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釀棺材〉

  腐爛在夜晚的底部
  耳邊卻有妳的心跳敲門前來
  不可能、不合理、不科學
  偶爾歌頌過時的美好確實
  那是吟遊詩人的曲目
  妳早已葬身凹折的鏟子底下,卻更是真實

  沒道理

  一天
  我只殺死三百六十五分之一的妳
  這樣就不會成為殺人犯,以為
  泥土是鮮花,覆蓋床鋪與妳的長眠
  像是飯後娛樂、睡前的安眠曲
  妳的手腳頭顱,我終於埋葬
  
  還有那個他與之殉情

  三百六十六分之一的致命傷
  一晚只在他身上留下
  多的那一天,就當做休息時間
  叫喊的話語被用來縫合
  遺言用紅色的墨水白色的飾品用來陪葬
  泥土箱子裡的不會是收藏
  上頭更不會有墓碑歌唱

  就葬在一個我也不知道是哪裡的地方吧

  喪屍死不了還有了心跳
  我就會想起那到底是哪個天涯海角
  耳邊的悸動是殺死愛恨的罪惡感,或許
  死不了就沈睡吧我打開瓶塞
  用酒精劃開瘡疤滋潤那場深埋
  這次我將花上幾個歲月釀造?
  就使冷漠成為軟木塞
  就讓回憶於杯中酒醒將來
  而新酒,總是能清香一場長夢吧

  傷口上的液體總該有個名稱,
  是的我殺了我自己與妳的影子
  那把鏟子現在扭曲的可愛

  應該是我酩酊的時候 
  
  
  
  2012, Nov, 26 私釀棺材。
  


  後記:

  我必須強調我喝酒之後只會想睡覺,酒品也很好,絕對不會有什麼傷害人的行為!(澄清)嘛,上個禮拜遇到一件實在讓人覺得不悅的事情,也難得勾起我想把自己灌醉看看的慾望;人家說很酒喝太快就很容易掛,一開始來的sake喝太快,果然喝到第三輪之後就吐了。
  
   唉呀這是題外話;我們偶爾會歌頌已死之人,但若已死之人突然復活要求你不要歌頌他而臭罵了你一頓,你會作何感想?那件事情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情況;雖然也偶爾歌頌過往,但其實自己早已沒有在參與她的生活,而偶爾一次的拜訪與寒暄,到底為何會發展至此?
  
   情為何物?(笑)
  
  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