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啊轉的,
  只是看著電扇卻恰似我是在果汁機中憂愁的水果,
  不敢直視腳下的刀,所以只是看著遠方好像臨危不亂。
  
  「痛苦只是一開始而已」,
  這種話都是加在果汁裡的糖漿。
  當你的視線漸漸下沉,
  以為你在悄悄墜入夢鄉,
  下墜的景象,全都是沈重眼皮的誘惑。
  
  而當血肉開始攀爬你眼前的景致,
  你早已連靈魂也不剩下。
  
  啪啪嘰。
  
  等著,被裝入透明的棺材。
  
  
  2012, Nov, 16 1:0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