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盤的雨過境遷〉
  
  忙於拼湊、忙於敲打
  倒影裡我們安裝相同的倦容
  可不是?
  於一方格的陰天你我連接額上的溫存
  霧氣滋長成對話視窗
  消散、模糊
  多少位元是積雲的最大容量?
  
  這一行大概無法計算
  
  那瞬間
  你鬆開一個初冬的矜持
  我的鍵盤也摔落窗外,機械式的失足
  這瞬間
  來場小紅傘也無用武之地的暴雨滂沱
  黑掉這個程式,全部
  開始這場以物易物的秘密傳輸

  灰白拼圖要怎麼重新安裝?
  吵雜以對

  惹了一台北的不悅於是
  你放出的風箏卡在冬季的梢頭
  亂了陣腳的魚線會纏上哪個街角?
  無妨了
  終止回應的下載程序,跫音在水窪上竄逃
  哆嗦的候鳥抖下拼圖更多
  填滿、塞滿、堆積如山
  你也終於在鍵盤按鍵上打滾自如
  開始推特是被困住的野獸
  無妨了
  咖啦咖啦與唏哩嘩啦其實沒什麼差別的

  就讓整個城市埋沒於鍵盤的按鍵——
  下一場傾盤大雨。

  下載這片天空的閒暇就和冬眠程序合併列印
  順便,在咖啡裡品嚐你上傳好幾杯子的文思泉湧
  淤積一個部落格讓其他窗台了解你的無心暫留
  載滿鍵盤的列車遠去之後,終究有人會懂的

  然後就能……事過境遷的吧?
  
  
  
  2012, Dec, 1 傾盤的雨過境遷。

  
  雨如打翻的拼圖,把天上的雲拆下來扔在地上;雨如敲打鍵盤的聲音,一個怒火摔壞的鍵盤散落一地;雨如呼嘯而過的列車,一陣一陣。我就給予你發洩情緒的地方,而你就給予我奔逃的自由,我給你鍵盤,你給我痛快的大雨——這是場秘密的交易,噓,不要說。

  p.s 往後新詩應該不會有照片,一律改為色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