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的漏網之魚〉
  
  跫音未晴
  淤積一個太平洋的海浪
  習以為常的默劇剪影
  是人群安靜的無所適從
  
  人們拿起船槳圍上斗篷
  開始一場場低頭的原地遠行
  
  其實你們哪裡都沒有去成
  
  自滿放棄某對兄弟的偉大發明
  傲慢放任船隻腐朽寂沉
  秒針上萬圈抵達的彼岸只需觸碰
  人們真的會了魔法
  一個按鈕就算無風無浪不穿鞋不旅行
  也能
  窺視那個海角天涯的名不經傳
  
  捧在手心的黑色窗框
  就是自由——碰一下心想事成
  何罪之有?

  等待很愚蠢
  人們不再紙造雙鯉
  玻璃上的細語比畫紙的藍天彩虹
  織女天郎得以長談橋上
  湯姆與瑪麗更在框框裡意外了一段悠閒時光
  
  全都裝在那個吃電的盒子——
  
  因小確幸滿足是最新的更新檔案
  那只是個撒網作業
  低頭是進網的鳥、落網的魚
  會成佳餚在哪個餐桌上?
  收成終將
  我只會是末日的遺物漏網
  摔進北極海的懷裡,冰封
  寂寞到下個有妳的文明

  
  2012, Dec, 18 末日的漏網之魚。
    

  

  後記:
  
  撒網作業:net work。
  湯姆與瑪麗:time and money。(摘自時間就是金錢)
  
  人們運用這些科技,透過手機,在各種細碎的時間裡閱覽、溝通。網路幾乎什麼都能夠完成,你想看什麼,找一下就有;你想和誰聯絡?按幾下就好。然而,當人們的溝通變得如此順利,人們之間的情感真的有比較深刻嗎?不一定每個人都要深刻是吧。
  
  看著路上的人們老是看著手中的手機,以為這樣就是適當的運用所有的時間,但其實做的事情大多也都只是沒什麼實際效用的事情:看看facebook、玩個line、打個遊戲。聽起來很自由自在,但在我看起來反而比較像是一座座關住自己的鳥籠、魚缸。
  
  或許現在還看不出有什麼影響,但這不是個末日嗎?我認為是,而我必須是能夠逃過那個末日的,那條魚;同時也在尋找著另外一條。當然,這只會是我的自以為是而已。
  
  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