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gama君/選個人死吧?)
  
  他從來都不是個智者。
  
  雖然他曾以為是,或許現在也無可救藥的是。
  
  少年是小丑,是愚者,也是敗者,而他也已經到了無法以「少年」這個詞彙描述的年紀,卻也尋不到另外一個詞彙,描述自己。一切都是疑問、不安與恐懼,街燈會吃人,斑馬線是無數斷崖,至於紅綠燈,可能是個心情時好時壞的眼睛,來自於一個怪物,注視著。
  
  身軀害怕的無力顫抖,只能把那份懦弱交給影子,讓影子晃動,而雙腳故作堅強的走。
  
  如果那會是首詩,少年就不會寫詩:是的,他不會。
  
  一切都來自於自己的心底。渴求信任與相信,卻總是畫了圓,把一切不可信的事物都圈在圓圈之外——那可能也包括了自己。於是圓裡空無一物了,「人們稱之為失去自我。」少年的腦海中只有這個字句在漂浮。
  
  也許是完美主義在作祟,少年無法面對不完美的那些。他已經自以為能夠容忍許多的殘缺,而把包含著殘缺的事物,稱作完美。然而這也只是他的自以為是,那僅僅是。無法接受那樣的殘缺,總是以為只要重來之後就能夠做到完美,當然實際上不是。說是方法論者,充其量也只是想要達到那個結果的結果論者,那也許可以被稱為毫無做作的虛偽。
  
  想找個俄羅斯輪盤,在自己的腦袋上開個洞的想法也不是不曾有過。但開了洞之後,會有比較好、或更好的東西被裝進來嗎?
  
  少年把槍管抵在太陽穴上,思考。
  
  那會殺了他,卻也是,他唯一能哭泣的對象。
  
  那也會殺了他。
  
  
  
  汽車的白身(白色噴漆模)已經完成,不過FRP與矽膠的狀況實在不佳,所以只弄到白身就著手重新製作(這個東西只是用來交作業),就是說無論如何都會弄到七月中,甚至七月底。
  
  同時,畢業設計也再次展開,今天作了第一次的討論,或許老師或其他人並沒有太多的意思,但我卻覺得思考了集中思考兩天兩夜(不含其他雜七雜八時間)的東西,在聽過老師的東西後頓時失去些什麼;很多事情了解,卻無法實行,像是無法意識一樣。
  
  說是障礙,可能完全污辱了那些真的有障礙的人們。
  
  自我意識良好這東西是我自己最討厭的狀況,但自己似乎也是深陷在這泥沼中無法掙脫。那可能是生活習慣、習慣的思考方式與思考方式帶來的各種觀點。也就是造就了我的一切元素,就在困擾著我自己本身。
  
  信心喪失?那已經喪失很久了。
  
  或許還是有些改變與進步,然而,那是否只是從死者轉變為殭屍的過程?(苦笑)
  
  安慰是無效的,因為是個完美主義者。比任何人都清楚,卻也比任何人都恐懼。但即使如此卻還是盼尋著能夠擱淺的海岸,就這麼死了吧?然而,那只是對自己的過度評價而帶來的高低落差,差距越大,摔的越是粉碎。
  
  自以為是。
  
  只是,慶幸的是這場戰爭並不是多數決,只要不是100%,即使是僅存1%也好,那都還不算是失敗,守護99%似乎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但或許,守護那僅存的1%會比較容易。到底何時能守護到超過1?
  
  這我怎麼會知道?
  
  別說了、別說了,我比你們任何人都來的失望,對自己。
  
  那會殺了我,而我的身後已經躺滿了九十九具屍體。
  
  
  
  而「我」,是僅存的唯一。
  是殺了九十九個人的唯一。
  
  夜長,夢多,然而就算夢少了,
  夜晚也還是一樣長。
  
  別擔心,也別安慰,我把所有的悲傷都放在這裡了。如果你也是,就放著吧。
  
  也許你也會是那全世界唯一一隻用五十二赫茲、與眾不同頻率與世界溝通的那隻鯨魚,或許,我也正巧是,那麼我們就是唯二了,1也會成為2。
  
  是吧?少年。
  
  2012, Jun, 28 五十二赫茲的鯨魚
  
  (p.s 一般鯨魚的頻率是12~25赫茲,另外有要求幫忙翻譯的人在此先說聲抱歉了,最近實在是沒有什麼精神翻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