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won't speak, if you hear something, nothing but you're crazy, just like him.〞
plus, minus, zero.

  

  【gama君】某個旅程的途中。
  

  
  少年……不,用少年自稱的這個行為就到此為止吧。
  
  那是禮拜四的事情,拖著想不到東西,又被學校打亂行程的不悅心情,「去看個書,心情就會好一些的。」我懷著這樣的自我欺騙,關上家裡的門。
  
  門上寫了電費兩千塊的紙條存在感也太過強大,他媽的強大。
  
  不知何時曾有人和我說過,他已經過了那個用文章來抒發情緒、探討自我的時期。我看了看路邊大樓帷幕中的自己:「我還沒脫離嗎?還是那只是我的生活方式?而正好不是他的生活方式?還是說,他是被環境給吃掉了自我?」等等,也並非每個人都擁有以文章來紓壓的自我吧。
  
  所以,我與那些高喊著大道理的國中生有什麼不同呢?老師說,要做好一個設計,必定要有與眾不同的思考。「我有嗎?」綠燈,我穿越忠孝復興站的十字路口。我只是想要說說大道理來合理化自己的迷惑與不安嗎?
  
  「是嗎?」
  
  網誌就像面鏡子,卻又不是面鏡子。它能讓你與自己溝通,也能夠讓你在將來嘲笑自己的愚蠢。「無妨。」突然覺得自己的網誌有一點電波系的嫌疑,雖然可能不及「戲言」的等級,卻感覺就是一個人在腦袋裡把玩各式各樣的詞彙與觀念。
  
  「嗶嗶。」突然我的頭頂就會發出電波之類的,然後撿到個藍髮美少女——算了吧,我還是乖乖過我的馬路。
  
  這社會就是不停的在削馬鈴薯,削啊削的,把所有的馬鈴薯都削成長寬高10x5x5的方體,然後丟進10x5x5xn的方形鍋子裡,能堆多少算多少。而那些被削掉的殘料,也沒人清理,就這麼散落在爐火與整個烹飪平台上,放任其腐爛、燒焦。
  
  所以,到底是人們自己放棄了思考,還是根本就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與閒功夫?如果長大這件事情就必須要放棄思考,那我寧願永遠都當個孩子。
  
  但這樣會交不到女朋友所以我還是再思考一下好了。
  
  九點多,好險誠品底下的拉麵店還開著,於是我能在飽餐一頓之後再上樓享受夜晚的正妹……嗯,我的意思是夜晚的書香。
  
  尋了大半圈,最後還是到了日本文學的區塊。有川浩的阪急電車上次我已經看完了,首先引起我興趣的是一本叫做「寫情書的方式」(好像是這樣但我忘了),但隨後我便瞄到上面放了一本「從謊言開始的旅程」,上面寫是二十本推薦給年輕人看的勵志小說之一。
  
  嗯,我姑且算是年輕人吧我想。嗯,我還是。
  
  意外的這本書讓我多次熱淚盈框。簡單來說就是個高中生賭氣跟同學說自己去過迪士尼樂園但自己根本沒去過,所以為了挽回面子,因此騙媽媽要去東京看大學而準備前往機場。不料,中途塞車,飛機沒搭成,一時也回不了家,就在萬念俱灰時一位阿姨幫助了他,揭開故事的序幕。
  
  其中最印象深刻的是主角與願意載他的卡車司機間的對話,這是禮拜四看的書了,而我現在只記得這段,因此這段確實讀進了我的心裡。故事是說司機要求主角戴上自己的眼鏡,主角第一時間也覺得奇怪,為什麼自己非得要帶司機的眼鏡不可,但還是乖乖的戴上。
  
  後來司機開口了:「為什麼我叫你戴上我的眼鏡你就要戴上?你也知道這不合理,但你為什麼不反抗?你想想看,如果你因為你不戴我的眼鏡,而我把你敢下車,那也就只是如此而已,那是你的決定。但是如果你戴著我的眼鏡,然後暈車了,吐了,最後怪誰?你肯定會怪我,但是奇怪的是,是你自己決定要戴我給你的眼鏡,而不是我幫你決定的。」
  
  「戴著別人的眼鏡看世界,肯定會頭暈目眩。」司機部分的對話我只記得這些了。  

  再來後來遇到的一位醫生銜接了這段話題。
   「現代人往往把他人的結果、他人的夢想視為自己的目標,但是那並不一定會是適合你的。我們總是把成為醫生、成為律師什麼的當成『一個好的未來』,因此我們幫助孩子們去規劃他們的將來,卻忘了『相信』與『等待』的重要性。」
  
  記憶有一點不清晰,不過我在當時看完的那種解脫感,到現在都還殘留在我的心裡。一部分可能也是因為我過去也有著類似的思考,而突然在這裡得到了驗證。當然,這篇故事以更溫和的方式和我說了這個現實。
  
  我一直在想,甚至是在恐懼,到底我畢業之後能夠做什麼。
  
  「先做好現在能做的事情。」大部分的人會這麼說吧,但這並不能解決我的困惑與不安。可是,我是不是也應該對自己抱持更多的相信與等待?
  
  「無論如何嗎?即使總是會有一種情緒阻止你做所有你想做的事情嗎?」
  「那不過是自我逃避的藉口吧?」
  「可是沒有一個方法可以有所解脫啊!」
  「這也不能是你一事無成的理由吧?」
  「可、可能只是時機還沒到……」
  「你要依靠那種沒有根據的東西嗎?做好那些應該要做的事情,才是確保未來的方式!」
  「可……」
  
  「沒有什麼好可是的。如果你真的不想要做那件事情,那你就不要做。可是,你連放棄的勇氣都沒有,不是嗎?前進也不行,後退也不願意,你就這麼想當個半調子嗎?」
  
  
  
  了解與行動是兩回事。
  
  於是今晚,我也依舊在這從謊言開始的旅程中,自相矛盾。
  那份不斷阻止、欺騙自己的感覺,會不會就是這個矛盾中產生的BUG?
  天助自助者,所以,或許我根本就沒有權利去盼望一個從天而降的救贖吧?
  
  無論真假,在他人眼裡,都不過是虛偽的自我憐愛。
  
  
  
  妳說,我說的沒錯吧?
  
  2012, Sep, 9 從謊言開始的旅程:看似沒有盡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eika
  • 不知道耶...船到橋頭自然直?!
    (笑)
    有時候不要想太多
    自然會有一些不一樣的結果
    當然其中也要有努力巴?!
    (笑)
    p.s.個人看法
  • 哈哈,每個人的人生觀不同囉。
    我只是覺得,現代人應該要自己思考思考,
    而不是盲從於過去人的思考。(笑)

    夏德爾 於 2012/09/12 00: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