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李箱的影子系列
  〈狙擊手的崖邊〉
  
  吐息
  飄泊新月與晨曦
  批著天空汪洋裡的哪個星座
  是你?
  掀起塵埃是雨水、
  汗水,是眼淚也顧及無暇
  那瞄準鏡迷失了
  僅有夜鷹停留的曾經
  
  還記得?
  彈夾裡裝填的理想
  那屍體,被擊殺的不具名現實
  胸口上的勳章勾著
  勾著過去,別著現在,
  墜了崖。

  你,是個觀測員
  距離著崖邊與谷底的距離,
  測量著,殘存子彈的旅行國度
  「準星得落在目標頭頂」
  瞄不著而你喃喃自語。
  凋零的樹梢啊
  那斷崖裝的不是溺斃目標的黑暗
  而是
  那僅僅是
  
  你那融化不堪的影子
  
  


  

  後記:
  
  我是個在崖邊的狙擊手,沒有觀測員,所以瞄準鏡中的視野便是我的全世界。吐息,是控制狙擊準度的關鍵;耐心,是制勝的唯一捷徑。吐出的氣息輕微,為的是不讓任何人察覺;而唯一會使嘴邊的塵土揚起,是因為雨水、汗水,還是淚水?
  
  目標在何方?
  
  子彈(準星)是理想,目標是現實,我們都是無名的槍枝。槍枝與目標的距離是夢的大小,越長,越容易偏離現實。而當你在瞄準,如果你準星正對目標,你肯定不會命中;你必須稍微提高一點,畢竟,即使是理想,也無法規避地心引力吧?
  
  然而,無論你射出多少理想,擊殺多少現實……
  
  你總會失去方向與目標。

  而你之所以跟丟目標,
  往往,
  都是因為你自己。

  狙殺,你的影子。
  
  2012, May, 18 狙擊手的崖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eticent fantasy-沉默的幻想

夏德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