢,我的心卻有些焦慮與著急。距離聖誕節,只剩下不到一天的時間,而原本想做出來的東西,卻因為這雙不靈巧的手而總是沒有好結果。開著一盞桌燈,桌燈刻劃著堆滿了黑色書桌的各種紙板與材料,堆積如山,將失敗的成品推下桌面,我從紙堆中拉出了一本筆記本。
  
  在想好的設計圖上,畫上一個叉。我癱軟於椅子上,望無窮無盡的垃圾山;說還剩下一天,晚上必須先出去買食材,然後再和女朋友在家和其他室友一起準備聖誕大餐,也就是說在這之前,必須把這個聖誕禮物給弄出來,無論如何;而且還得把房間給佈置好,免得壞了她的興致。
  
  要瞞著她秘密做手工的聖誕禮物、能夠爭取到好幾天不會被她突襲拜訪而讓整個驚喜提前暴露,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現在已經完成這點,但關鍵的禮物卻怎麼樣也無法完成,我想做一個戴著聖誕帽的聖誕樹禮盒,做出來卻像裝著染血仙人掌的棺材;想做一個抱著拐杖糖的雪人玩偶,做出來卻像是德州電鋸殺人魔版的晴天娃娃。為此,我甚至熬了三天三夜而且還沒有洗澡。
  
  我開始後悔小學的美術課與國高中的家政課沒有好好上。
  
  「買個貴一點、她喜歡的東西就好了啊!你的手只會打遊戲,哪做的出東西來?」昨晚隔壁的室友看到我的慘狀時這麼提議。
  
  「我們才交往三個禮拜,你是要我這赤貧的大學生送香奈兒不成?」那時的我在他眼裡肯定是一具坐在椅子上會說話的死屍,兇手是聖誕節。
  
  「也沒人說一定要香奈兒啊。」他用雙手比出LV的標誌。
  「靠有差嗎!?然後你覺得我現在出去挑來得及嗎?」
  「那你為何不早點去挑?」他一臉你看看你、你看看你的表情。
  「就是去晃過了發現沒什麼特別的,最後才決定自己做啊!」我現在開始有點後悔自己的自以為是。
  「唉,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為了要做聖誕禮物,搞的像是要期末考一樣的。你不要這一科愛情過了,學業被當掉啊,保重!」室友搖搖頭,默默關上我房間的門。他後來中午回來時順便買了一罐咖啡跟午餐給我,讓我省去了出去買午餐的來回三十分鐘路程;你的大恩大德我肯定永遠不會忘記。
  
  「啊……」咬著肉包,我看著天花板。「到底要做什麼禮物才好啊——」高舉肉包,我大喊。
  
  倒數十八小時。
  
  說到底為什麼會想要手做,其實完全是因為在和她逛街時,她老是喜歡逛手做的東西而不是各種名牌,她說:「你不覺得手做的東西很有靈魂嗎?」我點點頭,回答:「嗯,都很特別。」只是這些手工製品說不定有的還和名牌差不多價錢,也有些幹她媽的醜,難看、普通到我都必須用髒話來形容。
  
  但她喜歡,所以對她來說就是特別了吧。我對這方面的美感一直都很差,嗯。
  
  說實話,我非常喜歡送禮物給自己喜愛的人,那有種成為聖誕老人的感覺,好像能夠靠自己的力量,傳遞更多的幸福。因此,我應該算是對聖誕節很有意識的傢伙,不過這次的聖誕節卻讓我覺得比起任何一次都來的重要。倒也不是說之前和前女友的感情就比較差,所以沒有打算花這麼多心力,而是度過了這麼多次聖誕節,老是送餅乾、手套、圍巾、包包什麼的,總讓人覺得有些乏味。
  
  應該要與眾不同。
  
  挑禮物應該要是挑的人很快樂,收到的人也很快樂;在送之前,必須要先讓自己感到驚喜,才有辦法讓收到的人驚喜,不是嗎?我是這麼認為。這問句似乎在打我自己的臉。不過,當我在腦海中想像,她收到一個普通買來的聖誕禮物,與我手做的聖誕禮物時的兩種笑容,後者就足以讓我在床上偷笑許久。
  
  東西也得做的出來就是。
  
  人家說最好永遠都要有B計畫,那對於這個連B計畫都失敗的我來說,到底應該怎麼辦呢?以我的實力,說不定一張有一丁點兒紙雕的聖誕卡就是極限,但,聖誕卡哪裡都買的到,她收到真的會開心嗎?會不會我真的買一個香奈兒的包包,她反而會比較驚訝?
  
  我想要看到她驚訝的表情,還有那個笑容,但我突然覺得那個笑容離我好遙遠。
  
  要是說我沒能準備好禮物,她肯定會很失望吧。我不希望我讓她露出那樣的神情。
  
  倒頭橫躺床上,我突然想起我與她相遇的那個場景。
  
  沒什麼特別,就在百貨公司樓下的超級市場外,看到她紙袋中的蘋果就快要掙脫出來,所以一個反應接住了破袋而出的第一顆蘋果,我就這樣呈現要接殺飛往一壘球的姿勢,由下而上的與她四目相接:那姿勢我都覺得可以喊出假面騎士變身之類的台詞。
  
  而且我完全沒料到她買了六顆蘋果。
  
  我們那之後其實沒有太多對話,在我請服務人員清理地面,與她一起和賣場人員道歉之後,我們只交換幾句話,她便匆匆離開。之後,我就一改老是為了省錢而去大潤發買廉價蔬果的習慣,開始去東西老是貴的嚇人的日式賣場,就為了能再次碰上她。嘗試了一個多月,每三天就去一次,買的食材多到室友開始教我烹飪否則就會放著爛掉。
  
  就在一個月後我帶著絕望的心情去買pocky冬季限量版,蹲在一堆巧克力前的時候,身旁突然出現了這個聲音:「嗨,游擊手。」熟悉卻陌生。
  
  游擊手?
  
  又是由下而上的角度。與那天辦公室套裝不同,今天的她打扮的很平常,原本綁成馬尾的頭髮稍微散亂的落在肩膀的圍巾旁。「啊……抱歉,上次沒能接住剩下的五顆,那好像是很貴的蘋果。」我在說什麼啊。
  
  「啊。」她笑了。「沒關係,棒球場也只會有一顆球啊,接的到一顆就好了啦!」後來我馬上得知她是重度的美國職棒球迷,而我拯救蘋果的姿勢就很像外野手或是游擊手飛身接殺的模樣。
  
  「今天也買了六顆蘋果?」拋下被當成藉口的pocky,我起身。
  「嗯……還沒買,在想要買幾顆,今天要買的東西有點多,所以得考慮一下能裝多少。」
  我幫妳拿回去吧——這話我還真吐不出來。「那種蘋果……和一般蘋果有什麼差別嗎?」我都只吃廉價水果,而且我也吃不太出來到底那些蘋果有什麼差異。語畢,她一臉驚訝的看著我,說:「當然不一樣啊……嗯,跟我一起來吧,我來跟你說蘋果的奧妙。」
  
  於是一場蘋果、棒球與手工製小物的海嘯,直接淹沒了我。接著,就在接住那第一顆蘋果的兩個月後,也就是十二月,我們正式開始交往。然後,就到了現在。
  
  一個棒球場只會有一顆球。
  
  就做我能做到的東西,然後全力去做吧。我抬頭看了一下時間,還剩下十五個小時左右,扣掉整理、洗澡和準備食材等等,應該只剩下不到五個小時,在這段時間內,把我對她所有的愛戀與思念,全部濃縮在這個禮物——我想要看到她驚訝與快樂的笑容。
  
  這份禮物,只為這麼一件事情。聖誕節,只是一個契機,給了我表達更多愛戀的機會。我的腦海裡開始出現了那份禮物的設計圖。
  
  倒數五小時。
  
  
  
  ※
  「呼……」吐出的白霧在圍巾旁消散,用吐息稍微溫暖受凍的手,我在城市最高的大樓的底下走著,在成雙成對的人群之間,在無數的聖誕樹與聖誕老人之間。一到聖誕節,這一帶的氣氛應該可以算是最為濃厚,所幸,這次的世界末日也沒能毀掉聖誕節,不過我想大多數人也只把末日當成午餐晚餐的配菜就是:去死去死團啊,你們的計畫失敗了啊哈哈哈哈。
  
  如果在日本或更北邊的哪裡,在聖誕節遇上陰天,或許就還能對雪有些許期待,不過這裡只有冷的要死的風,而沒有那讓人心動的細雪。而更北方,肯定更冷吧?我呆忘被聖誕樹燈飾塞滿的街道,看了好一會才離開。
  
  一如往常,來到這裡是為了要來尋找這次的聖誕禮物。一如往常,我還是沒能找到什麼特別的禮物。「看來又得空手而歸了。」今年的冬天特別冷,在這樣下去我可憐的鼻子又要成為關不住的水龍頭。
  
  所以我決定把食材買完之後就快快回家。
  
  說小不小,說大也不大的日式賣場,不知不覺就晃了一個多小時,應該是和她在一起後的關係,來到這種地方也會開始因為看到不錯的食材而開始東想西想下次的新料理。「嗯?今天晚上好像有一場球賽?」雖然不到有辦法把所有球賽的場次與時間都記起來,有些還記不太清楚,有時會也因此被她教訓。等等回去趕快來確定一下。
  
  「這麼說,也得買些爆米花。」於是乎我又晚了半個小時才離開賣場。
  
  也沒有忘記買一顆蘋果。
  
  
  
  ※
  聖誕卡片到了最後,變成一個小小的箱子。在做完的剎那我也覺得詫異,卻覺得這肯定是個驚喜:雖然我不知道箱子形狀的聖誕卡還能不能歸類為聖誕卡片,但這不重要。主體用牛皮紙板、細節用上了許多種紙料做成,基本上,只要打開上蓋,四個箱子的面就會啪一聲打開來變成一大張聖誕卡片,裡面有無數我手殘剪出來的歪蘋果,與用打洞機打出來、再用鉛筆畫上縫線的棒球;四面各有看起來勉強算是雪橇、雪人、馴鹿等和聖誕節相關的吉祥物;而卡片的正中間,則有一顆聖誕樹,最上面裝飾著象徵我們第一次相遇的蘋果。
  
  那是一顆畫有縫線的金色棒球蘋果,還是立體的,光為了這棵蘋果模型,還跑了好幾個地方尋找,甚至還因為找不到比例剛好的而買了金色的噴漆。
  
  最後,我寫給她的信就貼在蓋子的背面,而成品做出來好像有點孩子氣,我不知道這到底能不能讓她感動,或是讓她開心,甚至是感到驚喜,我不知道。只是,這已經是我的全心全意。現在,那個箱子就被謹慎的放在已經整理乾淨的房間桌上。
  
  「希望,我能換得妳的幸福的笑容,作為這次聖誕節的交換禮物,聖誕節快樂!」在房間裡,我伸出手把那個箱子放在她的面前。她接過箱子,小心翼翼的打開蓋子,正如我計算的,盒子啪的一聲變成了一張十字壯的聖誕卡片,默默的,她看完了蓋子背面的信,然後笑著撲進我的懷裡。
  
  我想我換得了她的感動,與其他所有我所期望的一切。
  
  感謝聖誕節,給予我這個舞台——
  
  
  
  ※
  「你終於回來了啊?有點晚喔。」一打開門,室友正捧著一大袋肯德基的大餐,似乎也是剛回來。「有買到嗎?」
  
  「沒有,不過其他可以拿來配菜的倒是不少,」我一面說,把紙袋抱到後面的廚房。「再等個二十分鐘應該就好了,這些東西微波一下就ok。」
  
  「嘖嘖,才三年竟然已經比我還熟了,這就是青出於藍?」
  「靠,當初你弄出來的那東西也不算是食物好嗎?根本是黑暗料理界……啊,等等還有兩個人要來是吧?你可樂有多買嗎?」
  「啊哭杯,這樣好像不太夠。我出去買好了。」
  「騎車記得戴手套啊,今天他媽的冷。」但我說完的同時已經傳來鐵門關上的聲音。希望他回來的時候不會面臨五根手指頭得截枝的命運。
  
  把該微波的扔進微波爐,把剩下該冰的先扔進冰箱,我只在手上留下了一顆蘋果。在室友回來之前還有一點時間,所以我走向我的房門。推開門,房間已經被整理的乾乾淨淨,而那個桌子,早已連盒子放過的痕跡也不存在。
  
  乾淨的有些寒冷。
  
  我在門口駐足了幾秒鐘,快步推開椅子打開電腦,然後咬了一口蘋果。就再給我一顆蘋果的時間回憶吧,畢竟,有太多的過往留在這裡,也還是有太多的習慣被留了下來,沒什麼不好的,我喜歡這樣的自己,被妳所改變的那個自己。而聖誕節有朋友一起,也沒什麼不好,只是,今年,也沒能成為某個她的聖誕老人。
  
  默默的,我對著沒有其他人的房間,祝福。
  
  「聖誕快樂。」
  
  
  
  Fin
  

  

  〈後記〉
  
  這篇是配合aimer的「雪の降る街(將雪的城市」寫下的短篇故事。基本上,歌曲與故事沒有直接關係,歌曲與聖誕節也一點關係都沒有,而我為何要把這首歌當做我的聖誕歌呢?重點是歌詞中那份情愫:畢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更和自己所喜愛的人在一起;聖誕節就像是一場雪,在這個季節、在這個節慶,有人不孤單,也總有人寂寞,有人擁有也有人失去,而我們到底要靠著什麼,溫暖我們受凍的心?
  
  雖然人家總說沉浸於過去是不好的,但偶爾回憶一下也無妨吧?不是留戀,而是在這樣的寒冷裡,稍微想起了過去的一些美好回憶,同時期望著將來,也能夠給予他人這樣的記憶。說沒有遺憾肯定是假的,而遺憾的,是「今年也沒能成為某個她/他的聖誕老人」。
  
  在這場雪結束之後,被回憶溫暖的我們,肯定能夠繼續向前吧。
  剩下的,就交給這首歌,獻給在聖誕節,有些孤單卻又不太寂寞的人們。
  
  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珊妮豆豆

  • 謝謝分享ㄚ,很棒的文章,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聖誕禮物收不完喔~
  • 很高興你喜歡!
    你也聖誕快樂。

    夏德爾 於 2014/12/10 16: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