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a君】但你要知道的是,一旦錯過的東西,就不會再是你的。
  

  
  一旦睡著,就會沈溺夢鄉,或許我曾是想要永遠都躲在那片海底長眠。
  然而現實偶爾會比夢境精采,所幸把現實當做夢,夢當做現實——
  像是沒有引力一樣,朝著遠方流離。既是夢也不是夢,是現實也不是現實。
  只有自己存在,那就什麼都無所謂,也有意義。
  
  我媽問:「這是『莊周夢蝶』+『我思故我在?』」後來想想,欸,好像沒錯耶。
  
  不過事實上,我對名人的著作都沒有太多著墨,我既不看他們的文章,也沒有打算研究,雖然這就像是在宣稱自己是個閉門造車的無知之徒,但就目前為止,情況還沒有很糟。反倒是當別人看了我的文章,而想起某個名人的創作時,我會感到特別愉快——啊,原來我的想法不僅僅是我的幻想而已。
  
  我喜歡自己去發現那些想法。
  
  現實似乎比較傾向於把這些古人們所擁有的價值塞入現代人的腦中。上一次上設計課的時候我們老師說:「過去我為了讓學生做出好東西,會幫他們想七成,然後讓他們自己想三成,但後來發現這樣不行,因為那都是我說了要做什麼而他們才做什麼,這要到了業界,一個案子擺在眼前的時候,他們就會完全不知道該做些什麼,甚至不知道該如何開始。」這句話一直在我腦海中迴盪;而把大量古人知識塞入現代人腦中的這些教科書與教育方式,是不是也是相同的問題?
  
  我看過很多在網路上評論文章的討論,可以發現有不少人時常引經據典——這件事情本身倒不是什麼壞事,但我難免在看見他們引了一大堆古人、大師的句子與範例之後懷疑,這些東西你們真的都消化完了嗎?(我不知道)相對的我也開始思考,真正有把這些古人的智慧讀進心中轉化成自己的知識的人,是不是根本不需要特別搬出誰誰誰的名句,就能夠透過自己的邏輯、透過自己的方法去說服他人呢?而那些其實根本沒看過這些名著而努力生活的人們,會不會比起這些仔細鑽研的人,都還要來的接近「答案」?

  這就是所謂的「大智若愚」也說不定。我不知道能不能用在這樣的狀況就是。(笑)
  
  但說到這其實也有十足的矛盾,雖然在聽見老師的話語之後我的腦袋才開始運轉,但那之前我的腦袋也在運轉也想過類似的問題,卻沒能夠將它化成那些言語——而我這篇日誌中的各種想法,又難道不是被他人影響而寫下,並非源自於自己的想法?
  
  那麼,思考的源頭到底在哪裡?那究竟是我自己引導出來的答案,還是我只是被影響並誘導出了這樣的結果?
  
  「現代的小孩已經失去了冒險的能力」這我已經忘記是誰說的了。「現代人往往把他人的結果、他人的夢想視為自己的目標,但是那並不一定會是適合你的。我們總是把成為醫生、成為律師什麼的當成『一個好的未來』,因此我們幫助孩子們去規劃他們的將來,卻忘了『相信』與『等待』的重要性。」這段則是前幾個月在〈從謊言開始的旅途〉裡看見的片段。
  
  而這樣的狀況又正好與「把古人們所擁有的價值塞入現代人的腦中」的行為相似。
  
  好久之前,我曾下了一個結論,現代人太過盲目於「得到結果」,或者說都追求著「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最大的利益」。我並非在自我台舉,只是非常湊巧的,我所聽見的、看見的,與我過去發現的,其實都是同樣的事情。
  
  我既非歧視那些引經據典的人,也非鄙視那些喜歡研究名著的人,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對錯,但也因此,我懷疑。引用了大量的名著是為了增加自己言論的可信度,但到了最後,難免會變成只是那些名著片段的彙集體而非自己思考的結果,這或許也可能是許多論文很無趣的原因——但其實我也沒看過多少論文。大量的參考了過去人們所走過的路與結果,也是為了要增加自己成就的成功機率,而那些參考的東西卻非常諷刺的在不知不覺間成為那個人的全部。
  
  所以我說,這是一個錯過夢的年代。
  
  而在這個錯過夢的年代裡,人們因為錯過夢而更加空虛,因為那些想法都不來自於自己而來自他人。人類之所以為智慧動物就是因為我們會思考,而不願意去思考的,還會是人?
  
  在網路如此發達的社會,人們更容易去聯繫彼此,然而空虛卻沒有因此而減少,為什麼?一個人一天到晚都看著手機的LINE,等著某個人與自己聊天、分享,我非常質疑這種行為,你難道沒有自己的事情可以做嗎?就那麼怕一時沒有人發現你的存在?無視於在你身邊的人,只是看著自己希望看見的世界——並盼望著別人給你些什麼。
  
  或許這樣的思考是因為我很孤僻。這麼久了,我既沒有用LINE,甚至連行動上往都沒綁約。這年頭,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小伙子一離開電腦就是斷線,是一件這麼奇怪的事情嗎?這在前幾個禮拜,台灣大哥大聲音很甜美讓我不得不聽她說要不要辦優惠上網專案的時候我思考著。
  
  說真的我待在台北到處都有網路,7-11有,也有taipei free,迷路找個人問路就好了,google map?不需要。這方便的網路,增加了人們每個人的自由度與自主性,卻也減少了更多的現實際遇。
  
  當我一個人時,我總有許多的事情可以思考,除了作業以外,我可以把所有的心思放在看小說,或者是思考小說的細節,又或者是思考著捷運車廂的某個事件。孤單嗎?多少有,但是當我思考得出一個答案時,那就像是萌生於靈魂中心的一棵樹苗,我知道,它將來會成為一棵大樹。而在手機上敲打著無數表情符號,一天到晚閒聊著到底要做些什麼,I don't know,我不覺得那很有趣。
  
  那在我眼中看起來,反而更加孤單寂寞,好像一時斷線,就會失去全世界一樣。因為人與人的互動,是最快能「得到回報」的方式,你一言、我一語,那就構成一種回報的交易;許多很大的事情,並沒有辦法馬上獲得回報,甚至會因為這些大事情而得到許多負面情緒,所以人都是靠著這些回報,或者說是小小成就而活。
  
  簡單來說,就是不甘在大成就完成之前的寂寞。這點在許多網路寫手上也可以看見蛛絲馬跡。
  
  
  
  所以,那裡,到底存不存在著夢呢?

  嘛,這樣的我在他人眼中看起來,恐怕也只是一個孤僻、令人反感的中二病大學生吧。
  
  最後,為何我會說是錯過而非失去?
  
  因為那或許就取決於我們這一代,到底能對世界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2012, Nov, 13 錯過夢的那個年代〈表〉:不要輕易接受現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